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呼兰河传(第五章5)

时间:2016-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红 点击:
当日回吐前四日过半涨幅   > 第五章5.

  天一黄昏,老胡家就打起鼓来了。大缸,开水,公鸡,都预备好了。
  
  公鸡抓来了,开水烧滚了,大缸摆好了。
  
  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地来看。我和祖父也来了。
  
  小团圆媳妇躺在炕上,黑忽忽的,笑呵呵的。我给她一个玻璃球,又给她一片碗碟,她说这碗碟很好看,她拿在眼睛前照一照。她说这玻璃球也很好玩,她用手指甲弹着。她看一看她的婆婆不在旁边,她就起来了,她想要坐起来在炕上弹这玻璃球。
  
  还没有弹,她的婆婆就来了,就说:
  
  “小不知好歹的,你又起来风什么?”
  
  说着走近来,就用破棉袄把她蒙起来了,蒙得没头没脑的,连脸也露不出来。
  
  我问祖父她为什么不让她玩?
  
  祖父说:
  
  “她有病。”
  
  我说:
  
  “她没有病,她好好的。”
  
  于是我上去把棉袄给她掀开了。
  
  掀开一看,她的眼睛早就睁着。她问我,她的婆婆走了没有,我说走了,于是她又起来了。
  
  她一起来,她的婆婆又来了。又把她给蒙了起来说:
  
  “也不怕人家笑话,病得跳神赶鬼的,哪有的事情,说起来,就起来。”
  
  这是她婆婆向她小声说的,等婆婆回过头去向着众人,就又那么说:
  
  “她是一点也着不得凉的,一着凉就犯病。”
  
  屋里屋外,越张罗越热闹了,小团圆媳妇跟我说:
  
  “等一会你看吧,就要洗澡了。”
  
  她说着的时候,好像说着别人地一样。
  
  果然,不一会工夫就洗起澡来了,洗得吱哇乱叫。
  
  大神打着鼓,命令她当众脱了衣裳。衣裳她是不肯脱的,她的婆婆抱住了她,还请了几个帮忙的人,就一齐上来,把她的衣裳撕掉了。
  
  她本来是十二岁,却长得十五六岁那么高,所以一时看热闹的姑娘媳妇们,看了她。都难为情起来。
  
  很快地小团圆媳妇就被抬进大缸里去。大缸里满是热水,是滚熟的热水。
  
  她在大缸里边,叫着、跳着,好像她要逃命似的狂喊。她的旁边站着三四个人从缸里搅起热水来往她的头上浇。不一会,浇得满脸通红,她再也不能够挣扎了,她安稳地在大缸里边站着,她再不往外边跳了,大概她觉得跳也跳不出来了。那大缸是很大的,她站在里边仅仅露着一个头。
  
  我看了半天,到后来她连动也不动,哭也不哭,笑也不笑。满脸的汗珠,满脸通红,红得像一张红纸。
  
  我跟祖父说:
  
  “小团圆媳妇不叫了。”
  
  我再往大缸里一看,小团圆媳妇没有了。她倒在大缸里了。
  
  这时候,看热闹的人们,一声狂喊,都以为小团圆媳妇是死了,大家都跑过去拯救她,竟有心慈的人,流下眼泪来。
  
  (小团圆媳妇还活着的时候,她像要逃命似的。前一刻她还求救于人的时候,并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帮忙她,把她从热水里解救出来。)
  
  (现在她是什么也不知道了,什么也不要求了。可是一些人,偏要去救她。)
  
  (把她从大缸里抬出来,给她浇一点冷水。这小团圆媳妇一昏过去,可把那些看热闹的人可怜得不得了,就是前一刻她还主张着“用热水浇哇!用热水浇哇!”的人,现在也心痛起来。怎能够不心痛呢,活蹦乱跳的孩子,一会工夫就死了。)
  
  小团圆媳妇摆在炕上,浑身像火炭那般热,东家的婶子,伸出一只手来,到她身上去摸一摸,西家大娘也伸出手来到她身上去摸一摸。都说:
  
  “哟哟,热得和火炭似的。”
  
  有的说,水太热了一点。
  
  有的说,不应该往头上浇,大热的水,一浇哪有不昏的。
  
  大家正在谈说之间,她的婆婆过来,赶快拉了一张破棉袄给她盖上了,说:
  
  “赤身裸体羞不羞!”
  
  (小团圆媳妇怕羞不肯脱下衣裳来,她婆婆喊着号令给她撕下来了。现在她什么也不知道了,她没有感觉了,婆婆反而替她着想了。)
  
  (大神打了几阵鼓,二神向大神对了几阵话。看热闹的人,你望望他,他望望你。虽然不知道下文如何,这小团圆媳妇到底是死是活。但却没有白看一场热闹,到底是开了眼界,见了世面,总算是不无所得的。)
  
  有的竟觉得困了,问着别人,三道鼓是否加了横锣,说他要回家睡觉去了。
  
  (大神一看这场面不大好,怕是看热闹的人都要走了,就卖一点力气叫一叫座,于是痛打了一阵鼓,喷了几口酒在团圆媳妇的脸上,从腰里拿出银针来,刺着小团圆媳妇的手指尖。)
  
  不一会,小团圆媳妇就活转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