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龙尾堡》第三十五章

时间:2020-07-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严步青 点击:
却被学生家长曝光存在超额招生的嫌疑  >  第三十五章 


   混乱的时局让龙尾堡人理不出头绪,打打杀杀的混乱局面愈演愈烈,龙尾堡人本以为陕军在驱逐了陆建章后,老百姓就可以过安稳日子了。不幸的是,安徽兵前脚刚走,河南兵后脚又打进了陕西,三秦大地烽烟再起,百姓涂炭。陷入镇嵩军重围的李瑞轩率部经过浴血奋战突出重围,在追兵步步紧逼的情况下撤往临晋。不想那个多次口口声声要追随李瑞轩举事的麻老九不但不出兵救援,反而紧闭城门,拒不让李瑞轩部入城,李瑞轩只好率部在付出惨重伤亡后,攻占了地势险要的蝎子山,为自己找到了一块立足之地。严裕龙和邱鹤寿冒死上了蝎子山看望李瑞轩、马山虎和杨雄飞,看到山上插着的陕西靖国军大旗,严裕龙问道:“瑞轩兄,你们为何要叫靖国军,那些河南兵为何要从河南来到陕西和你们打仗?”

    李瑞轩说:“这还要从全国的形势说起,袁世凯死后,段祺瑞控制了北洋军,他不顾全国人民反对,宣布解散国会,拒不恢复《临时约法》,孙中山于是在广东成立军政府,宣布护法,出兵讨伐段祺瑞。而陕西,于右任率一大批陕军将领在渭北成立陕西靖国军,举兵讨伐忠于北洋军阀的陕西督军陈树藩。靖国军连连取胜,包围西安。为挽回失败命运,陈树藩竟不惜引狼入室,以陕西省省长的地位为条件向河南刘镇华的镇嵩军急电求救。刘镇华大喜,一边口头上说‘只进行调停,绝不介入陕西冲突’,另一方面却急领镇嵩军急驰西安救援陈树藩,西安之围随解。赖着不走的刘镇华不但当上了陕西省省长,而且寻机消灭了陈树藩,最后还当上了陕西督军,掌管了陕西军政大权。”

    严裕龙不解地说:“按说这本应是国家大事,可是怎么听起来就好像小孩过家家的游戏,这陕西省省长的人选应属国家大事,怎能私下里随便受让?”李瑞轩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一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别说全国,仅陕西就出现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军阀,他们大多为昔日悍匪,常常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谁的势力大,谁手中的枪多,谁就可以占据一方,名义上的中央政府完全成了一个空架子。”看着李瑞轩忧心忡忡的样子,严裕龙说:“瑞轩兄,我就对你说句实话,尽管你们自己认为这些年是在为国家民族流血打仗,可是在老百姓眼中,你李瑞轩和麻镇武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打打杀杀的军阀。”听了严裕龙的话,李瑞轩脸上显出一副惊愕的神情,愣了半天才吃惊地说:“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是应该好好想一想下一步的出路了。”

    刘镇华在击败了李瑞轩部后,立刻派镇嵩军攻打盘踞在临晋的麻老九部。看到镇嵩军兵力雄厚,武器精良,麻老九害怕了,准备向镇嵩军投降,他的军师王寅文却说:“旅长差矣,依目前局势,我们千万不可投降刘镇华。”麻老九问:“为何?”王寅文说:“那刘镇华生性多疑,善于玩弄手段,我们现在即使投靠了他,就因为我们是陕西人,他也不会重用我们,说不定还要把我们的部队解散或撤并,让你我惨遭毒手。”

    听了王寅文的话,麻老九惊恐地说:“可是刘镇华的镇嵩军太强大了,和他们硬拼,简直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军师一定要给我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看着麻老九惊恐的神情,王寅文笑了笑说:“旅长大可不必害怕,万全之策本军师早就有了,那就是一个字,打。临晋城城高墙厚,城外还有护城河,城中粮草充足,镇嵩军一时半会破不了城。我们要凭这有利地势,对镇嵩军狠狠地打,要打得镇嵩军胆怯,刘镇华头疼。”

