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拇指勾来亲密爱人。(1)

时间:2019-01-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高海燕 点击:
更重要的是父母的言传身教>  小拇指勾来亲密爱人。(1)
 
  赵小娅的话说错了,因为人是不能比的,更没有可比性而言,对于我们这些积存的小东西,是很多人都缺少的,或正在寻找的。如果你白给,保证会有人排队,这是实话,因为刚刚读大学的时候,我曾经为一个低廉的二手CD机排过一次队。
  我的MP3里在反反复复唱着一首过时的歌,“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这首90年代流行过的音乐,现在正用它独有的词符震撼着780,甚至90年代人心底的酸楚。
  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这首歌,只是赵小娅总婆婆妈妈地唠叨我,她说,你需要它提醒你,你需要它鼓励你,你坚决不能删,你要反复地听才行。我笑她天真,我说,听得耳朵出了茧也还不是就拿那么点工资,赵小娅扮着鬼脸跟我撒娇,她说,我们上个月不是又多存了300块吗?
  听着音乐发信息给赵小娅,明天一起去关山看看房子吧。赵小娅回信息过来,你是哪股火上来了吧,怎么突然要去看房子呢。我说我是受够了,一次也不想搬家了。那端的赵小娅肯定是两眼放光,她带着娇滴滴的情绪回过来几个字,你好神经啊。
  买房这个念头其实盘旋在心里有一段日子了,近两年来我一直忍受着出租屋的无奈与房租的微调,尤其是昨天,我们又经历了一场搬家的磨难。真的可以称之为磨难,大包小包,大盆小碗,从4楼搬下1楼,坐上黑出租,叮叮当当颠簸一路,又从1楼折腾到5楼,外面正在下雨,被子湿了,胳膊在上楼的时候划破了,一起把家当推进房间,赵小娅就哭了。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房子到期,房东转租,我们在最后期限的一天里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只能借助网络上发布的几个出租信息,冒雨另觅洞穴。
  赵小娅是我的女友,说好要生生世世和我在一起的女人。在这个刚刚搬来新家的当夜,我们极尽缠绵后,彼此之间互相抱怨,这几天总算忙活完了啊,终于可以坐下安静一会了。望着发白的房顶,和日光灯的凄惨,我一阵伤感,很愧疚地对赵小娅说,小娅,真是辛苦你了,天天跟着我活受罪。这样的话让赵小娅听着很受用,她像温顺的小羊一样偎在我的怀里说,跟你在一起就是露宿街头我都情愿,再怎么难还不都挺过来了,现在这个房子其实也还不错,乱是乱了点,当自己的家收拾就是了。我的心霍霍地疼,心疼她,也疼自己,心里恨不得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家,把别人的家当自己家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第二天,我浑身酸疼的乘公车去上班,透过车窗玻璃,看着所谓的中国式楼盘信息宣传广告在眼里一晃,一晃又一晃,有鲜艳的广告语冒出来,“如果爱她,就给她一个心灵的港湾吧,某某楼盘开盘,均价3300”,身上的暗伤仿佛就更疼了,爱她,是真的爱她,心灵的港湾,恨不得全世界都给她。
  小区办公楼里面,因为老板不在,大家都在装腔作势地说着八卦,我开着小差,像往常一样翻看着最新的报纸,搜搜有没有便宜点的小房子,可以容纳爱情的小房子,结果价格似乎都高得要死,低于3000元一平米的几乎没有,很多也标出了难以想象的转让高价。
  盘算一下手里的积蓄,紧巴紧巴刚够放下一张床的面积,想着家里含辛茹苦用家底子供自己读大学的父亲母亲,我是真的再也张不开口提一个“房”字。
  这些年来,父母一直有自己的打算,家里还有闲置的一块地,倒腾倒腾倒是可以盖三间大瓦房,他们心中的蓝图就是,多漂亮的大瓦房啊,儿子将来就在里面娶妻生子,他们抱孙子,一代接一代就这样延续就挺知足的。
  父母都渐渐老了,观念也一直老着,以后还是会一直老下去,直至他们的蓝色梦想一直睡去,可是我不行,既然已经走出了第一步,我知道第二步就要紧跟上去,不然会永远停留在和他们一样的半原始里。
  我的家乡是一个很美的小城,那里珍藏着我所有关于童年的缩影,家乡的发展因为缺少铁路的延伸一直很落后,像我们这样学计算机信息技术的,没有半点用武之地,回去可以做什么,种田还是放羊?这样想来,流落异乡就是一个最好的借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