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湘潭社神

时间:2018-06-06来源:未知 作者:曾衍东 点击:
天然生成我材必有用 >  湘潭社神
  
  湖南湘潭镇有张姓者,走无常,恒数日卧不起。后以泄阴曹事,杖革之。然冥路悉熟,时或一游。会夜出,背后一人呼曰:“张大哥,有事奉恳。”张伫视,乃冥司肩夫石五也。石曰:“有鬻妇者夜觅舆,急无人,兄可与我舁之,得楮镪,当瓜分以佐酒资。”张曰:“冥中钱我固无用,我助一臂可也。”遂与舁一空舆,往至一处,门署“北郭福社”。张曰:“鬻妇者谁与?”石曰:“神也。”张异曰:“因贫乃仕,岂仕犹贫?今以一方保障,尚不能庇一浑家,何以官为?岂诚国而忘家耶?抑不足以养廉也?”顷内呼舆,一妇着蓝纻衣出,登舆;神敝衣破靴,惨沮送之,相与洒泪而别。张视神,故同镇滥赌秀才尹某也。
  
  遂舁妇行,后一役随之。妇呜呜不辍,其役投杠慰之曰:“夫人勿过伤也。从来博之一道,无常负之理。倘主人一旦为雄,呼卢辄胜,则完璧归赵,犹反手也。”妇曰:“负心人殆以我为孤注耳,今何望矣!请从此辞。彼实负我,非忍相负也!”张知尹在生时嗜赌,产荡尽,后为博徒所困,陷以滚赌,冤死狱中。今死后犹不悛改,至割床头昵爱,甘心一掷,亦可哀也。行十馀里,至镇上社祠前,役入内,良久出,曰:“卢以金偿,不许以人代。盍舁之返?”张惫不欲行,石哀之,张不得已,复舁返北乡。妇入,闻内汹汹然,又欲呼舆。张苦其烦,躲隐处,逸而归。
  
  寤时天已曙,闻镇上人传社神增一夫人塑像。张至祠视之,果然。乃告曰:“此北郭之社夫人也。北社神与我社神博,北社负,穷不能偿,以夫人抵。”后北郭人来舁以归,至夜,其像仍返。屡舁屡返。今湘镇社主齐人也,而北郭之神犹鳏焉。
  
  (余于役彝陵,合郡守掾至丞尉,莫不从事于博。其胜者,虽属吏亦傲上台;负者,即长官且气沮于末僚,将不至北郭社神之去妻偿债也不止。呵呵!七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所谓惊骇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