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他们老了

时间:2012-10-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来 点击:

为学生党员建立生长的渠道 >  43.他们老了


 

    其实,好多人都相信我的话,说是土司们已经没有了未来。

    这并不是因为预言出自我的口里,而是因为书记官和黄师爷也同意我的看法。这样大家都深信不疑了。

    第一个深信不疑的就是麦其土司。

    虽然他做出不相信的样子,管家却告诉我,老土司最相信神秘预言。果然,有一天父亲对我说:“我想通了,要不然,上天怎么会让你下界,你不是个傻子,你是个什么神仙。”麦其土司现在深信我是负有使命来结束一个时代的。这段时间,父亲都在唉声叹气。人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他明明相信有关土司的一切最后都要化为尘埃,但还是深恨不能在至尊的位子上坐到最后时刻。他呆呆地望着我,喃喃地说:“我怎么会养你这样一个儿子?”这是我难于回答的问题。于是就反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生成傻瓜。

    已经变得老态龙钟的他,对着我的脸大叫:“为什么你看不到现在,却看到了未来?!”

    替他生下我这个傻瓜儿子的土司太太也没有过去的姣好样子了,但比起正在迅速变老的土司来,却年轻多了。她对老迈得像她父亲的丈夫说:“现在被你看得紧紧的,我的儿子不看着未来,还能看什么?”我听见自己说:“尊敬的土司,明天就带着你的妻子,你的下人,你的兵丁们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吧。”我告诉他,这里不是土司的夏宫,这个地方属于那个看不清楚的未来。将来,所有官寨都没有了,这里将成为一个新的地方,一个属于未来那个没有土司的时代的地方,越来越大,越来越漂亮。麦其土司怔住了。

    我当然不会叫他马上就走。我已经写下帖子,派了人,派了快马,去请邻近的几个土司来此和他聚会。我把这个聚会叫做“土司们最后的节日”。请帖也是照着我的说法写的:恭请某土司前来某处参加土司们最后的节日。说来奇怪,没有一个土司把“最后”两个字理解成威胁,接到请帖便都上路了。最先来到的是我岳母,她还是那么年轻,身后还是跟着四个美丽的侍女,腰上一边悬着长剑,一边别着短枪。我按大礼把地毯铺到她脚下,带了她的女儿下楼迎她。她从马上下来,一迭声叫女儿的名字,并不认真看我一眼,跟着塔娜上楼去了。不一会儿,楼上就飘下来了我妻子伤心的哭声。麦其土司十分生气,他要我把丈母娘干掉,那样的话,麦其土司说:“你就是茸贡土司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拦。”我告诉他,是我自己阻拦自己。

    他长长地叹气,说我只知道等着当麦其土司。好像这么多年,我就傻乎乎地坐着,没有扩大麦其家的地盘,没有在荒凉的边界上建立起一个不属于土司时代的热闹镇子。吃饭时,楼上的哭声止息了。女土司没有下楼的意思。我吩咐卓玛带着一大帮侍女给女土司送去了丰盛的食物。一连三天,楼上只传下来女土司一句话,叫好生照料她的马匹。下来传话的那个明眸皓齿的侍女,说她们主子的马是花了多少多少银子从蒙古人那里买来的。我坐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望着太阳,叫人把那些蒙古马牵出来。

    两个小厮立即就知道我要干什么,立即就操起家伙。几声枪响,女土司的蒙古马倒下了,血汩汩地流在地上。从枪膛里跳出来的弹壳铮铮响着,滚到楼下去了。管家带人端着两倍于马价的银子给女土司送去。那传话的侍女吓坏了,索郎泽郎抓着她的手,抚摸了一阵,说:“要是我杀掉你那不知趣的主子,少爷肯定会把你赏给我。

    侍女对他怒目而视。

    我对那侍女说:“到那时,我的税务官要你,就是你最大的福气了。”

    侍女腿一软,在我面前跪下了。

    我叫她回去,在她身后,我用这座大房子里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喊道:“叫你的主子不必担心,她回去的时候有更好的马匹!”我不是预先计划好要这么干的,但这一招很有效。

    晚上,女土司就带着塔娜下楼吃饭来了。她仍然不想屈尊和我说话,却耐着性子和麦其土司与太太扯了些闲篇。塔娜一直在看我,先是偷偷地看,后来就大胆地看了。她的目光表面上是挑衅,深藏其后的却是害怕。吃完饭,女土司招招手,她的下人把索郎泽郎看上的那个侍女带进来。她们已经用鞭子抽打过她了。女土司把一张灿烂的笑脸转向了我,说:“这小蹄子传错了我的话,现在,我要杀了她。”我说:“不知道这个姑娘传错了岳母什么话?她叫我替你喂马,难道你是传话饿死那些值钱的马?”

    这下,女土司更是咬牙切齿,叫另外三个侍女把她们的伙伴推出去毙了。

    索郎泽郎,我的收税官从外面冲进来,在我面前跪下,我叫他起来说话,但他不肯,他说:“少爷知道我的意思。”

    我对岳母说:“这个姑娘我的税务官的未婚妻。”

    女土司冷笑,说:“税务官是什么官?”她说,我这里有好多东西她不懂得,也不喜欢。

    我说,这里的事情,这个正在创造的世界并不要人人都喜欢。

    “管他是什么狗屁官,也是个官吧。”女土司把脸转向了曾和她同床共枕的茸贡土司,说,“你儿子不懂规矩,这小蹄子是个侍女,是个奴才。”这句话叫麦其土司感到难受。

    这个女土司,她一直在和我作对。我请她来,只是想叫土司们最后聚会一下,她却铁了心跟我作对。这些年,土司们都高枕无忧地生活,也许,他们以为—个好时代才刚刚开始吧。现在,我要使这个靠我的麦子渡过了饥荒,保住了位子的女土司难受一下了。我告诉她,我身边的人,除了塔娜是高贵出身,是土司的女儿,其他人都是下人出身。我叫来了侍女们的头子桑吉卓玛,行刑人兼照相师傅尔依,我的贴身侍女,那个马夫的女儿,一一向她介绍了他们的出身。这些下人在别的主子面前露出了上等人那种很有尊严的笑容。这一下把女土司气得够呛。她对那个侍女说:“你真要跟这个人吗?”侍女点点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