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排场与器识

时间:2016-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清风慕竹 点击:
排场与器识
  公元28年,盘踞在天水(甘肃省通渭县)的军阀隗嚣不知道是该投靠在洛阳登基的刘秀,还是该依附在成都称帝的公孙述,便派出马援为使者,近距离地观察一下,看谁更有帝王气象。
 
  马援先奔了成都,因为他和公孙述不仅是同乡,还是“发小儿”,是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感情十分深厚。在他的想象里,两人见面后虽不至于“执手相看泪眼”,但也一定会分外亲热。然而马援没有想到,等待他的却是另一番场景。
 
  公孙述身穿耀眼的龙袍,高坐在金銮宝殿之上,两旁武士林立,戒备森严。礼宾官引导着马援晋见,依照规定的宫廷礼节参见交拜,没等说上几句话,就送他到宾馆休息,并给马援赶制布质的平民服装及冠帽。随后在皇家祖庙中,召集文武官员,在皇帝座位旁边特别设置老朋友的座位。等到一切就绪,公孙述御驾才从皇宫出发,盛大的皇家卫队之前,由天子专用的绣着鸾鸟的旗帜、驱逐妖邪的骑士作为前导。全城戒严,老百姓被驱逐。公孙述在御车之上,不断向左右屈身恭迎的官员点头作答。之后开始的宴席与文武百官的阵容都极为盛大。
 
  跟随马援出使的随从们还从没见过如此大的排场,瞪大了眼珠子,脸上写满了羡慕之情。公孙述对老同学还是很够意思,当即要封马援为侯爵,担任大司马。马援的随从们大喜过望,都盼望能留下来。马援笑着说,他还有使命在身,当官的事过过再说吧。
 
  马援的第二站,到了洛阳,刘秀的实力远在公孙述之上,他不知道这个皇帝会弄出什么把戏。等了很长时间,才来了一个皇宫里的宦官,引导着他入宫,既看不见威风的武士,也见不到助阵的大臣,甚至刘秀连标准的工作服——龙袍都没穿,像接见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仅用布包头,在宣德殿走廊下笑脸相迎。
 
  马援说:“我跟公孙述是同一个县的老乡,自幼交好。可是我到成都时,公孙述高坐在金銮宝殿上,戒备森严,而后再传唤我进去。现在我远道而来,陛下怎么知道我不是刺客,竟这样简朴地跟我见面?”
 
  刘秀笑着说:“你不是刺客,只是一个说客。”
 
  两人相顾大笑。
 
  刘秀说:“先生遨游在两个皇帝之间,今天看到你,使我惭愧。”
 
  马援拜谢道:“这不奇怪,当今之世,不但主上选择臣子,臣子也选择主上。”
 
  刘秀深为赞许,对马援也非常赏识,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马援在洛阳呆了很长时间,刘秀接见他达数十次之多,每次谈话都非常轻松,无所不谈,有时竟会从早谈到晚,不觉得有丝毫厌倦。
 
  第二年,马援回到天水,隗嚣询问他的观感。马援回答说:“现在天下一片混乱,胜负未定,公孙述不知道‘一饭三吐哺’,急切地招募天下的人才,排场虽大,器识却小,我看他不过井底之蛙,似一个人形玩具罢了,不会有什么作为。刘秀不拘小节,对人开诚布公,从不高高在上,耍弄皇帝的威严,我看他心胸坦荡,器识宏大,前世君王没有人能跟他相比。”
 
  12年后,公孙述兵败身死,刘秀却复兴了汉朝,史称“光武中兴”。
 
  当一个人需要外在的排场为自己撑起脸面和威严时,排场越大,越显现出他的器量狭小和见识短浅;而越是能谦卑地低下自己的头颅,背后所蕴藏的,往往是恢宏的器量和深远的见识。宋代学者刘挚说:“士当以器识为先”。一个人的器量与见识,决定着成就的大小,甚至事业的成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