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北京大妞儿的贫嘴爱情(十六))

时间:2017-01-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文怡 点击:
有的东西没有价值 > (十六)
 
  故事讲到这里,或许已经足以勾起各位对我俩儿时那些很2却很美妙的畅想,如学习那些特欠扁的影视剧所谓的开放式大结局,讲到这里基本可以结尾了,为什么呢,不知所云呗,号称要把想像的空间留给敬爱的观众呗。
 
  但果真如此,相当不道德,而且故事也够不完整,如果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对于那些追忆似水年华的事,仅限于蓝天白云小兔兔,那你最好把这页关上吧,然后躺在你温暖的被窝儿里睡觉觉好了,也许在未来的某个阶段,我要讲述的,是一些晦涩的,郁闷的,甚至伤心的往事,看了以后很可能引起你内心的不适。
 
  当然,我所说的这一切纯属于友情提示的范畴,如果您还想继续下去的话,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呦。Are you ready?那么好吧,我们继续。
 
  你看看,你看看,以上这段话,是我前天晚上为了大张旗鼓的描写我和马小鸡生死与共的交情,更是为了承上启下我和小切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本打算今天继续,但连载写到现在,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一仆难为二主,这话谁说的?太精辟了。
 
  网上的朋友们,别回头看了,就说你呢。
 
  有的喜欢,鼓励我继续写下去,说就算不做菜也行,要加快连载的速度。昏,这可咋整呢?好歹是个美食博客,不做菜,不就真“歇菜”了嘛?大过节的,不吉利哈。
 
  有的不喜欢,说写连载干扰了看菜的小视线,写得也差,建议立马儿停掉。唉,这可咋整呢?好歹是块自留儿地,想种啥菜,种啥菜,早年间我和小切在一起那前儿,江湖上漫天遍野的流言蜚语,勇猛无敌的小切教我学会了一句话“听蝲蝲蛄叫唤,还不种庄稼了?”大过节的,我这么说,您别生气哈,我意思是,真我性情,爱咋咋地!嗨,说了这句,还不如不说呢。
 
  当然,鉴于以上的鼓励继续的和建议stop的,对我的影响还不是很大。无非就是陷入“写?还是不写?”的哲学思考,对不懂哲学,从不思考的我而言,这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那么,那巨大的困难来自何方神圣呢?
 
  从不上网的小切,在八婆马小鸡大喇叭嘴的忽悠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深夜都登录我的博客了,我在明处,他在暗处,搞的我不知该怎么写下去了,而且这家伙还学着人家匿名留言。据他回忆,在当年追求我的时候,我并没自己写的那么豪爽,那么嘎嘣利落脆,还是让他小费了一番周折的。可,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八婆马小鸡呢?则认为我描述的事实与现实不符,逼迫我更正为,她是我的精神领袖,而我是她大饭丝这一不争的真理。并强烈谴责我,在把高鹏介绍给她之前,没坦白过高鹏曾对我略有爱慕的前科。最要命的是,她还呼吁我,要用大篇幅来描述她姣好的容颜与曼妙的身材,和在我看来是魔鬼,而在她心中是天使的,3个无敌讨厌的小小子儿。
 
  再有就是高鹏的越洋电话了,把我骂得体无完肤,以挑拨人家夫妻感情,干扰人家家庭内部稳定和谐的理由,要求我进行书面道歉,并无赖到言词激烈的威胁我,必须采取乾坤大扭转的方式,把他在王府饭店员工存车处等我,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宜,都“这轱辘儿掐了,憋播”。男人啊,男人啊,我可说你什么好?唉。
 
  不得不提的两个人,还有我爹娘。我眼中噙着泪水,这都是悔恨和懊恼的结合物啊。后悔的是,给他们买了电脑,懊恼的是,教他们上网,并耐心的在一次小型家庭读者见面会上,恳听了他们对我的不满。
 
  我娘认为,她没我写的那么市井,恶俗,奸诈和小气。而我爹则认为,作为我们家的领军人物,他一直具有独到的敏锐的思考力和决断力,绝非我文章中写的那样,被我妈玩弄于鼓掌之间。
 
  就连“曾志伟”都发来短信说,“文怡,你太不厚道了。”
 
  综上所述,我必须要重新思考一下,这文章到底该怎么写下去,是将故事100%的还原我眼中的事实?还是杜撰他们所期望看到的,满怀憧憬的,最大程度宣扬每个人真我风采的“英雄事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