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颜陈症 朝琴路

时间:2018-05-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柏杨 点击:
完成千店如一的保管体会  > 道貌岸然集 >  颜陈症 朝琴路

 
  天下事利弊无不相连,有一利焉,往往准有一弊,天老爷安排得停停当当,很难跳出那个圈子。屁股被拍固然有入骨的舒服,但那就要冒被马屁精出卖的危险,越是舒服,那危险就也越大。想当年齐桓公姜小白先生,想吃嫩肉,易牙先生立即就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杀死,包成饺子端上去,把姜小白先生感动得双目流泪曰:「易牙诚忠于寡人者,杀子以进。」管仲先生怎么警告他,怎么分析「忠」和「拍」是两回事,可是姜小白先生硬不相信,结果活活饿死,尸首上的蛆虫,都爬出户外。
 
  柏杨先生有志把中国历史上这一类官崽圣崽的其人其事,写一本书,曰《奇响学》,盖无论拍人之马屁,或自己的马屁被人拍,都要发出一种奇怪的声响,该声响包括的学问就太大啦。该书出版后,包管叫座,这是中国官场文化中一支主流。你看那小号官崽见了大号官崽丑态毕露,大号官崽看见小号官崽对自己丑态毕露,膀胱一紧,忍不住自己也丑态毕露起来,大家一齐毕露,我们的政治史便有得看啦。而且这本巨着还不包括行贿受贿,以及金银女色、杀人如麻在内。乃是一本高尚的书,谁看了谁都要大大的肃然起敬。这种艺术如果弘扬于世界,西洋什么原子弹和什么核子弹,恐怕都要大败。不要看洋大人的武器那么凶,弄个中国官崽去堂而皇之的拍上一阵,包管把他们拍得鼻涕都流出来。
 
  一九五九年的春天,柏杨先生和柏杨夫人,两老无猜,同作一趟日月潭之游,恰好日月潭国民学堂正在翻修大门,地上着一块石刻的招牌,上面写的是「日月潭国民学堂,李国祯题」。李国祯先生者,以前的南投县县长也。而新砌到墙上的那个招牌,上面则是「刘真题」的焉,刘先生那时正当台湾省教育厅长,红得冒烟。看了之后,一夜都没有睡好,老妻以为我年迈力衰,发了十年老疾,不知我是在想心事哩。我担心的是,再过三年两载,万一刘真先生也下台鞠躬,那大门岂不又要翻修一次乎?而如今他果然下台鞠躬,阎振兴先生当了台湾省教育厅长矣,不知又动工了没有也。呜呼,该校门一天不动工,我一天不得安。
 
  和这玩艺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一个胎死腹中的「颜陈症」,也是当年的精彩节目。若干年之前,台湾南部发生了一种据说只有上帝才知道的奇症,经过几位年轻医师辛辛苦苦研究,好容易研究出来一点名堂。几个马屁精一嘀咕,嗨,你瞧,老官崽的尾巴蹶起来啦,正露出屁股,此时不拍,更待何时,只听得「咚」的一声,官崽们将该症定名为「颜陈症」的建议出了笼矣。姓陈的指的谁?已忘其名,姓颜的则指的是颜春辉先生,台湾省卫生处长是也。悲夫,那奇症和他阁下有啥关系乎哉?学术界惯例,谁发现的就是谁发现的,谁发明的就是谁发明的,多半以当事人的名字命名,想不到即令是纯学术的东西,一传到中国,就会有官性兴旺的人往里挤,你说倒他娘的胃口不倒?
 
  幸亏那玩艺当时就被反对掉,否则如今颜先生已经卷了铺盖,现在处长是一个姓许的,岂不又得更改?
 
  然而,世界上的怪事永远没有完,前天阅报,有些人正加紧要搞「朝琴路」,黄朝琴先生者,台湾省议会议长,身兼这个银行那个公司的这个长那个长,货真价实的位尊而多金。人一旦位尊而多金,弄个「路」玩玩,和当初颜春辉先生弄个「症」玩玩一样,固理直气壮得很。该提案是不是认真,我们不敢预言,但拍马屁拍到如此这般的奇响连天,不能不说是时代的飞突进步。盖从前之人,一旦阔之,小者制万民伞,大者修生祠,历史上修生祠修得最茂盛的,莫过于十七世纪的阉货魏忠贤先生。他的威风可大啦,幸亏他生在明王朝,如果他生在现代,柏杨先生早伸出巨掌把他拍得屎尿俱流。他当时的生祠遍天下,宰相以下的大小之官,每年每月,都要去烧香叩拜,那份热闹,才教过瘾。现在的人小家子气,只不过在招牌上题个字,弄条马路,或搞个什么症,魏忠贤先生地下有知,羞都要羞死。
 
  呜呼,柏杨先生之生也,据有人考证,黄河都清了一次。自写专栏以来,更名满寰宇,真是哪个不知,哪个不晓,除了穷兮兮之外,无论立德立功立言,均有伟大的贡献。问题是,我虽如此伟大,而迄今竟没有人前来猛拍,真教无可奈何。但我固有我的绝招也,就在我自己的柏府之上,有所策画。昨天下午,由老妻率领子女孙女以及老佣人阿巴桑,一致向我要求,为了纪念并崇敬我的道德学问,以及供他们吃穿玩乐的大恩厚德,誓死要我同意她们下列的建议──一曰:由客厅通厨房的那条过道,定名为「柏杨路」。二曰:由厨房通厕所之间那条过道,定名为「柏杨街」。三曰:后边那个晒尿布搁马桶的小院,定名为「柏杨广场」。四曰:我每天吃茶用的那个缺了口的盃子,定名为「柏杨盃」。五曰:柏杨夫人脚后跟上长的那个奇痛的鸡眼,定名为「柏杨鸡眼」。
 
  柏杨先生听了之后,马上表示不能接受,并恳切的晓以大义。但她们还是一再烦渎,我就更怒,呜呼,看人家处长议长,都虚怀若谷,我怎能唐突先贤。为了坚决拒绝,我还痛哭兼赌咒曰,如果他们一定要那么办,我就买一块钱的巴拉松下肚。表演了一阵之后,众意难违,我还是答应下来,当时就每个小孩发一块钱买糖,以示庆祝。
 
  我说了这么多,用意在于敬告各位亲友,柏府内现在已经焕然革新,尊驾来访,千万刮目相待。你如果忽然拉起肚子,问我厕所何在,我教你「走柏杨街就到」,你必须知道柏杨街何在,否则恐怕只有把尊屎拉到尊裤里,勿谓言之不预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