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眼角眉尖,将天使遗忘

时间:2018-05-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北京时刻10时整 >  眼角眉尖,将天使遗忘
 
  相遇,就像一场,永远躲不了的宿命。
  我的手指在键盘上如是敲打。
  罗恩在身后,笑。安,你太敏感了。
  我不作声,闷着头,继续。而罗恩这个快乐的小男人已在厨房开辟战场,两分钟后,他大声问,安,鲫鱼汤要酱油吗?
  打电话问你妈。
  哦。罗恩显然感到,我不喜欢他打扰。
  罗恩是个简单的男子。这是我爱情最大的幸。至少,这省却诸多痴缠和纠结。有人曾比喻,爱情,是带血的战袍。两年前,我还觉得我和罗恩是天妒的例外。而,也在那时,我突然嗅到,衣襟上,血的味道。
  因为,那年,我遇见了安格。开始了莫名的纠缠和思念。
  那天我从医院走出,眩晕并没因专家检查有所好转。走出大门我发现了他,孤独得像个影子,安静地站在冬青树下,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柔软的褐色的发,遮住眸子。
  我紧紧盯着他。因为他身上有股天生的柔软的忧郁,孩子一般纯净。
  他抬头,看到我,些许紧张,忧郁的眸子滑过一抹柔软。我的心难以喘息地疼。
  走过时,他在身后轻喊,薇安。声音轻软得如同秋日最后一枚落叶。
  你?我转身,满是疑惑。
  他双手依旧插在裤兜里,眼睛里流淌着异样的温柔。很久,他说,我叫安格。
  
 
  他只告诉我,他叫安格,然后默默离开。
  那天起,他的名字竟如迷线一般,缠满我的眼角眉尖。我开始将这谜样的相遇,炮制成故事,故事中的男子也叫安格。
  写故事是我生活的方式,我喜欢那些能在午夜勾出我水蓝色眼泪的故事。它总能告诉我,原来我的心还在身体内,用力用力用力地跳。
  我极少以死作结,可这场故事,安格却在我键盘下死去。想象中,我写他的忧郁他的纤细他的敏感,还有他异常温柔的眼。午夜里,我在键盘前哭在键盘前笑在键盘前深陷。
  故事交稿,我大病一场。
  罗恩极心疼,安,一个故事何必这样?
  我昏昏然,冲他笑,我说,坏了,罗恩,我可能单恋上自己故事里的男子了。说完我又抱着他神经质地哭,我说,怎么办?罗恩,我不能自拔了。
  他极轻柔地弹了一下我的脑袋,傻瓜。
  我问罗恩,如果爱情是带血的战袍,他可愿穿在身上?
  他扶我躺下,轻轻亲吻我的额。那些太浓烈的比喻,只在小说中,不属于我们。安,我要我们简单生活一辈子。
  我看他离开,眼睛开始流泪。
  罗恩,请像教我如何跳第一支舞一样,教会我,如何遗忘,好吗?
  
  再次遇见安格,已是深秋。
  人流涌动的大街,毫无预兆,他走来。
  他喊我,薇安。眼中色调异常柔和。
  我想起罗恩,他也有一双这样温柔的眼。只是他眼里装满金色的明亮,而安格眼里却涌动着蔚蓝的忧郁。
  可以一起走走吗?他问我。
  我仰起脸,看着他被微风吹散的褐色的发,心里暖暖地欢喜,暖暖地疼。
  台东的街,安格指着画满大朵彩色花卉的楼座,冲我笑,很漂亮,是吗,薇安?
  我点头。原来安格也可以这样笑,如罗恩一样的明亮的笑。
  我说,安格,你画油画吗?
  他诧异地回头,注视着我。
  我笑,因为你身上有竹节油的香。罗恩身上就有这种香,他的油画很棒。
  安格轻哦一声,继续看那些暖色花朵,眼睛细细描摹着。薇安,将来我一定给你盖一座画满大朵花卉的房子。
  我说,好吧,你可不能多收费。
  他笑,牙齿洁白,钱对我没用。
  我说,那一言为定。
  他伸出小指,笑,一言为定。
  离开时,他看着我,目光涌动,薇安,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我告诉苏拉,我又见到安格了。
  苏拉噘起嘴巴,安格?拜托薇安,你又不是三岁小孩,还相信艳遇?
  我说苏拉,那不是艳遇。只是场相遇,很纯粹的相遇。
  苏拉无奈摇头,将刚煲好的莲子粥装进保温杯,塞进我怀里,又将我推出她家大门,薇安,小心忧郁的安格将你拐卖进深山老林里。
  哦,苏拉不肯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纯粹的男子。
  其实,未曾遇见安格,我也会不相信。我更不会相信,安静如我,会和一个陌生男子这样纠缠,而且对他一无所知。
  或者,他的眼角眉尖,温柔流淌着他的经历和情绪,在我眼里,早已一览无余。
  回到家,罗恩冲我笑,安,你又搜刮苏拉了?
  我说,不是我搜刮她,是她心甘情愿要我搜刮。
  这什么逻辑?罗恩微笑着接过保温杯,莲子粥?会不会苦?安,给你加糖吧。
  不,我喜欢苦。
  安?你一向怕苦的。
  我看着他,目光忧伤绵延,无法收拢。我说罗恩,那是多年前,现在不怕。
  哦。他愣了好久,把糖放回原处。
  黄昏微弱的光。穿过客厅,我发现他的手有些抖。
  
  罗恩一直这样爱我,他就像只勤劳的小蜜蜂,忙忙碌碌地记忆我的喜好和厌恶。我却像个暗施诡计的巫婆,看着他中招,自己偷笑。
  苏拉整天将口水流到我脸上,说,薇安大姐,你命好呀。
  只是罗恩,却从不肯相信,宿命。
  饭桌上,罗恩给我讲他新学生的朝气和张狂。然后笑,安,我们老了。
  我喝了一口莲子粥,舌根满满的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