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古装言情小说 > 依照八卦图上的方为提示 > 第一卷 > 55章 破阵子
55章 破阵子



更新日期:2017-05-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刚才静的出奇,一阵燥闷,让人心里烦的很。

  

  月明的反生香已经用完了,如果这里真是死亡腹地,也就是却死香的囊种所在,这又该如何?

  

  不等他细细沉思,一阵犬吠叫的月明汗如雨下。这到底是狗,是狼?

  

  七十八条 尾巴上竖,尖耳圆眼的猎犬训练有素的排成了一字形。与月明的人马形成了对峙之势。

  

  “殿下,不过几条犬,没什么可怕的,不如让我射死他们。”一个部将靠近月明道。

  

  “也好。”月明道。

  

  排箭射了出去,却看不见箭射到了哪里,那几只猎犬仍旧在那里半蹲着,一副挑衅的模样。月明觉得自己的眼睛变模糊了,其实兵将也有同感,仿佛他们走到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就在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猎犬纷纷扑了过来。

  

  月明紧握寒刀的手,颤颤巍巍,他的害怕点陡然升高到极点,本能反应的想要逃走,却见后面是千沟万壑,根本无路可逃。他吓傻了,不安的预感终于得现,怕什么有什么。他平生最怕猎犬,这次来的还七八条,身躯都比一般猎犬大一倍,哪能不害怕啊。

  

  他被吓愣在那里,猎犬扑上来,他都不知道躲闪或者用刀砍,幸好他的部将帮他挡了几次,推他道,“殿下,殿下。再这样下去,我们全完了。”

  

  月明这才清醒过来,他意识到危机,不能再让他的将士白白死去。他咬着牙,努力克服自己的恐惧,挥刀斩向猎犬。那些犬的身躯竟然是铜墙铁壁,每条犬身上散发着一种暗香。

  

  这次,他彻底明白了,原来,这千变万化的沙漠之地,才是真正的死亡腹地,却死香就在这猎犬腹中藏着,它们根本不是真正的狗,而是用钢铁铸造的狗,刀枪不入,他们吸了不少却死香,而反生香制作的驱毒药基本上没什么作用了。难道,真的是天注定,命绝于此?

  

  他们与钢铁猎犬搏斗了很久,毒性和钢铁猎犬的攻击力已使得他们不能够再坚持下去了。忽然听到低沉,单调的埙声,凄怆,悲壮,徐徐传来。

  

  钢铁猎犬似乎也听到声音一般,有些畏惧,频频后退。

  

  月明寻声望去,又是那清瘦的脸庞,白玉般的手指紧扣着弧光之埙,那是他送她的,算是定情信物吧。

  “接着。”

  

  突然埙声断了,埙如飞镖似的向月明飞来,月明一个翻身接了过去,只见船雪将秘银丝缠绕在一个大滚石上,盘膝坐下,“明月雪心,召唤火龙蛇。”

  

  月明吹起了久违的埙,船雪的五弦秘银丝已剩下三根,他担心三个弦如何弹凑,想必那两根已被折断,却见船雪将余下的三根又在滚石上多绕了一圈,变为六根弦脉,她窸窸窣窣地弹了起来,月明也合着曲子,将他们在雪之原创作的曲子,又完美的弹了出来。

  

  大地颤动,落雪纷纷,掩盖了沙漠,地面下出现一道裂缝,钢铁猎犬只顾猛扑,一条火红的庞然的龙蛇横亘在猎犬之间,火龙蛇一个转身,张开血盆大口,倏地喷出了一条火龙,将那刀枪不入的猎犬燃烧殆尽。

  

  只有龙蛇之火,才能将这里毁灭,就连猎犬腹中的却死香也消燃殆尽,死亡腹地被烈焰包围,火势汹汹,却不冒黑烟。

  

  “谢你啦,老朋友。”月明欣喜道。

  

  “不必客气,为主人效劳是应该的,如果主人以后还有什么吩咐,还可以召唤于我。”火龙蛇道。

  

  月明问道,“你知道中了却死香的人怎么解毒吗?”

  

  “此香乃是反魂树的根心所做,被我的火烧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只是,中毒的人,若没有反生香,只有死亡了。但是,我的主人,你不同,你体内有忘尘芝,忘尘芝天生对却死香等毒植物有克制,所以,你没事。”火龙蛇道。

  

  怪不得呢,月明又问了问中心宫阵怎么走,火龙蛇道,“这个我没办法帮你们了。”

  

  火龙蛇走后,月明带的兵士所剩无几,再加上船雪余下的,不过百十人。进了中心宫阵,便已来到国师的极地。

  

  国师在暗,他们在明,肯定要吃亏的。船雪低语道,“我们分头行动,我想办法拖住国师,你赶紧去找幡旗入口,只有捣毁幡旗,大阵便可破除。”

  

  月明点点头,“如果,这次能够破阵,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船雪愣了愣,点点头道,“嗯,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平安活着,我一定要治好你的忘尘芝,你也得答应我。”

  

