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十年后(十四)

时间:2018-05-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震云 点击:
她旧日黄埔教师陈深也罢不到哪去 >  二十年后(十四)
 
  秦玉河死了五天了。死过两天,也无人在意,更无人把他的死和李雪莲的告状连在一起。还是三天前,县长郑重无意中碰到秦玉河死这件事,接着发现了它与李雪莲告状这件事之间的联系。这天郑重从市里开会回来,路过县化肥厂门口。化肥厂地处县城西关,由市里到县城的公路,从化肥厂门口经过。郑重从车里看到,化肥厂大门口,聚了一群人;大门正中,摆放着一个花圈;一个中年妇女,穿着一身孝衣,带一孩子,也一身孝衣,两人跪在花圈前;中年妇女手举一块纸牌,纸牌上写着几个大字:
 
  秦玉河,你死得冤
 
  郑重一开始对“秦玉河”三个字并无在意,只看出化肥厂门口有人聚众闹事;郑重不知闹些什么,对司机说:
 
  “停车。”
 
  司机忙将车停在公路一侧。郑重又对坐在前排副座上的秘书说:
 
  “去问一下,到底是咋回事,这里是县城的西大门,公路旁边,人来车往,多难看呀。”
 
  秘书忙跳下车去了。五分钟之后,跑回来告诉郑重,化肥厂一个司机出了车祸,为抚恤金的数目,家属跟厂里闹了起来。郑重明白,这种情况,属企业内部的事;作为县长,不能插手;上级一插手,闹事的人劲头就更大了;不管不问,大家闹上十天半个月,双方各自让让步,事情也就解决了。这类纠纷,只能冷处理,无法热处理。郑重没有在意,让司机开车。车穿过县城街道,进了县政府大门,郑重突然想起什么:
 
  “秦玉河,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啊?”
 
  秘书一时也想不起秦玉河是谁,忙用手机给化肥厂的厂长打电话询问。待郑重下车,进了办公室,秘书跟进来说:
 
  “问清楚了,死的秦玉河,就是那个‘小白菜’的前夫呀。”
 
  郑重听说秦玉河是李雪莲的前夫,一开始也没在意;待坐到办公桌后,突然一愣,才将秦玉河的死与李雪莲告状的事连到了一起。待连到一起,不禁有些激动,拍着桌子说:
 
  “这事不一般呀。”
 
  秘书一愣:
 
  “咋不一般,不就是个车祸吗?”
 
  郑重:
 
  “出在别人身上是车祸,出在李雪莲前夫身上,就不仅是车祸了。”
 
  忙又说:
 
  “李雪莲告状的起因,就是她与她前夫的婚姻;现在她前夫死了,她还告哪门子状啊?人都死了,婚姻也就自然解除了。”
 
  又说:
 
  “婚姻解除了,她就是想告,也没缘由了呀。”
 
  秘书也突然理解了:
 
  “那么说,这车祸出的好。”
 
  郑重顾不上论这车祸的好坏,忙抓起电话,给在北京抓李雪莲的法院院长王公道打电话。待把秦玉河出车祸的事说了,王公道也愣在那里。但他到底是法院院长,接着马上明白了:
 
  “这是件好事呀,秦玉河一死,李雪莲的案子就没案由了;案由没了,这告状就不成立了。”
 
  接着兴奋地说:
 
  “郑县长,那我们撤了吧。”
 
  谁知郑重没跟他兴奋,反倒急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越是这样,越要尽快抓到李雪莲。”
 
  王公道一愣:
 
  “既然案子不成立了,还抓她干什么,不成徒劳一场了吗?”
 
  郑重:
 
  “秦玉河刚死,李雪莲在北京未必知道,怕她还去闯人民大会堂呀。”
 
  王公道:
 
  “这案子不成立,她闯大会堂就成了无理取闹,咱也不怕呀。”
 
  郑重:
 
  “你算糊涂到家了,越是这样,越不能让她闯。她要闯了,上边追究的,往往不是告状的起因,而是闯了大会堂,酿成了政治事故。如果她告状成立,我们被追究倒情有可原;现在告状不成立了,我们又被追究了,不是更冤了?”
 
  王公道这才明白郑重的意思。但他带着法院十几个人在北京找了十来天,北京的大街小巷、地上地下都找遍了,也没找见李雪莲;不但没找见李雪莲,连她的线索,一丝也没摸到。北京这么大,找一个人是容易的?但郑重不管找人容易不容易,严肃地说:
 
  “赶紧找到她,告诉她前夫死了,这事才算结束。”
 
  王公道这时又犯愁:
 
  “就算找到她,你说秦玉河死了,她也未必信呀,以为是诈她呢。”
 
  郑重也觉得这话有道理,这才想出将李雪莲和秦玉河的儿子秦有才送到北京的主意。别人说秦玉河死了,李雪莲未必信;儿子说他爹死了,李雪莲该信了吧?给王公道打完电话,郑重又给在北京的县公安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公安局长带着几十名警察,在大会堂四周,北京警力撒的网之外,又撒了一层网。这网也已经撒了十来天了,也同样一无所获。郑重在电话里,除了将秦玉河已经死了的消息通报给他,也像要求王公道一样,严厉要求公安局长,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的最后几天,拉紧这网,不能让李雪莲冲击大会堂。这时让她冲进大会堂,我们跟着受处理,更受了不白之冤。同时告诫公安局长,越到后面,大家越容易麻痹;但出事往往就在这个时候;半个月前,李雪莲从村里跑出去,就是公安系统的人麻痹大意造成的;但那是在村里,现在是在北京,性质完全不同,再不能麻痹大意了。公安局长也在电话里唯唯连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