    麻老九说:“军师说的好倒是好,只怕我们坚持不了太久。”王寅文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说:“这个旅长尽管放心,再退一万步,万一我们顶不住镇嵩军的进攻,还可以向占据蝎子山的李瑞轩求救。”“李瑞轩会来救援我们?”麻老九显出一副不解的神情看着王寅文。“前些日子李瑞轩被镇嵩军追得走投无路时来投奔我们,我们却紧闭城门,使李瑞轩差点全军覆灭,李瑞轩和杨雄飞、马山虎这阵还不恨死我们,巴不得让刘镇华把我等杀了,岂能来救?”王寅文说:“这个寅文自有办法。”然后趴在麻镇武的耳边耳语一番,麻镇武听了不由大笑着说:“寅文兄看起来一脸柔弱的书生气,出的主意却是如此之妙,够阴,够狠,够毒,真是我麻老九的诸葛孔明,有寅文兄这样的军师辅佐,我麻老九何愁不成大事。”

    面对前来围剿的镇嵩军,麻老九命他的手下狠狠地打。战前,麻老九命人把几大箱银元和自己最近抢来的十几个姑娘、还有城中妓院中的妓女拉到队伍前面,同时队伍前面还立了根柱子,上面绑着一名被抓回来的开小差的逃兵。麻老九对那些士兵说:“日他妈,狗日的河南兵要来攻打我临晋县城,要在我陕西的土地上横行霸道,简直是欺负我们陕西无人,作为一名陕西人,怎能容忍这些河南蛋在此横行。”说到这,麻老九指了指地上的银元和那些女人说:“你们这些狗日的给老子听着,作为一名男人,在世上活球哩,不就是想要女人、金钱,如今我麻老九把这两样东西全部放在你们面前,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来拿。狗日的们听着,如果是男人,就给老子狠狠地打,我现在就让这些女人梳洗好打扮漂亮铺好了床等着你们,谁要是打得凶,打得猛,这些漂亮女人由你们挑着睡,另外再加二十块大洋,如果谁要是作战不力,临阵脱逃……”说到这麻老九挥起大刀,向绑在柱子上的开小差的士兵砍去,只见寒光一闪,一颗人头滚落在地,鲜血喷得到处都是。

    麻老九的手下因惧怕麻老九的残忍,同时又想得到那些金钱和美女,另外还有身为陕西人,不想被河南兵占据的心理,作战十分卖力,无不以一当十;加之临晋城城高墙厚,麻老九又苦心经营多年,在城墙上及城墙周围修筑有坚固的工事;因此镇嵩军苦攻多日,除了丢下许多尸体,连城墙的边也没沾上,镇嵩军无奈,于是调来大炮向城内轰击,城内一片恐慌。面对危急的形势,麻老九派王寅文带了他的亲笔信上蝎子山向李瑞轩求救。

    面对前来求救的王寅文,马山虎气得暴跳如雷,大声骂道:“狗日的麻老九,当初见死不救,害得我们差一点全军覆没,如今还有脸来向我们求救?”面对马山虎的怒骂,王寅文笑着说:“山虎兄骂得对,麻老九该骂。”杨雄飞说:“不是该骂,是该杀。”王寅文仍赔着笑脸说:“麻老九是该杀,不过就是杀他也不应该让河南人来杀,我们陕西人之间的事应该由我们陕西人解决,几位兄长说是不是?”说完取出麻老九的求救信给李瑞轩。

    李瑞轩接过麻老九的求援信,看完以后把信转给杨雄飞和马山虎,他自己却陷入深思。杨雄飞和马山虎接过信一看,信上只有四句话:“刘贼打我,你贼不管。我贼若亡,你贼不远。”看见李瑞轩陷入深思,王寅文说:“我王寅文当然知道麻老九有对不起你们三位的地方,但他毕竟是我们陕西人,上次在你们被镇嵩军追得走投无路时想在临晋城中暂避,麻老九却紧闭城门不让你们进入,其实他并非见死不救,他是怕你们进城后吞并了他。再退一步说,你们和麻老九之间的恩怨,说到底是陕西人和陕西人之间的恩怨,可是咱们和镇嵩军之间的恩怨,是陕西人和河南人以及北洋军阀之间的恩怨。在此非常时期,我们必须以大局为重,通力合作,共同对付镇嵩军这个共同的敌人。假若麻老九抵挡不住镇嵩军的进攻而投靠了镇嵩军,那时蝎子山肯定是无法抵御强大的镇嵩军,但如果临晋城现在和蝎子山联合起来共同抗击镇嵩军,则镇嵩军必败无疑。”

