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古装言情小说 > 依照八卦图上的方为提示 > 第一卷 > 49章 大滩镇
49章 大滩镇



更新日期:2017-04-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笑声戛然而止,一语凄厉划破长空,“谁死还不一定呢,你若乖乖放我下来,说不定我还会在太子面前替你求个情。”船雪与太子素未谋面,也仅仅是听妙沉转述而已,她这样说,不过是脱身之计。

  

  “我现在正欲见寇国师,我投在寇国师的麾下,以后有享用不完的荣华富贵,谁不知道国师与太子素来不和,国师若有了冰骨,打下的天下便是国师的功劳,我若能献给国师冰骨,岂不是大功一件,还怕那太子不成?我都差点忘记了,冰骨神医,应该有这宝贝吧。”王猛曾听说过冰骨神医有关冰骨的故事,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多么的聪明。“来人,把神医给放下来,绑结实了。”

  

  哗啦——

  

  两头的绳索一松,船雪就像被钓上岸的鱼,顺着力道往下陨落,下面是一口大坑,有坑的地方上面一般都会有网,等掉进坑里被网网住,都很难逃掉,船雪灵机一动,将五线秘银丝放了出去,五根丝线缠绕着树干,犹如织就的一张天籁弦琴。

  

  船雪借助秘银丝之力,身体悬于空中,犹如轻巧的飞燕,她又用了一下内力,反转一跳,便上了树,还没等她顺利解开小腿上的绳索,便听下面的王猛喝道,“放箭。”

  

  树下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地声音,箭像长蛇游弋于树林间,到不了船雪跟前,便被她用秘银丝拨弄回去,伤了几名士兵,趁此机会,她躲在茂盛的枝叶后面,快速脱去绳索,喝道,“再不住手,让你们尝尝冰瑰银针的厉害。”

  

  士兵惊恐地看着王猛,个别听说过冰骨神医的银针的厉害,知道那银针可以救命亦可以杀人于无形,不由心中惊疑不定,那王猛怕船雪下来报复,挥刀斩下一人,大喝一声,“给我射,退后者,死。”

  

  士兵像吃了定心丸一样,虽然惊心动魄,仍旧不敢违抗军令,剩下的几个人拉弓准备射箭,不等箭出鞘,便个个大叫一声,浑然倒地,王猛更是害怕,自己随手从一个士兵手里夺取弓箭,向树梢上设去,平日里,他不专心习武,他管理的士兵也是散漫,自然他的箭法也就逊色一些,连发三支,三支都未射中,船雪从树上跳下来,王猛吓得丢弓便跑。

  

  “你能跑的过我的针吗?”

  

  话音刚落,王猛只觉脊椎一麻,不知觉大椎穴已经中了一针,他哐当倒地,动弹不得,只好讨饶道,“神医,饶命啊。”

  

  “像你这种人,也配做将军?活在世上有什么用?”船雪一脚踩在他的背上道,“知道冰瑰银针吗?一针刺下去,叫你惨痛三生,不给你点颜色,就不知道谁是你亲娘。”船雪一边说着,一边用内力将针吸出来,并拈来拈去,每拈一下,王猛惨叫一声。

  

  “你杀了我吧,给,我,个,痛快。”王猛额头直冒冷汗,那种又痒又痛,还有种憋胀感,比女人生孩子好不到哪里去。

  

  “杀了你,太便宜你了,若你真心为我带路,我便饶了你。”船雪将针拔出,漫不经心的说着。

  

  “我若带路,你真会放了我?”王猛不可思议道。

  

  “说话算数。”

  

  ……

  

  寇国师在驻守幡旗阵,离太子那儿有段距离,但他耳线众多,已得船雪面见太子之事,但他早已做好了安排,只等着船雪自投罗网。

  

  等他们到了大滩镇客栈,王猛接到国师的密函,心中窃喜:这下你死定了!

