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风岭唐僧有难 半山中八戒争先

时间:2018-06-29来源:未知 作者:吴承恩 点击:
第二十回 黄风岭唐僧有难 半山中八戒争先
 
 
法本从心生,还是从心灭。
生灭尽由谁,请君自辨别。
既然皆己心,何用别人说?
只须下苦功,扭出铁中血。
绒绳着鼻穿,挽定虚空结。
拴在无为树,不使他颠劣。
莫认贼为子,心法都忘绝。
休教他瞒我,一拳先打彻。
现心亦无心,现法法也辍。
人牛不见时,碧天光皎洁。
秋月一般圆,彼此难分别。
 
  这一篇偈子,乃是玄奘法师悟彻了《多心经》,打开了门户,那长老常念常存,一点灵光自透。
 
 
  且说他三众,在路餐风宿水,带月披星,早又至夏景炎天。但见那:
 
花尽蝶无情叙,树高蝉有声喧。
野蚕成茧火榴妍,沼内新荷出现。
 
  那日正行时,忽然天晚,又见山路旁边,有一村舍。三藏道:"悟空,你看那日落西山藏火镜,月升东海现冰轮。幸而道旁有一人家,我们且借宿一宵,明日再走。"八戒道:"说得是,我老猪也有些饿了,且到人家化些斋吃,有力气,好挑行李。"行者道:"这个恋家鬼!你离了家几日,就生报怨!"八戒道:"哥啊,似不得你这喝风呵烟的人。我从跟了师父这几日,长忍半肚饥,你可晓得?"三藏闻之道:"悟能,你若是在家心重呵,不是个出家的了,你还回去罢。"那呆子慌得跪下道:"师父,你莫听师兄之言。他有些赃埋人。我不曾报怨甚的,他就说我报怨。我是个直肠的痴汉,我说道肚内饥了,好寻个人家化斋,他就骂我是恋家鬼。师父啊,我受了菩萨的戒行,又承师父怜悯,情愿要伏侍师父往西天去,誓无退悔,这叫做恨苦修行,怎的说不是出家的话!"三藏道:"既是如此,你且起来。"
 
  那呆子纵身跳起,口里絮絮叨叨的,挑着担子,只得死心塌地,跟着前来。早到了路旁人家门首,三藏下马,行者接了缰绳,八戒歇了行李,都伫立绿荫之下。三藏拄着九环锡杖,按按藤缠篾织斗篷,先奔门前,只见一老者,斜倚竹床之上,口里嘤嘤的念佛。三藏不敢高言,慢慢的叫一声:"施主,问讯了。"那老者一骨鲁跳将起来,忙敛衣襟,出门还礼道:"长老,失迎。你自那方来的?到我寒门何故?"三藏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和尚,奉圣旨上雷音寺拜佛求经。适至宝方天晚,意投檀府告借一宵,万祈方便方便。"那老儿摆手摇头道:"去不得,西天难取经。要取经,往东天去罢。"三藏口中不语,意下沉吟:"菩萨指道西去,怎么此老说往东行?东边那得有经?"腼腆难言,半晌不答。
 
  却说行者索性凶顽,忍不住,上前高叫道:"那老儿,你这们大年纪,全不晓事。我出家人远来借宿,就把这厌钝的话虎唬我。十分你家窄狭,没处睡时,我们在树底下,好道也坐一夜,不打搅你。"那老者扯住三藏道:"师父,你倒不言语,你那个徒弟,那般拐子脸、别颏腮、雷公嘴、红眼睛的一个痨病魔鬼,怎么反冲撞我这年老之人!"行者笑道:"你这个老儿,忒也没眼色!似那俊刮些儿的,叫做中看不中吃。想我老孙虽小,颇结实,皮裹一团筋哩。"
 
  那老者道:"你想必有些手段。"行者道:"不敢夸言,也将就看得过。"老者道:"你家居何处?因甚事削发为僧?"行者道:"老孙祖贯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居住。自小儿学做妖怪,称名悟空,凭本事,挣了一个齐天大圣。只因不受天禄,大反天宫,惹了一场灾愆。如今脱难消灾,转拜沙门,前求正果,保我这唐朝驾下的师父,上西天拜佛走遭,怕甚么山高路险,水阔波狂!我老孙也捉得怪,降得魔。伏虎擒龙,踢天弄井,都晓得些儿。倘若府上有甚么丢砖打瓦,锅叫门开,老孙便能安镇。"
 
  那老儿听得这篇言语,哈哈笑道:"原来是个撞头化缘的熟嘴儿和尚。"行者道:"你儿子便是熟嘴!我这些时,只因跟我师父走路辛苦,还懒说话哩。"那老儿道:"若是你不辛苦,不懒说话,好道活活的聒杀我!你既有这样手段,西方也还去得,去得。你一行几众?请至茅舍里安宿。"三藏道:"多蒙老施主不叱之恩,我一行三众。"老者道:"那一众在那里?"行者指着道:"这老儿眼花,那绿荫下站的不是?"老儿果然眼花,忽抬头细看,一见八戒这般嘴脸,就唬得一步一跌,往屋里乱跑,只叫:"关门!关门!妖怪来了!"行者赶上扯住道:"老儿莫怕,他不是妖怪,是我师弟。"老者战兢兢的道:"好!好!好!一个丑似一个的和尚!"八戒上前道:"老官儿,你若以相貌取人,干净差了。我们丑自丑,却都有用。"
 
  那老者正在门前与三个和尚相讲,只见那庄南边有两个少年人,带着一个老妈妈,三四个小男女,敛衣赤脚,插秧而回。他看见一匹白马,一担行李,都在他家门首喧哗,不知是甚来历,都一拥上前问道:"做甚么的?"八戒调过头来,把耳朵摆了几摆,长嘴伸了一伸,吓得那些人东倒西歪,乱跄乱跌。慌得那三藏满口招呼道:"莫怕!莫怕!我们不是歹人,我们是取经的和尚。"那老儿才出了门,搀着妈妈道:"婆婆起来,少要惊恐。这师父,是唐朝来的,只是他徒弟脸嘴丑些,却也面恶人善。带男女们家去。"那妈妈才扯着老儿,二少年领着儿女进去。
 
  三藏却坐在他们楼里竹床之上,埋怨道:"徒弟呀,你两个相貌既丑,言语又粗,把这一家儿吓得七损八伤,都替我身造罪哩!"八戒道:"不瞒师父说,老猪自从跟了你,这些时俊了许多哩。若象往常在高老庄走时,把嘴朝前一掬,把耳两头一摆,常吓杀二三十人哩。"行者笑道:"呆子不要乱说,把那丑也收拾起些。"三藏道:"你看悟空说的话!相貌是生成的,你教他怎么收拾?"行者道:"把那个耙子嘴,揣在怀里,莫拿出来;把那蒲扇耳,贴在后面,不要摇动,这就是收拾了。"那八戒真个把嘴揣了,把耳贴了,拱着头,立于左右。行者将行李拿入门里,将白马拴在桩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可怕的不是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