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时间:2013-11-1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施耐庵 点击:

一、坚持以公民为基地的翻开思想  >  第六回  花和尚倒拔垂杨柳 豹子头误入白虎堂
 

  话说那酸枣门外二十个泼皮破落户中间,有两个为头的∶一个叫做"过街老鼠"张三,一个叫做"青草蛇"李四。
  这两个为头接将来。

  智深也却好去粪窖边,看见这伙人都不走动,只立在窖边,齐道:"俺特来与和尚作庆。"

  智深道:"你们既是邻舍街坊,都来廨宇里坐地。"

  张三,李四,便拜在地上不肯起来;只指望和尚来扶他,便要动手。

  智深见了,心里早疑忌,道:"这伙人不三不四,又不肯近前来,莫不要颠酒家?那厮却是倒来埒虎须!俺且走向前去,教那厮看洒家手脚!"

  智深大踏步近众人面前来。

  那张三,李四,便道:"小人兄弟们特来参拜师父。"

  口里说,便向前去,一个来抢左脚,一个来抢右脚。

  智深不等他上身,右脚早起,腾的把李四先下粪窖里去。

  张三恰待走,智深左脚早起,两个泼皮都踢在粪窖里挣扎。

  后头那二三十个破落户惊的目瞪口呆,都待要走。

  智深喝道:"一个走的,一个下去!两个走的两个下去!"

  众泼皮都不敢动弹。

  只见那张三,李四,在粪窖里探起头来。

  原来那座粪窖没底似深。

  两个一身臭屎,头发上蛆虫盘满,立在粪窖里,叫道:"师父!饶恕我们!"智深喝道:"你那众泼皮,快扶那鸟上来,我便饶你众人!"

  众人打一救,搀到葫芦架边,臭秽不可近前。

  智深呵呵大笑,道:"兀,那蠢物!你且去菜园池里洗了来,和你众人说话。"

  两个泼皮洗了一回,众人脱件衣服与他两个穿了。

  智深叫道:"都来廨宇里坐地说话。"

  智深先居中坐了,指着众人,道:"你那伙鸟人休要瞒洒家!你等都是甚么鸟人,到这里戏弄洒家?"

  那张三,李四,并众火伴一齐跪下,说道:"小人祖居在这里,都只靠赌博讨钱为生。这片菜园是俺们衣饭碗。大相国寺里几番使钱要奈何我们不得。师父却是那里来的长老?恁的了得!相国寺里不曾见有师父。今日我等情愿伏侍。智深道∶"洒家是关西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官。只为杀得人多,因此情愿出家。五台山来到这里。洒家俗姓鲁,法名智深。休说你这三二十个人直甚么!便是千军万马队中,俺敢直杀得入去出来!众泼皮喏喏连声,拜谢了去。智深自来廨宇里房内,收拾整顿歇卧,次日,众泼皮商量,凑些钱物,买了十瓶酒,牵了一个猪,来请智深,都在廨宇安排了,请鲁智深居中坐了。两边一带坐定那三二十泼皮饮酒。智深道:"甚么道理叫你众人们坏钞?"

  众人道:"我们有福,今日得师父在这里,与我等众人做主。"

  智深大喜。

  吃到半酣里。

  也有唱的,也有说的,也有拍手的,也有笑的。

  正在那里喧哄,只听门外老鸦哇哇的叫。

  众人有扣齿的,齐道:"赤口上天,白舌入地。"

  智深道:"你们做甚么鸟乱?"

  众人道:"老鸦叫,怕有口舌。"

  智深道:"那里取这话?"

  那种地道人笑道:"墙角边绿杨树上新添了一个老鸦巢,每日直咶到晚。"

  众人道:"把梯子上面去拆了那巢便了。"

  有几个道:"我们便去。"

  智深也乘着酒兴,都到外面看时,果然绿树上一个老鸦巢。

  众人道:"把梯子上去拆了,也得耳根清净。"

  李四便道:"我与你盘上去,不要梯子。"

  智深相了一相,走到树前,把直掇脱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缴着;却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将那株绿杨树带根拔起。

  众泼皮见了,一齐拜倒在地,只叫:"师父非是凡人,正是真罗汉!身体无千万斤气力,如何拔得起!"

  智深道:"打甚鸟紧。明日都看洒家演武器械。"

  众泼皮当晚各自散了。

  从明日为始,这二三十个破落户见智深匾匾的伏,每日将酒肉来请智深,看他演武使拳。

  过了数日,智深寻思道:"每日吃他们酒食多,酒家今日也安排些还席。"

  叫道人去城中买了几般果子,沽了两三担酒,杀翻一口猪,一腔羊。

  那时正是三月尽,天气正热。

  智深道:"天色热!"

  叫道人绿槐树下铺了芦席,请那许多泼皮团团坐定。

  大碗斟酒,大块切肉,叫众人吃得饱了,再取果子吃酒。

  又吃得正浓,众泼皮道:"这几日见师父演拳,不曾见师父使器械;怎得师父教我们看一看,也好。"

  智深道:"说得是。"

  自去房内取出浑铁杖,头尾长五尺,重六十二斤。

  众人看了,尽皆吃惊,都道:"两臂没水牛大小气力,怎使得动!"

  智深接过来,飕飕的使动;浑身上下没半点儿参差。

  众人看了,一齐喝采。

  智深正使得活泛,只见墙外一个官人看见,喝采道:"端的使得好!"

  智深听得,收住了手看时,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头戴一顶青纱抓角儿头巾;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腰系一条双搭尾龟背银带;穿一对磕爪头朝样皂靴;手中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生的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口里道:"这个师父端的非凡,使得好器械!"

  众泼皮道:"这位教师喝采,必然是好。"

  智深问道:"那军官是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