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不是能够划定一个规范 > 历史军事小说 > 得到了与会国家领导人遍及的活跃回答 > 扬州岁月 > 第六章 登门
第六章 登门



更新日期:2018-04-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又过了好几天,虞书鸿问及陆玉成翌日是否有暇。第二天正是休假日,陆玉成也无甚要紧事。于是虞书鸿郑重地邀请他去其家中做客,陆玉成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翌日上午,陆玉成一早就来到城西靠牙城附近的虞府。给守门的仆人递交了他的名刺后,仆人进去禀报。不久,虞书鸿就兴冲冲地出来迎接,领着他从侧门进了虞府,穿过中门,来到中堂坐下,并吩咐仆人奉茶,自己陪着陆玉成聊天。
 
虞氏家族是江东名门望族,在官场上很有势力。现在的著作郎、兼弘文馆学士虞世南是初唐重要的政治家,唐太宗贞观年间,他历任著作郎、秘书少监、秘书监等职,先后封永兴县子、永兴县公,故世称“虞永兴、虞秘监”。他虽容貌怯懦、弱不胜衣,但性情刚烈,直言敢谏,深得太宗敬重。唐太宗称他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为五绝。
 
过了一会儿,虞理明头戴幞头、一袭青衫从侧厢出来,身后跟着一位雍荣华贵的中年妇女和一位高个子青年。陆玉成忙起身上前施礼。原来这位妇人是虞书鸿的母亲张氏,看上去神色温和,风韵犹存,与虞书鸿面像相似。而那位高个子青年是虞书鸿的大哥虞书谦,彬彬有礼,二十来岁,是大都督府户曹参军手下佐史,负责文书保管。
 
重新落坐后,虞理明询问了陆玉成本人和家里情况,他一一作答,发现虞母也很注意倾听,不时向他投来审视的目光,间或问一两句,神态倒和蔼可亲。虞书谦也始终笑眯眯的,大家交谈甚欢,气氛也融洽。
 
半个时辰后,虞书鸿望了父亲一眼,转头对陆玉成说:“愚兄有一舍妹,极钦佩玉成的文才,希望有幸当面聆教,我去唤她出来!”然后离席起身去了里屋。
 
不多时,虞书鸿领着一年轻女子飘然而来。有如仙子凌波而至,又如飞鸿踏雪,高高的祥云髻,红衫霞帔,面若桃花,黛眉轻蹙;她就这样迎面而来,恍如梦中,款款走进了他那毫无设防的心田。许多年后,陆玉成有时追忆往事,每当想到与她初次相见,情景仍历历在目,她冉冉走来,轻盈而又妩媚,周身仿佛笼罩着一层圣洁的霞光。
 
这位美丽的姑娘名叫虞书娟,是虞书鸿的妹妹,年方十四。双方施礼问候坐下后,陆玉成才从刚才惊艳中回过神来。
 
虞书娟端详了他片刻,嫣然一笑,檀口轻启道;“小郎君竹园诗会中所作三首诗作精彩绝伦,尤其《锦瑟》缠绵悱恻,令人千肠百转,不知诗中所怀何人?”
 
《锦瑟》一诗是李商隐怀念亡妻所作,此诗朦胧晦涩,意境凄美,乃千古绝唱。
 
“此诗乃为思怀一已逝故人之作。”他支支吾吾道。
 
“哦!这位故人是否也是一位小娘子?”她追问道。
 
“这个……这个……确实如此。”他表情赧然地回答。
 
她盯着他看了一阵,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声如银铃。
 
陆玉成不由老脸一红。
 
“娟儿,不得无礼!”虞理明佯怒道,不过神情掩饰不了对这个女儿的宠溺。
 
虞书娟袖掩红唇,停止了笑声,但两眼似月芽般地弯着分明透着笑意。
 
虞理明转而问起陆玉成有何爱好,当问起他是否喜欢围棋,听他回答也喜爱时,不由眼睛一亮,马上提出要与陆玉成手谈一局。虞理明痴迷于围棋,下棋是他最大的乐趣之一,陆玉成倒也爽快应允下来。
 
很快几案上就摆上了棋盘,两人相向对坐着下起棋来。
 
虞理明身为江东世族,深受魏晋六朝文化的影响,弈棋成痴。东晋南朝是典型的世族社会,世族有着种种特权,他们以清高自居,以不涉政事为荣。而围棋在当时被视为雅术,南朝人沈约就认为“天下唯有文义棋书”,将围棋看作是与文章、书法一样高雅的东西。世族官僚们既以清高自居,便视围棋为正道,纷纷追逐不已,朝廷上下,竞相仿效,终于形成一股历久不衰的围棋热潮。
 
初唐围棋也在关陇贵族集团的带动下得到了较快发展。这一时期宫廷围棋活动居于弈坛的主导地位,后来直接促成了翰林棋待诏制度的建立。同时初唐围棋又远不限于宫廷,大大突破了贵族雅戏的局限而播向民间,流行的地域也大为扩展。
 
陆玉成前世围棋水平颇高,大概具有业余五段,而虞理明棋艺也不凡。但陆玉成毕竟来自后世,掌握了相对此时更多的新定式和技巧。虞理明下得颇为有些费力,而他则显得轻松自若。
 
