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古装言情小说 > 依照八卦图上的方为提示 > 第一卷 > 33章 雪中原
33章 雪中原



更新日期:2017-02-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船雪回头看了看岸上月明道,“还不赶紧下来。”

  

  

  “我,我,我见不得水。”月明又着急,又尴尬道。

  

  

  船雪又将妙沉拉上岸道,“怎么就见不得?你不会也想让我拖着吧,我就不信你见不得!”说完,质疑的看着他,想起过去种种他对自己的不好,一脚将他踹了下去。

  

  

  又是“扑通”“扑通”几声,船雪拖着妙沉也下了水去,暗河里激起了层层涟漪,这水却是暖的,一点也不觉得冷,甚至,船雪还觉得自己像痊愈了一样,精精神神的。

  

  

  船雪刚下水,就听到月明大呼,“快拉我上去,我,我真的,咳咳……咳咳……”

  

  

  水面上不见了月明的脑袋,船雪这才意味到他真的是只旱鸭子,她一边拉着妙沉,示意划水的动作,让他跟着学,她一边划水,一边闭气去寻月明,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月明拖起来。船雪让月明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头,这样他的头可以浮出水面来换气。

  

  

  月明刚才猛然下水,呛了几大口,他吐也吐不出来,在船雪肩头大口的呼吸着,隐隐作呕道,“你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话音刚落,船雪将月明胳膊拿开,他又猛的被灌下几大口水,道,“饶了我吧,我真的怕了。”

  

  

  船雪左边是月明,右边是妙沉,两个人都倚靠她,她很累的,根本游不动,她教两个人如何换气,如何划水。

  

  

  妙沉很聪明,一学就会,只是换气不太好,有时候会捏着鼻子,他慢慢的能松开手去划水,他见月明依然倚靠着船雪,不由心中不悦,他将松开的手重新靠回去……

  

  

  月明侧脸一瞧,心中酸溜溜的将船雪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本意想甩开要他自己划,他却跟他较劲似的也往这边靠。

  

  

  就这样,你拉我靠,我拉你靠,弄的船雪很不自在,她干脆将两个人都甩开,自己快速向前划去,两个人突然没了倚靠,都被呛了几口水,船雪深感后面不对劲,又转回来去做他俩的倚靠,他俩仍旧像个孩子一样装模作样,谁也不想谁多沾船雪半分。

  

  船雪换口气,怒道,“你俩觉得这水好喝,没喝够是吧,那就继续喝,别忘了我们只有十二个时辰,再不好好划水,没到雪原就先死这暗河里了。”

  

  

  

  两人听了这话变乖了许多,分别奋力向前划去,船雪这才高兴的去追他俩,过了幽暗的暗河,前面的河道明显变宽,无边无际,湛蓝深邃,这是凝海,凝海之所以是凝海,因为它的海水流动的很慢,近乎于凝固状态,想要在这种海上漂流,十分困难,再加上海中的温度比暗河的冷多了,还不时的漂浮着一些蓝色的冰块,有大有小,若是撞到大的冰块,便如利器划伤皮肤。他们的心里也紧绷着一根弦。

  

  

  越接近雪原,凝海越是冰冷刺骨,海流速度也比较快,蓝色的暗冰也越来越多越大,躲起来就十分吃力,月明和妙沉刚学会划水,但划起来一点也不比会的人差,就是船雪本身中了寒霜毒,虽然得了火龙蛇麟甲的帮助,暂时可以获得新生活力,但骨子里仍旧是寒髓体质,这种冰冷已经难以忍受,再加上要接连的躲过暗冰,实在是力不能支。

  

  

  

  船雪刚侧身躲过一块暗冰,另一块巨大暗冰顺着洪流冲来,她再想躲已经到了身边,只能等着被砸中后的皮开肉绽,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推了一把,冰块已冲过她的身后,与她背道而驰,越冲越远,她再一看,为她挡开冰块的那人胳膊却是擦伤了,她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月明,冰冷的海水变得不再刺骨。

  

  

  暗冰过后,海水又变得十分安逸,大块大块的结冰面积,连成一条湛蓝色的冰路,船雪等人踩在上面,就像踩着天。

  

  

  海是倒过来的天,天就是凝结的海。这地方,天海相接,茫然一片。

  

  

  又走一小段路,已经来到雪原的边界了,洋洋洒洒的飘着雪花,越往里走,飘的越大,大到覆盖了脚下的路,分不清脚下的是地还是冰。

  

  

  “这里就是雪原吗?”妙沉呵出来的气,很快凝结成了冰,他不安道,“万一,我们,真的回不去了……”

  

  

  “是我连累了你,你不该来的。”船雪的眼睫毛上,头发上全都是雪,她抱歉道,“你几次三番为我送信,我感激还来不及,我们不会回不去的,只要,我们采集到‘幻日弧光’便可以立即返回去,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月明把手也搭在妙沉的肩头道,“你小子总是真么胆小,每次到关键时刻就想往后退,放心吧,我们不死,你也死不了,就算回不去,也留下一起做个伴儿。”

  

  

  妙沉拿开月明的手道,“你说谁呢?谁胆小了?每次关键时刻还不是我给你们送信,我怎么就往后退了?我这一路上,来的容易吗?”

