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民的名义(三十三)

时间:2018-04-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梅森 点击:
构成头痛是最多见的状况>  三十三


  今天,沙瑞金召集一个会议,内容事先没通知。李达康和高育良分别赶往1号楼,在楼前不期而遇。李达康主动谈起了赵瑞龙。道是这小子胆子实在够大的,在这种敏感时刻跑到京州捞一个嫖客法院副院长,理由竟然是山水集团有他的股份。还传了旨,说老书记赵立春让他们少打内战。李达康话里有话说:育良书记,咱们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哪来的什么内战?是不是?高育良满脸亲切的笑容,很有风度地频频点头:就是,就是!达康,在我看来,现在我省的政治局面好得很,可以说是最好的历史时期了。这个赵公子,真拿他没办法!
  这时,沙瑞金从背后过来了,乐呵呵地问:你们说哪个赵公子?是不是赵立春同志的儿子赵瑞龙?我正想问你们呢,赵瑞龙怎么在我省有这么多生意啊?群众反映很大,尤其是吕州的那个湖上美食城,可以说是天怒人怨啊,这么多年了,你们就听不见?高育良苦笑:听见了也没办法,投鼠忌器嘛!李达康也说:谁敢动赵家的印钞机啊。
  沙瑞金手一挥:也不尽然!吕州有个区委书记叫易学习,这位同志就动了嘛!一个电话打到北京,打到赵立春同志家里,直接通气汇报,下面准备动真格的了。我和国富同志前几天专程去看了看他,他给我和国富同志上了生动的一课。这上课的一堆教材呢,我和国富从吕州带来了,回头请诸位欣赏,欣赏过后,送省改革成就展览馆收藏……
  沙瑞金这么一说,李达康和高育良才知道,今天这个会竟然是为老处级易学习开的。到会的除了他们俩,也请来了另外几个和易学习有过交集的老同志。当然,还有纪委书记田国富和组织部部长吴春林。
  众人到齐,沙瑞金开门见山说,今天这个会是他提议召开的,内容比较集中,就做一件事:解剖一只麻雀。沙瑞金说话时,机要秘书将一幅金山县道路规划图挂到了墙上。李达康看着那幅熟悉的金山县道路规划图,很意外,一下怔住了。沙瑞金敲了下桌子,扫视众人:哪位同志熟悉这张图啊?李达康站起来,说是他熟悉。他怎能不熟悉呢?这是当年的金山县道路规划图啊,曾经挂在县委招待所101房间的正墙上。图的主人是时任金山县委书记的易学习,当时他是县长,就住在隔壁103室。沙瑞金不动声色:好,达康同志,那就请你给我和同志们讲讲这张图的故事,回顾一下改革开放初期那段艰辛的历史!
  李达康镇定了一下情绪,开始讲述当年修路的往事。与会者大多知道易学习顶雷的故事,但李达康的讲述还是深深地感染了大家。面对陈旧的规划图,李达康难得动了真情,眼含泪光,声情并茂。结束讲话时感慨万端——我真庆幸当年遇到了易学习这样的好班长啊。
  沙瑞金示意李达康坐下,对众人点评说,战争年代,老同志陈岩石为攻城背炸药包;改革年代,易学习这也是背炸药包嘛,出了问题主动承担责任,让金山县老百姓赢了,也为我们保住了一位省委常委!
  这时,机要秘书把另一张破旧的地图又挂到了墙上。
  沙瑞金看看众人:这张图谁熟悉啊?
  省政协钱秘书长举手认领。道是二十二年前,他在林城做地委书记,时任道口县县长的易学习家里就挂着这张图。这是一张道口县扶贫示意图,当时道口是林城地区最穷的一个县,易学习任职期间,跑遍了图上每个自然村和扶贫点,组织道口建筑队伍走出去,靠劳动力转移,让道口成为了小康示范县。现在道口县成了著名的建筑之乡。
  一张又一张图挂出来,引出易学习一段又一段感人故事。其中一张竟然与高育良有关。高育良做吕州市委书记时,易学习也做过他的部下,在市交通局抓过反腐倡廉。高育良也随着众人感慨起来,夸易学习是个好同志。这时,与会者都看清了动向:省委书记沙瑞金要做伯乐呢!李达康很及时地发出了叹息:八张规划图,一把辛酸泪啊!沙瑞金见李达康有所触动,就让李达康说说感想。
  李达康就势而起,侃侃而谈——这些年来,我们干部人事制度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像易学习这样的同志多年提不上来?我说点体会,供大家参考。大家都清楚,作为一把手啥事最难办?就是提拔安排干部嘛。手心手背都是肉,安排了这个,怕亏待了那个。干部队伍又是宝塔形结构,越往上人越少。一把手眼面前的干部都安排照顾不过来了,谁还能想到易学习呢?何况他不跑不送,只会干活!
  沙瑞金慢条斯理地接过话头:易学习只会干活,总觉得自己的努力组织上能看得到,实际情况呢?组织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是由一个地区一个部门的一把手掌控的。中国的政治就是一把手政治嘛,你不向一把手靠拢,不经常出现在一把手的视线里,进而把一把手变成你的政治资源,你就不可能出现在一级组织的考察范围里。
  李达康响应附和,声音洪亮:瑞金书记这话没错!如果政治生态进一步恶化,比如这位一把手拉帮结派,不是他的人一概不用,你怎么办?再比如,一把手若是心术不正,要卖官帽子发财,那你就更别指望他唯才是举了。这种政治生态说到底就是腐败的生态!它促使下面干部去跑去送嘛,所以能送啥送啥,有些女同志就把她自己往一把手床上送。党风政风社会风气就一点点搞坏了,以至不可收拾……
  这时,高育良笑眯眯地开口了:达康同志说得不错,但也不要以偏概全。像易学习的情况毕竟还是少数,不能因此否定组织工作。关于干部人事,党内有规章制度,有选拔标准和考察办法。田国富插话:问题是这些规章制度是否执行了呢?有些干部一直被群众举报,却一路提拔。为什么?有政治资源嘛!易学习不是个别现象,在我省是大量存在的,这次正是严格执行了组织人事规定,才发现了这位同志!高育良又争辩:政治资源也是相对的,上面领导是下面干部的政治资源,下面干部又何尝不是上面领导的政治资源呢?我在吕州用易学习做市交通局长,就是把他当成我的政治资源了嘛!所以,在干部人事安排上,主管领导使用一些身边比较熟悉的干部也有情可原。熟悉的,知根知底,啥性情,啥能耐,心里大体有数,用着就放心嘛。
  钱秘书长历史上曾是高育良的对立面,到退休也没能上到副省级,便趁机向高育良发难:易学习是你育良同志熟悉的干部,你都把他当成自己的政治资源了,那为啥不把这位同志推荐上来啊?所以,我认为这些年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是有的,不承认不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