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古装言情小说 > 依照八卦图上的方为提示 > 第一卷 > 41章 髑髅台
41章 髑髅台



更新日期:2017-03-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船雪被月明打落溪中后,便沉了下去。她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自己沉了多久,喝了多少这冰凉透骨的水,然后,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像一片羽毛,她看到一扇幽闭的门,缓缓向她张开。

  

  

  她还能听到一种好听的音律,牵引着她不断向这扇门飘去。门里黑洞洞的,飘进这扇门后,不见一点光线,门,关闭了。她被隔离起来,有些慌张,惊恐,不安,孤独感不断增强,强到不能呼吸。

  

  

  她看到了自己敬爱的父亲,母亲,那些往事如电影一般,一幕幕地快速重演,她很想上前抱住父亲,就差一根手指,便能拉住父亲了,父亲又飘走了,她悲伤地去追逐,然后听到父亲的声音,“快回去,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回去吧……”

  

  

  一束光线射进来,有些刺眼,但是很吸引她,她跟着这束光线一直往上飘,不断上升,上升,她看到了自己的驱壳,单薄的躺在水中,保持原样,她很想回到驱壳里,却不断地被驱壳排斥,怎么也进不去,她非常着急,她不想去那个黑暗的地方,父亲说的对,这不是她该来的,要回去,回去……

  

  

  这种意识越来越强,随着光束越来越强,她终于摆脱濒死挣扎,重新回到驱壳里,借着这束强光努力游了上去。

  

  

  冰骨给船雪了很大的帮助,她上岸后,重新调理了一下气息,要不是月明这掌,恐怕冰骨还不能激发出它的潜能,它只有受到强大的震撼,体验生死之感后,才能完全接纳船雪的身体,并快速愈合她的内伤,一旦接纳,再加上血的给养,很快融合为一体,不可分割。

  

  

  

  她也感觉到冰骨溶进身体后,自己的力量在增大,有时候还不能很好的驾驭。内伤好的差不多,她决定彻底离开这里,既然娘亲也寻不到,就该回去看看师父,于是,她一路向北走去。

  

  

  半月后,赫连勃勃在青石原打败秦军,姚兴命手下将领齐难发起反攻,又于拓跋焘修好,一并攻打勃勃,勃勃只好退兵到河曲,以逸待劳,并传命令于义子月明,让他秘密发兵,伏击齐难,虏获一万匹战马,一万三千多官兵,收益甚广。

  

  

  齐难退兵后,月明又追到了木城,擒获齐难,岭北的夷人,华夏人,以及大禹的残部都来投奔,月明的队伍迅速扩大,勃勃得知后,很是高兴。

  

  

  月明又向勃勃进言,趁此攻打平凉,姚兴必定率兵来救,我们再前后夹击,姚兴必败。勃勃便采纳了月明的建议,姚兴大败,投降的军士有四万多人。

  

  

  接着,勃勃又亲自攻打安定,姚兴的镇北参军王买德前来投奔,勃勃大喜,这个人是个智囊团,若有此人相助,统一大业,志在必得。一连几次战役,月明立下不少功劳,还有赫连伦跟着父亲,南征北战,战功赫赫,很受族人恩待。

  

  

  姚兴的不少大将前来投降,可见,军心不稳,姚兴无德,王买德为了表明自己忠于勃勃的决心,他谏言道,“北方群雄争霸,人人怀有问鼎的雄心,何况陛下累世积德,在北方世代继承前王的事业,神明威武超过汉皇,谋略超过魏祖,却不在上天开启之际建成大业吗?现在后秦国政虽然衰败,但是藩镇还稳固,陛下应当积蓄力量等待机会,筹划后再行动。”赫连勃勃很赞赏他,任他为军师中郎将。

  

  

  勃勃率大军凯旋而归,又于北凉交好,柔然既已对大夏失去信心,勃勃此时觉得自己不必求人,照这样的情势发展,用不了几年,天下一统,指日可待,到那时,柔然还不是乖乖归附,他又去结盟南凉,想将自己的女儿重颜公主嫁于秃发傉檀,哪知道,竟然遭拒绝。

  

  秃发傉檀是个仁君,看不惯勃勃的凶性,他深知勃勃此次和亲,不过是想自己成为女婿,归附于他,他哪里肯答应。

  

  这一遭拒绝,便招来勃勃的怀恨,勃勃发兵讨伐南凉,从杨非打到支阳,三百余里,不肯言休,死伤一万多人,秃发傉檀惨败。

  

  秃发傉檀咽不下这口气,勃勃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土匪头子,他所领导的军队都是被虏获来的残兵旧部,靠着残酷的治军手段来统治,早就失去了民心,虽然他现在的牛马多的盖过道路,财宝多的像山,那些士兵都有贪幕之心,哪有心思打仗,再说他不得民心,光靠武力镇压,统治不会长久。这是此时聚集所有兵力反击,一定能大败勃勃。

  

  秃发傉檀已错误的估量了赫连勃勃,他错估了勃勃的天性豪雄,与他的才智,导致傉檀全军覆没。曾有将士劝鉴,但傉檀哪里听得进去,他一心想着反击成功。

  

  勃勃得知消息后,十分高兴,这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派赫连伦率领三千士兵在阳武下狭口处凿开冰凌埋车轮来堵塞道路,傉檀只好派弓箭手放冷箭,勃勃左臂中箭,惨叫一声,跌落下马。

  

  赫连璝当时正在长安附近屯兵,勃勃身边只有赫连伦,他赶紧将父王救下,他的勇猛令傉檀手下将士畏惧,连连后退。月明又及时赶到,与赫连伦前后夹击,斩杀傉檀十员大将,又将傉檀赶出百余里地,月明劝道,“南凉恐怕再无南凉,放他们一条生路去吧。”

  

  赫连伦很是赞同,“也罢。”他们返回之时,又遇傉檀残兵投降,勃勃命赫连伦全部斩杀,任凭月明如何劝鉴,都无济于事,勃勃命人把斩杀的尸首堆成了封土的高台,名叫“髑髅台”。

  勃勃自此后,威震四方,令人闻风丧胆。

  

  

  勃勃率众军回到统万,举行庆功宴,月明却无故心痛难忍,他摸了摸左边的胸口,那正是心房的位置,怕是忘尘芝又发作了,他取出埙吹了起来,本来这埙是送给船雪的,却一直没有机会给她,她现在也生死不明,他黯然伤神,他派去寻找的人,都没有结果,难道,她真的死了?

  

  

  月明心中更多的是悔恨,他们之间的误解自始至终都没有停息过,他也感觉自己的生命已到尽头,忘尘芝已经在他心中快速生长,一旦爬满整个心房,他只能慢慢死去,在将死之际,他想再见见船雪,不论千山万水,他都要寻到她,于是,他留下书信,背上行囊,留下书信,悄悄出了统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