  

  

  “好啦好啦,你俩别吵了,你们说这‘幻日弧光’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这雪原上到处都是冰和雪,十分寒冷,我们待久了,若没有新生活力,马上就会冻死,还是赶紧想办法采集吧。”船雪提醒道。

  

  

  “船儿说的对,还有‘冰郎花’,我一定要为你采到此花。”月明坚毅的说。

  

  

  ……

  

  

  过了冰川极地,便来雪原的中央,这里的树木因为天气的原因,生长的十分缓慢,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灌木上错落交织着雪,形成一座白色的林海,这里的世界,除了白色就是灰白色,终年很难见到明媚的阳光。

  

  

  “你们说,这里这样寒冷,有人居住吗?”妙沉道,说着,拨弄了一下松叶上的雪,雪簌簌往下掉落,她猫着身子,搓起一骨碌雪砸向船雪。

  

  

  船雪也毫不示弱,也猫下身子搓起了雪球,对准妙沉就砸,她见月明傻乎乎地站在一边,看着她俩玩,她给妙沉挤挤眼,两人一起把雪球砸向月明,原本木讷,深沉的月明此事被他俩砸的措手不及,他也放下了沉重的心事,一起玩着砸雪球。

  

  

  那些伤的,痛的,苦的,累的日子过够了,放松一回,竟是这般愉悦。三个人玩了一阵子,忽听“轰隆隆”的一声,月明内力最好,自然最先发现异端,他停下来摒气道,“嘘——别吵。”

  

  

  大家都安静下来,竖起耳朵聆听,“怎么了?你听到什么了?”妙沉最先发问。

  

  

  “刚才,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月明道。

  

  

  “没啊,这里连鸟兽都见不到,能有什么声音,你是不是听错了?”妙沉嘲笑道,说着,他又玩弄起雪来,只有月明警觉的观察着四周。

  

  

  雪原树木稀疏,后方为山,相处不远,后方的山坡上的雪,排山倒海的翻滚而来,他们却浑然不知,这雪流沙快速滑动,倾泻而下,势如破竹,这种自然灾害,时常会发生在雪原。

  

  

  船雪也感觉不对劲,道,“大家小心。”她听到那呼呼悉嗦的声音,马上想到,可怕的灾难要来临,她道,“月明,你快上树看看,是什么来了?”

  

  

  月明用轻功跳上低矮的灌木,眺眼望去,长龙一般的雪流沙快速向他们这边涌来,他大声喝道,“快跑,是雪崩来了。”

  

  

  三个人再怎么跑,也跑不过雪崩,再怎么逃,也逃不出雪原,可怕的事情终将来到,天震地骇的雪崩声,如雷鸣击鼓又如沸水煮开,不绝于耳,“轰隆隆——”,在浩瀚声中,雪崩湮灭了这里,盖过灌木,盖过船雪等人的头顶……

  

  

  一场浩瀚的雪流沙过去了,又恢复了雪原上特有的清冷寂静。在一个深坑里,有一只手颤抖了一下,随后,扒开雪,爬了出来,他又扒开被雪流沙冲下来的另外两个人,“船儿,船儿,妙沉,妙沉,你们醒醒,快醒醒啊。”

  

  

  这两个人也被喊醒了,可是,面对这个深坑却无法出去,他们就像被圈养的宠物,没有神通法术,逃不出铁打的囚笼。

  

  

  “这下好啦,被困到这儿,哪儿也去不了,不等采到‘幻日弧光’我们就困死在这里了。”妙沉发起牢骚来,他动了动,左脚有些痛,“我的脚。”

  

  

  船雪搬着他的脚看了看,“恐怕你暂时不能走路了,你的脚了,肿了很大的包。”

  

  

  “完了完了,要死了……”妙沉拍着头道。

  

  

  “要不是这个坑,我们早就被雪流沙压死了,少说两句吧,还是赶紧想办法出去方为上策。”一向话少的月明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船雪向四周走了走,这个坑很奇特,是个环形的,三面被围,只有西边断开了,船雪

  往西走去,脚下的雪特别滑,几乎结为了冰,她很小心地走了几步,已略有不适,越往西越寒冷,她探着身子往下看了看,这一探,脚下却打了滑,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你等着,我去寻她。”月明急忙抛下一句话,也跟着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