  

  船雪吃饭前,必然用银针测试,针不变色,饭无异味,方可入口,但天下能士之多,奇药异草也不是所有大夫都能甄别,筛选。

  

  大滩镇有名的拉面是南来北往,叫的客官最多的食物,这面劲道有嚼劲,撒上胡椒粉,又能抵御寒潮,用羊肉汤淋在面上,更增添了美味。

  

  走了一天的路程,船雪确实饿了,她用银针测试过,又见王猛囫囵将一碗面吃下,并未起疑心,便也吃了起来,喝了几口汤后,便觉得十分困倦,上下眼皮子打架,看到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翻转,她倒了下去……

  

  王猛嘿嘿一笑,道,“还是国师有能耐,小娘子这先跟我亲热亲热,再带你去见国师。”遂又叫来小二,“要间上好的客房。”

  

  他将船雪往肩头一扛,便跟着小二去客房。吃饱喝足,还缺一味美酒,便又让店小二送了一壶美酒,酝酿酝酿,再去享受美人。

  

  王猛刚进屋里,就发现不对劲,桌子上放着一杯热茶,还冒着气,氤氲上升,床边坐着一个美如画的仙人~

  

  王猛没喝酒,难道看错了?这世上真有白衣仙人?对他的白衣外面还罩着一层轻纱,是龙鲛纱,金黄色的,若太阳的光芒,他只觉眼前一刺,有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那美男子不紧不慢地品着茶。

  

  “来,过来,把她放下。”轻飘飘的声音飘出来,没有愤怒与杀伤力,更让人觉得优雅犹犹如仙人,这口气,就勾引人的小娘子。

  

  王猛怔了怔,床边的是男子,却那种声调对他说话,硬生生地把他揾怒的心压了下去,又涂上一层甜蜜,他站着没动,疑道,“你是何人?胆敢在此挡住你爷爷的去路?”

  

  “哈哈……你在叫我爷爷啊,来孙子,给你爷爷磕个响头。”白衣胜雪的男子一阵冷笑。

  

  这一笑,激怒了王猛,他几乎暴跳起来,“你是何人?快报上名来。”

  

  “你有口臭,没刷牙就敢跟我说话,也不看看你爷爷是谁?江湖人人闻我爱财,爱色,爱乐,不爱名望,不爱官,不爱杀戮,不爱缚,三爱四不爱,你还不知我是谁吗?”洛缺夜又是一阵怪笑。

  

  “嗯?缺夜阁的洛公子?传闻洛公子天下第一美,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得罪了,望包涵。”王猛说着,便想往出溜,洛公子的名声太大,他听了后,头皮发麻,不好惹,便溜之大吉。

  

  王猛前脚还没有迈出门坎,便听轻飘飘的声音传来过来,“把你肩头的女子放下再走。”

  

  王猛心中咯噔一下,原来这洛公子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这个女人,但国师有命,让他将冰骨神医带过去,若此时丢弃,如何向国师复命?便转头苦笑道,“公子眼高财大,这不过是一个青楼女子,公子何必在此脏了自己的手?不如让我为公子找个善解人意,感性的女子作陪,岂不甚好?”

  

  “我就要她,你放下。”洛公子此时还没有变脸,仍旧微笑着,唇角保持上翘的姿态,清冷,高湛。

  

  “这,这是寇国师点名要的人,洛公子不要为难了我,与国师过不去,对缺夜阁也没有什么好处。”王猛只好实话实说,以求脱困。

  

  话音还未沉稳落下,洛公子便将手中的茶杯掷出,不偏不倚打在王猛的左腿弯曲处,他不由地往下一跪,疼痛感频频传来,肩头的女子也顺势被抛出,就在被子掷出的同时,洛公子已到了王猛身边,一手将女子拦腰扶住,另一脚便将王猛踢了出去,道,“记住了,再见到你爷爷一定要下跪磕头,滚。”

  

  王猛敌不过,又畏惧洛公子的奇门招数,便灰溜溜地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