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人民的名义(四十一)

时间:2018-08-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周梅森 点击:
构成头痛是最多见的状况>  四十一
 
 
  季昌明接到陆亦可的电话,心里很不高兴。他冷冷看着一脸肃然的始作俑者肖钢玉,问他派车跟踪侯亮平是怎么回事?肖钢玉正喝水,放下水杯,一本正经地表示:就是必要的防范措施嘛,还能怎么回事!季昌明阴沉着脸说:我希望你能摆正位置!起码搞清楚,省院和市院之间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侯亮平毕竟是省院党组成员兼反贪局局长,你再不情愿,也要先向我汇报清楚!肖钢玉取出卷宗放在办公桌上,拍了拍:我这不是来汇报了吗?老季你看,材料我都带来了!
  肖钢玉首先声明,对侯亮平这个人,不太了解,无亲无故,也无冤无仇,京州市检察院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办案。继而,汇报了大风厂老板蔡成功实名举报侯亮平的事实经过,并把卷宗打开,拿出了物证材料,正气凛然地说:相关证据也查实了,起码侯亮平受贿四十万元的证据确凿,老季,你请看,这是民生银行转账凭据复印件!
  季昌明翻看着卷宗材料和相关证据材料,阴着脸,一言不发。
  肖钢玉信心满满:有实名举报,有银行转账凭据,可以立案了!
  季昌明的语气略带嘲讽:老肖啊,你热情很高,干劲很大啊!不是已越过我和省院党组,向高育良副书记汇报了吗?那我告诉你,我呢,和高副书记认真研究过了,侯亮平暂不立案,先停职反省吧!
  肖钢玉深感意外:老季,这……这是停职审查,还是停职反省?
  季昌明肯定地说:停职反省!由省院纪检组组长和你牵头,成立一个调查组,查清事实,经省院党组研究后,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肖钢玉挠了挠头,站起来,在屋里踱了两步,在季昌明面前站住了,煞有介事道:老季啊,丁义珍的教训咱们可要汲取啊!
  季昌明不屑地说:侯亮平和丁义珍有什么关系?还教训!肖钢玉忙道:哎,老季,你先看看材料!侯亮平和丁义珍一起开过公司!说着,翻出一份工商登记材料,递给了季昌明。季昌明看着材料,根本不信,不住地摇头:他们俩在一起开公司了?简直是笑话!肖钢玉义愤填膺:就是啊,这笑话闹得也太大了吧?堂堂省检察院一个反贪局局长,竟然和一个臭名昭著的腐败分子一起做起了煤炭投机生意……
  季昌明冷着脸,盯着材料看,不再搭理肖钢玉。他和这个人无话可讲。他们曾共事多年,他对肖钢玉十分了解。这个人自私自利在省院是出了名的,事事处处都想占便宜。逢年过节单位分发福利,鸡蛋大米花生油什么的,总爱找各种理由多拿点,连司机都瞧不起他。有些便宜贪得已涉嫌犯罪。肖钢玉主管预防职务犯罪时,不知收了谁一箱中华烟,托一家企业老总卖,老总就让财务给他送了几万块钱,烟没拿权当送给他抽了。没想到,半年后肖钢玉又找人家卖烟了,竟然还是那箱中华烟!人家只好再批几万给他,然后让人把烟拿了回来。不拿回来不行啊,怕他再卖一次!拿回来一看,烟早霉了……
  这么个人偏偏还有野心。觊觎检察长的位子已久,到处钻营,四下跑官,惹得大家都反感,弄得在省检察院待不下去。肖钢玉是地道的政法系干部,毕业于H大学政法系,是高育良一手提起来的,高育良就把他调到京州市院当了检察长。从凤尾变鸡头,成了一把手,这人才消停了。今天他以办案的由头回到省院,一副钦差大臣嘴脸,实在叫季昌明恶心。恶心也没办法,季昌明只能不露声色地与之周旋。
  这时,侯亮平与纪检组组长一起进了门。侯亮平走在前面,纪检组组长跟在后面。侯亮平也不敲门,猛然一下把门推开,带来一股冷风。犯罪嫌疑人仿佛是来审案,而不是来接受审查的。这让肖钢玉愕然。
  季昌明坐在办公桌前公事公办,指着肖钢玉,面无表情地介绍说:亮平啊,这位是肖钢玉同志,京州市检察院检察长,三年前在我们省院做过副检察长。肖钢玉勉强笑了笑:侯局长啊,我这也算是回老家了。侯亮平也笑了笑:老肖,你这是回老家探亲呀,还是探险?肖钢玉怔了一下说:侯亮平,你这同志很风趣嘛,我既探亲,也探险!侯亮平在季昌明办公桌对面坐下:好!祝你探亲探险双成功!哦,对不起,老肖,请你先回避一下,我要向季检汇报对刘新建的审讯工作!
  肖钢玉愣了一下,手一挥:回避什么啊?侯亮平,你知道我为啥来这里吗?请你摆正位置,配合组织审查。侯亮平严肃地说:能不能缓一步再审查?让我先汇报?案件保密规定你们都知道,如果你们坚持要听我对重要职务犯罪嫌疑人刘新建的审讯汇报,而且季检也违反规定,破例同意你们一起听的话,那也成,我可以服从季检的命令!
  季昌明手一挥:规定就是规定,谁都不能违反!大家回避一下!
  季昌明当然知道侯亮平想干啥,如果连这点默契都没有,他这检察长就别干了。这猴崽子就是聪明,能想到汇报刘新建的审讯,这可是某些人最关心的!季昌明注意到,肖钢玉显然想留下,他太想知道审讯内容了,侯亮平手中的卷宗吸引着此人的目光。然而,此人是老检察了,案件保密规定他知道,不该听的就是不能听,只能随大家悻悻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又转回来,把桌上的侯亮平的卷宗拿走了。
  肖钢玉走后,季昌明脸上的一层冰霜消融了,倒了杯水,重重地放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你有个好发小啊!侯亮平苦笑摇头:世道人心咋变成这样了?蔡成功就算是个小人,反复无常也好,不讲廉耻也罢,总不能对儿时的朋友玩这一手吧?!季昌明问:你为啥不防着一手啊?怎么能收这种人的东西呢?侯亮平愣了:我收他啥了我?季昌明知道不能透露案情,可仍是破例透露了:两箱茅台、一箱中华烟,还有一件价值两万三千元的西装。侯亮平喊冤:我没收,我身正不怕影子歪!季昌明轻轻点了下桌子:别叫唤!如果影子歪得邪乎了呢?你怎么和蔡成功、丁义珍一起办煤炭公司?还收了四十万元干红?工商登记、银行卡和转账凭据都摆在那儿呢!侯亮平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明白了!人家是一心要弄死我,给我精心布了个局啊……
  季昌明进一步点明,可话说得很艺术:还有你老师咱高育良副书记,对你也是痛心疾首啊,明确向我表态说了,哪怕是挥泪斩马谡也要斩!侯亮平也亮了明牌:季检,这你还没数吗?斩我,我那位高老师能有泪吗?还挥泪!他要真能挤出几滴泪,也是鳄鱼的眼泪!季昌明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知道人家做局,就尽快去破局,自证清白解脱自己,争取早日归队干活!你要是个吃素的草包,那就赶紧滚蛋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