  “一言为定。”

  

  两个人击掌为盟,分道两边,遂而分别行动。

  

  兜兜转转,船雪和月明两个人又碰到了一起,这里机关重重,道路阻隔,一个金囚笼将船雪困与其中,地面上立即又出现了一个方桌,上面摆着两杯红色的酒。

  

  “哈哈……这里有两杯酒,一杯有毒,一杯没有,你们任选一杯,这笼子才能打开,否则就永远困死在里面。”空旷的宫中传来国师雄浑的声音。

  

  月明看了看酒杯,喝道,“老贼,出来,让我杀了你。”

  

  船雪在笼内用削铁如泥的刀使劲砍金囚笼,只听叮当作响,却不见丝毫断裂,这刀也奈何不了,一阵气力用尽,船雪停了下来道,“月明,你听我说,你不要管我,赶紧想办法捣毁幡旗,洛公子很快就会来了助你了。”

  

  月明在笼外,用刀砍,用内力逼迫,也是无济于事,他道,“不,我不能丢下你……老贼,你快放了她,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这世上还没有谁能要了我的命,你连我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要我的命?倒是你们,我想踩死你们就如踩死一只蚂蚁,我只想和你们做个游戏,游戏结束,就放你们走,怎么样?”国师道。

  

  “什么游戏?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月明道。

  

  “我说了,那两杯酒,你们任选一杯喝了,金囚笼自然会打开。”国师重复道。

  

  月明看了看那两酒杯,长得一模一样,根本分辨不出哪杯才是有毒,但不论谁喝下,也只能有一个人活命。

  

  月明将酒杯端在船雪面前道,“船儿,我是将死之人,你要答应我,好好活着,到这一刻,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你对于我来说,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你对我真心诚意,我却百般不信任你,伤害你,我……我,我对不起你,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想你能好好活着。如果,下辈子,我能遇到你,我还会选择你。”

  

  船雪摇着头道,“不,我不要你死。”船雪一只手伸出囚笼抓住酒杯,她是神医,当然更容易辨别出哪杯才是毒酒,她另只手抓住另一只杯子,用真气比较一番,有反应的便是毒酒,当然,这些只有她自己知道。

  

  船雪佯装抢先喝那杯无毒的酒,月明便会以为这杯酒有毒抢过去喝,她再快速去喝下另一杯有毒的,这次月明突然变聪明了,他将计就计,在船雪以为自己小计成功的时候,月明一手喂船雪喝下他那杯无毒之酒,自己将船雪手里有毒的酒,一饮而下。

  

  “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船雪心伤的看着月明唇角渗出的血道。

  

  “因为,我不能看着你死啊。”月明闭上眼睛的时候,唇角还带着笑容。

  

  金囚笼果然开了,船雪戚戚地走到月明身边,拉过他的手道,“傻瓜,我早就原谅你了。你怎么这么傻。”

  

  船雪抱着月明的尸体,痛哭,毫无察觉她身后此时站着一个人,那人将她拉开道,“他还没有死。”

  

  船雪怔了怔,方寸大乱的她仔细搭了搭脉,的确没有脉,也没有心跳,也没呼吸了,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的体内有股强大的真气在乱窜。人亡,真气散,他的真气并没有消散,而是聚集,在体内频频游动。

  

  船雪一惊道,“的确,你怎么知道的?”

  

  “那是因为忘尘芝的缘故,所以他暂时昏迷,这种毒药与忘尘芝混合为一体,人虽然没死,但只有一样东西,才能救他。”洛缺夜道,“你看看这个。”

  

  船雪接过那本泛黄的《华佗经》,翻开倒数第三页,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在沧浪洲,用沧浪之水洗涤全身,再将其宛除,用鲛纱缝合,鳞片熬汁外敷,假意数日,便可痊愈。

  

  船雪看完后大喜,然后遁去笑容道,“这本经是我师父的,你哪里来的?”

  

  “前不久,我见过你师父,她让我转交给你的。”洛缺夜道。

  

  “师父,她怎么不来找我,她可好?”船雪道。

  

  “她,很好。我们先来破阵吧。”洛缺夜脸色泛着青光,似乎有意隐瞒船雪师父的具体事宜。

  

  船雪不放心的看看月明,洛缺夜会意道,“你放心吧,他很快会醒来的。”他将一绿色的叶子喂在他口中

  

  洛缺夜让船雪跟着他画圆圈走,三下五除一步,便将一面小黄旗捣毁,破了八卦镜后,便可以用内力将控制全局的中心幡旗摧毁。

  

  国师见这阵法难不住洛缺夜,便现了身,与他们缠斗在一起。此时,除了月娘,音容,九服全都来助阵,柔然这边的大军也到,敕连,阿娜瑰,等人也都赶到,虽然他们也收了伤,大家最多能扯个平手吧。

  

  阿娜瑰武功不行,但善于骑射,射出去的箭,一射一个准。“船姐姐,我们来帮你。”

  

  “你去照顾月明吧,他受伤了。”船雪将阿娜瑰支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