    李瑞轩和杨雄飞、马山虎在权衡了形势之后,决定出兵救援被镇嵩军围困在临晋城中的麻老九,他们连夜率靖国军下山袭击了镇嵩军的后方大营,麻老九也率部出城配合反击,镇嵩军受到两面夹击,死伤无数,阵营大乱。李瑞轩和麻老九部在取胜的情况下,还缴获了弹药无数,这一仗重创了镇嵩军锐气,危急的局势得以缓解。

    一天,正在蝎子岭上检查布防情况的杨雄飞和马山虎被李瑞轩的卫兵叫了回来,一进门,只见李瑞轩手中拿着一封信对他俩说:“麻老九派人送来一封信,在信中他感谢我们帮他解了临晋之围,说如今临晋同州一带镇嵩军兵力空虚,首尾不能相顾,要求我们会兵一处,三天后同时出兵对临晋的镇嵩军进行夹击,占领同州乃至关中东部,建立一个和镇嵩军对抗的根据地。”

    面对这个周密的作战方案,李瑞轩、杨雄飞和马山虎三个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李瑞轩说:“麻老九提出的我们两方合兵一处,占领同州乃至秦东,这的确是一步好棋,如果不去,就可能失去了一次反击镇嵩军的绝好机会。”杨雄飞说:“只是依麻老九的为人,我担心这其中有诈。”马山虎说:“我断定这压根就是麻老九给我们布下的一个陷阱。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琢磨麻老九这个王八蛋,几年前还不过是黄河滩的一个小土匪,可是不长时间却发展成三四千人割据一方的军阀,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见风使舵,见利忘义。每一次扩充都是靠向别人从背后插刀子实现的,而目前的陕西局势,刘镇华是遇到一些麻烦,但和靖国军相比,其镇嵩军实力仍是十分强大,按照麻老九的为人,不可能在此情况下和镇嵩军决战,我们千万不敢上了这狗日的当。”

    听了马山虎的分析,李瑞轩说:“我也觉得这肯定是个陷阱。以麻老九和王寅文的为人,我们不得不防,我现在就给麻老九回信,以我方尚未准备就绪为由,拒绝出兵。”

    麻老九很快回了信,在信中反复劝诫李瑞轩应抓住战机,按原计划出兵,否则将贻误战机。信的最后这样写道:“作为靖国军,我麻老九不能容忍军阀违背共和之原则,作为陕人,我麻老九不能容忍河南刘镇华祸陕,不管瑞轩兄是否按计划出兵,我麻镇武决心已定,如果届时瑞轩兄不出兵,我麻老九即自行出兵,只要能驱除刘镇华,还政于陕人,我麻老九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三天后,临晋城外传来了激烈的枪声,下山侦察的人说:“麻老九率兵出城和镇嵩军干起来了,已攻入镇嵩军大营。”下午又来报:“镇嵩军援兵赶到,开始进行反攻,麻老九退入临晋城内。”第二天,山下传来炮声,下山侦察的人来报:“镇嵩军围了临晋城,并且调来了大炮,轰击城墙,临晋城快保不住了。”

    下午,一个浑身是血的麻老九的手下上蝎子山给李瑞轩送来一封麻老九的求救信,信只有两句话:“你贼若不救援,我贼立即投降。”看了麻老九的求援信,李瑞轩再也坐不住了,不顾马山虎和杨雄飞的反对,只留一小部分人驻守蝎子山,他和杨雄飞、马山虎率兵下山去增援麻老九。

    李瑞轩和杨雄飞、马山虎一下山,就落入了镇嵩军的包围圈,情况十分危急,李瑞轩于是向城内的麻老九求援。麻老九很快打开城门领兵出战,只是让李瑞轩想不到的是,麻老九并不是来救援他们,而是在他们的背上插了一刀,和镇嵩军合兵一处攻打他们。面对在兵力和武器上处于绝对优势的麻老九部和镇嵩军,李瑞轩部或死或降,几乎全军覆灭,李瑞轩身负重伤,在杨雄飞、马山虎的保护下率一小部分人突围成功。他们回到蝎子山前,可是蝎子山早已被麻老九占领,不得已,他们只好进入芦苇丛生的黄河滩中暂避。

