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在黑暗里

时间:2018-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在黑暗里
   
  一只不大不小的苍蝇钻进副检察官和七品文官加京的鼻子里去了。究竟它是受好奇心的驱使呢,还是出于轻率而飞进去,或者由于黑暗而失足,这都不得而知,反正鼻子不能容忍异己的物体存在,就发出打喷嚏的信号。加京果然打了个喷嚏,打得畅快极了,发出尖细的呼哨声,而且响极了,震得床铺猛的一颤,弹簧受到惊扰而吱吱嘎嘎响。加京的妻子玛丽雅·米海洛芙娜是个高大丰满的金发女人,这时候也猛的一颤,醒过来了。她瞧瞧黑暗,叹口气,翻一个身。过了大约五分钟,她又翻个身,把眼睛闭紧点,可是她再也睡不着了。她不住叹气,翻了几次身,后来索性坐起来,爬过丈夫的身子,穿上拖鞋,走到窗前去。
  
  外面漆黑。她只能看清树木的轮廓和堆房的黑房顶。东方已经微微泛白,可是就连那点鱼白色也快被乌云遮蔽了。空气在沉睡,包缠在昏暗里,一片寂静。别墅区的守夜人原是要敲响梆子、打破夜间的寂静才可以领工钱的,这时候却没敲,甚至长脚秧鸡这种不怕跟京城来的别墅住客们作伴的唯一野禽,也默不做声。
  
  打破寂静的倒是玛丽雅·米海洛芙娜自己。她站在窗前,朝院子里望着,忽然尖叫一声。她觉得仿佛有个黑影从花圃旁一棵剪过枝子的细杨树那边溜到正房这儿来。起初她以为那是一头奶牛或者马,后来揉了揉眼睛,才看清那是个人影。
  
  后来她又仿佛看见那个黑影走到厨房窗子跟前,站了一 忽儿,分明游疑不定,然后举起一条腿,伸到窗框上,……爬进乌黑的窗口去了。
  
  “贼!”她头脑里闪过这个想法,脸色顿时变得死白。
  
  一刹那间,她的想象力勾勒出别墅女住客极其害怕的一 幅画面:那个贼钻进厨房,从厨房溜进饭厅,……偷立柜里的银器,……随后摸进卧室,……手拿斧子,……露出一副强盗的嘴脸,……偷金首饰。……她膝盖发软,背上起了鸡皮疙瘩。
  
  “瓦夏①!”她摇着丈夫的身子说。“瓦西里!瓦西里·普罗科菲奇!哎呀,我的上帝啊,你象是死人!醒一醒,瓦西里,我求求你!”
  
  “啊?”副检察官咕哝一声,吸进一口气去,嘴里发出咀嚼的声音。
  
  “看在造物主份上,你醒一醒!贼钻进我们厨房里来了!
  
  我站在窗前往外瞧,不料有个人爬进窗子来了。他会从厨房溜到饭厅,……那儿的立柜里有银汤匙呐!瓦西里!去年玛芙拉·叶果罗芙娜家里也有贼象这样溜进去过。”
  
  “你……谁?”
  
  “上帝啊,他没听见!可是你要明白,呆子,我刚才瞧见有个人爬进我们厨房来了!彼拉盖雅会吓坏的,而且……而且立柜里有银器啊!”
  
  “胡扯!”
  
  “瓦西里,这真叫人忍无可忍!我跟你讲危险,你却只顾睡觉,哼哼哈哈!你究竟要怎么样?你要人家把我们偷光,再杀死我们?”
  
  副检察官慢腾腾地爬起来,在床边坐下,弄得空中满是响亮的呵欠声。
  
  “鬼才知道你们这班人是怎么回事!”他抱怨说。“莫非夜里都不让人消停?为一丁点小事就把人吵醒!”
  
  “可是我对你赌咒,瓦西里,我确实看见一个人爬进窗子来了!”
  
  “哦,那又怎么样?要爬就让他爬吧。……这大概是彼拉盖雅的消防队员来找她。”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这是消防队员来找彼拉盖雅。”
  
  “那就更糟!”玛丽雅·米海洛芙娜叫道。“这比贼还坏!
  
  我不能容忍我家里有这种厚颜无耻的事!”
  
  “哎哟,这种美德可真是少见。……‘我不能容忍厚颜无耻的事。’……可是难道这算是厚颜无耻?何必乱用外来语②呢?这种事,我的小母亲,是古来就有,相沿成习了。做消防队员的,本来就常找厨娘相好。”
  
  “不行,瓦西里!可见你不了解我!我不能容许我家里发生这种……这种事。……请你马上就到厨房去吩咐他滚蛋!你马上就去!明天我会对彼拉盖雅说,叫她不要放肆,不许她再干这样的事!等我死了,你们自管容许家里发生这种无耻的事,现在我可不许你们胡来。请走一趟!”
  
  “见鬼,……”加京懊恼地嘟哝说。“哎,你用你那妇道人家的小脑筋好好想一想:我何苦跑到那儿去呢?”
  
  “瓦西里,我马上就要昏倒了!”
  
  加京吐口唾沫,穿上拖鞋,又吐口唾沫,就往厨房走去。
  
  一路上黑得就跟在封口的大木桶里一样,副检察官不得不摸索着走。在路上他摸到儿童室的门口,叫醒保姆。
  
  “瓦西里莎,”他说。“昨天傍晚你把我的长袍拿去刷了,放在哪儿了?”
  
  “我把它,老爷,交给彼拉盖雅去刷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