虞书鸿、虞书娟在一旁观战。虞书娟时而眉头紧皱,时而一双妙目扫向陆玉成,风情万种,弄得他心里有些痒痒的。
 
陆玉成觉得此次不好就这样径直赢了对手。后来,他找到一个机会,把这盘棋下成了一个三劫连环,最后以平局收场。虞理明显然看出对手棋艺比他高,但他并不气馁,反而更加开心,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高手。
 
陆玉成被留在虞府用中餐,虞家是世门高族,饮食上颇讲究,席上菜肴精致丰盛。
 
不过,尽管有米饭,但唐朝的主食以面食为主,更具体地说,是以饼为主,各种饼多达几十种(其时各种馒头也叫饼,饼的概念比后世大)。陆玉成穿越过来已有一段时间了,对此已渐渐习惯。
 
当时的肉食,以羊肉为主(吃牛肉是犯法要被重判的,猪肉虽有但不太多),而羊肉有个问题就是膻味大,所以能去膻味的胡椒在当时地位极高,价格也非常贵。唐朝不吃鸡鸭鹅肉。因为在唐朝有的时候,鸡鸭鹅等禽肉是不算肉的,这让陆玉成觉得很奇怪,也很不理解。
 
至于蔬菜,后世很常见的西红柿、土豆、青椒、红薯、洋葱、辣椒、玉米,唐朝都沒有。即使现在常见的大白菜(当时叫“菘”)、菠菜(当时叫“波棱菜”)都不算是常见的蔬菜。白菜是因为品相不佳,菠菜则是刚刚引进价格太贵。
 
    至于做法,当时的做法比较单调,基本就是煮、蒸、烤三种,炒菜要到宋代才有。所以,陆玉成虽在虞府看到的菜肴很丰盛,但吃起来却感到味道比后世那些饭店烹饪出来的差了不少。
 
至于调料。 当时辛香料还是蛮多的,常用的花椒、胡椒、豆蔻、桂皮、陈皮都有了;也有些比较复杂的调料,诸如豆豉、豆酱,葱姜蒜也都有了;不过味精、鸡精这些后世才有的当时是没有的,辣椒也没有,这倒让前世无辣不欢的陆玉成觉得有些不习惯。
 
在虞府,吃饭颇具仪式感,其间有好几个仆人前前后后侍候着,大家都严格遵守“食不语” 的规矩,连活泼调皮的虞书娟也正襟危坐一言不发,席上气氛有些沉闷。
 
陆玉成在虞府用过中餐后,便在虞书鸿兄妹陪同下在前院凉亭中聊天。其间虞书娟突然道:“小郎君的《锦瑟》太美了,能否为奴家也赋诗一首。”
 
这是什么节奏?像这样每见一个人就被索要一首诗,哪怕是把《全唐诗》全背下来,将来也有点不够用啊?
 
他忙不迭地推辞,但小姑娘死缠烂打,他实在拗不过,只得把李白描写杨贵妃的《清平调词》中一首抄给了她: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虞书娟看后脸上出现一抹羞红,轻轻地啐了一声,对他横了一媚眼,却又小心地把诗收藏了起来,看得出她其实很开心。
 
其间,虞书鸿提出请妹妹抚琴一曲,虞书娟倒也大方,从屋里携一古琴出来,摆在檀几上奏起《流水》,她古琴确实弹得好,滴滴清泉、涓涓细流、滚滚长河和洋洋大海的不同景色颇为形象鲜明,意境深远,引人入胜,耐人寻味。
 
陆玉成颇沉醉于琴声之中。一曲弹罢,他由衷地表示赞扬。不料虞书娟却调皮地一笑,也要他抚琴一曲。尼玛!什么情况?考博?陆玉成幽怨地看了她一眼,一咬牙,也不藏拙,取过古琴弹了一曲《梁祝》。
 
他的古琴学自前世京城某民乐团的一位老琴师,虽造诣谈不上如何高超,但颇也中规中矩。《粱祝》与这个时代乐曲在曲风上有很大不同,其新颖别致再加之优美悦耳,在这个时代的人听来尤觉惊艳。
 
一曲抚完,看着虞书娟迷醉的神情、闪着星星的凤眼。陆玉成遥望天际,神情忧郁,装出一副高深状。
 
微风拂过庭院,送来一阵清爽,四周静悄悄的,虞书鸿眯着眼睛,似乎还沉醉在音乐之中。
 
良久,只听虞书娟轻轻叹了口气,对他道了一声再见,就站起身来朝后院走去。她身材修长,婷婷玉立,走起路来像迎风摆柳,煞是好看。陆玉成目送她走进内院,心头忽然升出一股莫名的惆怅。
 
虞书鸿又携陆玉成来到他书房,他对陆玉成在儒学和诸子百家上的新颖见解很感兴趣也很钦佩,尤其对他引用明代王阳明的“知行合一” 学说尤为服膺,俩人为之进行了热烈的探讨。其后,又一起交流了书法之道,虞书鸿对他的颜体书法极表称赞,认为别开生面,有大家的风范,并请他为之书写了若干幅,以为临摹之用。
 
其间虞理明又来到书房,与他交谈了一阵,并对他的书法作品也夸奖了一番。
 
虞府之行让陆玉成也获益良多,虞理明作为江都县县令,对扬州城了如指掌,让他了解到不少政经情况。与虞家交往使他对江东世家大族的生活和习惯多了一份感性认识,让他更快地溶入了这个时代。
 
告辞时,虞理明携全家把陆玉成送出大门,大家都显得轻松愉快,只有虞书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