    原来,就在前段时间李瑞轩、麻老九和刘镇华对峙之时,刘镇华虽然坐上了陕西省省长和陕西督军的宝座,可是他的日子并不好过,陕西人对这个两面派督军并不服气,一些陕军首领公开和他对抗。刘镇华终于认识到,要稳定他的省长和督军位子,单靠他从河南带来的镇嵩军有些力不从心,必须在陕军中培植爪牙,此时突然接到在临晋剿灭麻老九的战斗又节节失利,想到既然消灭不了麻老九,不如为我所用,于是派人找上门来和麻老九秘密谈判。麻老九同意归顺镇嵩军,条件是临晋仍由麻老九控制,投降后的麻老九和刘镇华就共同给李瑞轩布置了一个陷阱。

    严裕龙和邱鹤寿在黄河滩一个草棚中的孤灯下见到了李瑞轩、杨雄飞和马山虎。看到李瑞轩胳膊上缠着绷带,严裕龙关切地问了李瑞轩的伤情,然后感慨地说:“目前的世道,是麻老九这样善于玩弄伎俩的奸诈之人的天下,你们用仁义道德对待麻老九这样的流氓强盗,注定是要吃亏的。”

    听了严裕龙的话,李瑞轩沉思良久,站起身,透过茅草棚的缝隙看着天上的繁星,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自从被麻老九打败以来,这几天我一直苦苦思索,但却陷入了深深的迷惘。想我们兄弟三人,抱着要干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理想,投入反对满清的事业,其间经历了多少枪林弹雨,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如今清朝虽然灭亡,民国建立,可是除了皇帝叫成了总统,辫子改成了短发,再加上赶跑了一个本来就不懂事的小皇帝,其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更可恨的是,那些当年一起举事的同仁,在变成当权者后,一摇身却变成了军阀政客,为了争权夺利,抢地盘而大打出手,使中国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军阀混战之中,老百姓的生活却更加凄苦,看来这些年我们打的是一场糊涂仗啊。”严裕龙说:“是啊,怎么就成了这个局面,今天张三驱逐了李四,明天李四又打跑了王五,老百姓连当官的名字还没记住,省长督军却又换了人,就是清朝也没乱到这个份上啊。”

    听了严裕龙的话,李瑞轩重新坐到用芦苇铺成的床上,看着严裕龙和杨雄飞、马山虎说:“这些天我一直回味着临晋被镇嵩军围攻时麻老九给我们的求援信,‘刘贼打我,你贼不管。我贼若亡,你贼不远’。这封信使我明白了,这些年我们只顾打打杀杀,在老百姓眼中和那些抢地盘、争实力的土匪军阀没什么两样,因此我决定离开队伍,去外面走一走。”

    听了李瑞轩的话,严裕龙、杨雄飞和马山虎都感到十分意外。杨雄飞说:“瑞轩兄千万不可,你若去了,我和山虎就没有了主心骨,我们今后将如何办?”李瑞轩说:“雄飞、山虎兄弟,像我们整天这样盲目地打打杀杀是杀不出什么结果的,我走后你们要么将队伍解散,也可率领弟兄们到陕北寻找杨虎城去,在陕西的靖国军中,只有杨虎城到现在还打着靖国军的旗号,我意已定,雄飞兄弟就别再劝了。”

    马山虎说:“既然瑞轩兄要走,我马山虎也只好另寻出路,镖局肯定是开不成了,想来想去,还不如回黄河滩做个土匪自在。不过请三位兄长放心,我马山虎还和从前一样,只劫富济贫,不祸害百姓。”杨雄飞流着泪说:“如果这样,那我们三兄弟就各奔东西,我去陕北寻找杨虎城去。”

    看见大家心中难受,李瑞轩换了一种轻松的神情笑着说:“大家不要这么伤感嘛,古人云,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山虎兄弟,我们不是还有几只打来的野兔,去让人煮了,我们以水代酒,就算我们弟兄们的告别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