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天涯之远

时间:2018-06-02来源:未知 作者:乐小米 点击:
北京时刻10时整 >  天涯之远
 
  1999年以前,我一直穿着布袋裤在校园里默默行走,耳朵塞着耳机,背着灰色帆布背包,里面装着甜得发腻的零食,还有我最喜欢的漫画《凡尔赛的玫瑰》。就这样一个孤单而执拗的女孩,齐着碎碎的刘海,木偶娃娃一样,走在校园里。阿吉常会从我身后飞来,喊我背包考拉。我回头,总能看到她异常明媚的笑脸,千越港上的向日葵一样。
  1999年,我像所有青春叛逆期的孩子一样,有那么多固执的念头。固执地只吃香草口味的冰激凌,固执地只用五月花纸巾,固执地喜欢一个叫梁天的男子。
  那时,琼瑶剧风靡了大陆。我和阿吉似懂非懂地看着,然后第二天到课堂上再悄声讨论一番。我以为自己某天也会站在思念的尽头,然后痛苦得像某个言情小说中的女主角一样,崩溃,发疯,然后选择跳崖或沉水,来结束这段痛苦的思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为自己跳崖自杀好一些还是沉水自杀好一些踌躇不已。最后阿吉一句话点醒我,她说,别胡思乱想了,你这样的跳到水里去,水神也会将你抱上岸!他怎么会容忍自己整天在水底面对着你这张脸呢?
  母亲一直说,我们的小涯像玫瑰花一样漂亮。
  小涯是我,我叫方涯。
  玫瑰花永远比向日葵漂亮的,所以,很显然,阿吉嫉妒我,才这样说。
  可我永远不会生阿吉的气,因为她是唯一陪我哭过的女子,我们一同用五月花纸巾擦拭眼泪。纸巾清香淡淡,莹亮的泪挂满她向日葵一样明艳的脸。那时,阿吉说,我们哭起来都好难看,小涯,以后我们再也不哭了好吗?
  那天起,我和阿吉再也没抱在一起哭。当然,独自时,我依旧哭过,譬如,看琼瑶剧,哭得稀里哗啦,用了很多五月花纸巾。我相信,阿吉独自看琼瑶剧时肯定也像我一样,特没出息地哭过。
  谁又能恪守自己的诺言呢?
  就像我的父亲。我相信,他一定也对母亲许下过白头偕老的诺言。可他终究辜负了诺言,离开了母亲,离开了他疼爱过的方涯。这也就是那天,我抱着阿吉哭的原因。当时,我才十一岁,以为整个世界遗弃了自己。
  
  我在高中时,一直有一个极坏的习惯,就是逃课,这仿佛一种不可克制的心理病症一样。母亲不止一次地安慰我,说,小涯,父亲离开了我们,不是因为他不爱你了,而是因为母亲不够好。可我依旧逃课,我总觉得逃课时,我推卸了自己作为学生应尽的责任,这样,就是我遗弃了学业!没人知道,父亲到底留给了我多大的伤痕,让我非要遗弃某些东西,才能获得微薄的心理平衡和些许的安全感。
  每次逃课,我都会躲进旧城窄窄的巷子中,一遍遍沿着灰旧的沾满绿苔的墙壁走下去,随身听里的音乐总能让时光停滞在某个时刻。半空中,太阳遮在云彩后,不像往常那样刺眼。
  梁天就在旧城的某个小巷里开着一个音像店。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经过他的店门,随身听没电了。他店里恰好飘着一首很好听的音乐,古典,婉转。
  我本无意停留,音乐却将我带到那个店里;我本是想为自己选一盘磁带,却见到了梁天。他坐在店门前一个向阳的地方,那时,太阳恰好晃出云层,阳光划过树影,明明暗暗,映在他脸上。他嘴角上翘,眼神清澈,听到脚步声后,脸轻轻侧移,唇角荡开一个美好的弧。他说,你好,小姑娘,进来看看吧。
  这个情景一直埋藏在我心底,从1999年那个下午,一直到现在。那时的梁天,就像《薰衣草》中金城武扮演的堕入凡间的天使,堕入我的视线中,然后生了根。
  那天,我选了一盒王菲的磁带。我喜欢这个女子的声音,干净,清澈,略微的慵懒,如不甚强烈的阳光一样。付钱时,我才知道,梁天那双异常明亮清澈的眼睛竟然是看不到东西的。
  他微笑着,坐在阳光里,说,十八,你给我整数最好。
  
  这个叫梁天的男子成了我心底的秘密,这是阿吉都无法知晓的。
  中午,我们在食堂里吃米饭,还有水里捞出来一样的青菜。阿吉的嘴紧紧抿着,很没胃口的样子。我塞着耳机听王菲的音乐。时间仿佛倒退到那天下午,天使一样的男子,纯净的模样,令我胃口无比的好。
  后来,我常去梁天的店,听那种很缠绵很缠绵的音乐,看那个很美好很美好的梁天。梁天说,你怎么天天都来啊?
  我很奇怪,为什么他看不见,却从一开始就能猜出我是女孩,而且能知道是我来到他这里,而不是赵钱孙李,以及其他路人。
  梁天说,因为只有女孩子的脚步才能那么轻,而只有你,身上才有玫瑰花瓣一样的香气。
  他的话,让我脸红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梁天看不见。
  这种香是母亲给的。在她心里,我是玫瑰一样的女孩,所以我的衣服她都用玫瑰精油香薰过。我明白,她想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总有玫瑰和阳光的。
  阿吉身上也有这种香,因为她很喜欢我身上的这种味道,我便向妈妈索要了这种玫瑰精油。阿吉捧着精致的小瓶子笑,小涯,有个做香水师的妈妈真幸福!
  可是,每当我从阿吉身上嗅到这种香,总会哧哧地笑。你想啊,一个大脑袋向日葵,飘着一股玫瑰花香,难道,不好笑么?
  千越港上的向日葵在每个夏末都会成熟,那么大的一片,香气飘荡。这时,阿吉总会在我不懈诱惑下,同我一起逃课到千越港,摘向日葵。有时候,阿吉掩埋在花丛中,只露一张大脸,对着天空抽筋似的笑,我都分不清哪棵是向日葵,哪棵是阿吉明媚的大脸。
  下午,我从千越港回来,就去找梁天。拿了一棵大大的向日葵,我放在他眼前。他就很认真地嗅,怎么一股青草的味道呢?
  那时,我和梁天已经很熟了。
  当然,我不敢告诉他,我是一个喜欢逃课的女孩。因为逃课,我才天天来他这里。从梁天眉眼中,可以看出,他是那种有些许刻板的男子。我怕他听到我逃课,会吓傻,以为我是那种染着七彩头发的问题女生。我一直都骗他,我说,我是对面某书店里的女孩。是不是书店二字,可以让我比较斯文一些?可以让他对我多一些好感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