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不是能够划定一个规范 > 历史军事小说 > 得到了与会国家领导人遍及的活跃回答 > 扬州岁月 > 第二十五章 扫墓
第二十五章 扫墓



更新日期:2018-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二月二十六日是清明节,一大早陆玉成等就跟随族人去埋葬祖先的坟山扫墓。
 
清明扫墓,谓之对祖先的“思时之敬”。其习俗由来已久,到唐朝开始盛行。“柳垂阡陌雨沉沉,千里子孙赶上坟。处处青山烟火起,焚香祭拜悼先人。”反映了我国民间在清明节这一风俗的景象。
 
站在那些已逝先祖们的墓前,陆玉成有一种时光倒错之感,心神不由有些恍惚。他前世也知道自己与吴县陆氏有瓜葛,但对之只有种历史的好奇罢了。如今他作为陆氏堂堂正正的子孙莅临这个时代,并肩负着陆氏宗族复兴的重任,一时感慨万千。
 
扫完墓后,众人就在山上游览。清明有踏青的习俗,一时满山遍野皆是陆氏宗人在踏青赏春。
 
陆达明与陆玉成父子在众多扫墓的陆氏宗族之人中颇受尊敬,陆玉成这位年纪轻轻的正八品官太引人注目了,对他将来前程的展望更引人遐想不已。走到哪里,都有许多长辈和同辈之人过来主动打招呼,望着众人热切和尊敬的目光,陆达明的自尊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不久,宗主陆真信来到他们之中,与众人寒喧几句后,就微笑地对陆玉成道:“玉成的文名早已传遍东南,今日适逢佳节,也为大家赋诗一首如何?”
 
陆玉成低头思忖了片刻,吟诵了宋代吴惟信那首《苏堤清明即事》: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
 
吟罢,陆真信连称“好诗!好诗!”众人也一致叫好,陆贤、陆誉兄弟俩一脸崇拜,陆达明高兴地手抚胡须,慈爱地看着陆玉成。
 
然后,陆真信转身对陆达明说:“前日一番谈话,某受益良多。明日下午请达明公和玉成来我处小聚,有事相商。”陆达明连忙答应下来。
 
杨荷望着满山的坟头,募地一股忧伤袭上心头,神情凄伧。陆玉成一见,知她感怀身世,不由心中一怜。他走上前去,对她说:“回去后,我也同你一道去你阿爷坟上拜祭一番吧。”
 
杨荷听闻后,眉头稍展,她是位明理的人,知道隋朝之所以灭亡是因为隋殇帝穷奢极欲、穷兵黩武的结果,所以并不怨恨当朝和李氏皇族,但身为人子,仍为父亲的下场悲伤不已。
 
突然她展颜一笑道:“你就不掛念虞妹妹啦?”
 
陆玉成大宭,慌不迭地辩解道:“你别乱说!我和她可没什么呀。”
 
杨荷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陆玉成心虚地左看右看,摆出一副淡然之态。末了,杨荷鼻子一哼,嘴里道;“口不由衷罢了!”
 
陆玉成只好使出浑身解数辩解和讨好,才让杨荷不再纠缠此事。革命远未成功,同志得加紧努力啊!陆玉成心里暗暗吐槽不已。
 
翌日下午,陆达明和陆玉成如约来到陆真信家。中堂上除陆真信外,还有他两位族叔在旁。双方叙过礼坐下后,陆真信道:“听了玉成一番话后,我思忖良久。觉得他所论,颇有远见。我也认为,于今之计,我们应尽快改弦更张,族中子弟要走科举与军功这两条踣,以免磋陀岁月,尽快复兴陆氏宗族,不知诸位有何见教?”
 
坐中年纪较大的族叔满脸皱纹,他眼睛微闭着,默然不语,另一位则目光急切,频频点头。陆玉成见状,便道:“玉成觉得几年内我朝与突厥必有一场大战,倒也是族中子弟出头的机会,应预做绸缪!”
 
他倒不是一个战争狂,只因陆氏家族历来遵从的祖训就是要入世建功立业,博取功名,所以干脆指出一条明路来,而贞观四年唐朝对突厥的战争确实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东汉时期,吴郡陆氏就以义烈著称。《后汉书陆康传》载:“(陆康)少仕郡,以义烈称.……献帝即位天下大乱,康蒙险遣孝廉计吏,奉贡朝廷.诏书策劳,加忠义将军,秩中二千石.时袁术屯兵寿春,部曲饥饿,遣使求委输兵甲.康以其叛逆,闭门不通,内修战备,将以御之.术大怒,遣其将孙策攻康,围城数重,康固守.”可见在汉代陆氏就有尚武气概.孙吴时期,陆逊、陆抗父子继掌吴国要职,取得一系列军事成就,将吴郡陆氏尚武之风推向极至,陆机、陆云兄弟在陆抗后,“分领抗兵”,吴亡入洛后,仍被成都王司马颖委以军事重任,吴郡陆氏的武功可谓一脉相承。
 
陆玉成继续侃侃而谈:“今天下已定,而四夷未靖,况圣上英明,意气恢宏,而民风尚武,此正是开疆拓土之际,功名必将马上取!”
 
陆真信颌首道:“我陆氏一脉的子弟遵循的是文武双修,追求的是文能安国,武能定邦,国家旦且有事,岂能落于人后!”
 
沉默了片刻后,年纪较大的那位族叔一抬眼,长吁一口气,抚须轻声说道:“也罢,就让族中一些优秀子弟出去历练历练吧!”
 
陆真信留下大家一起用晚饭。席间,他对陆达明、陆玉成父子说:“某有意让几位宗族子弟随你们去扬州寻机发展,不知你们意下如何?”陆达明当即答应下来,这是宗族重视其作用的表现,他十分高兴,并为此感到自豪。
 
笫二天,陆玉成在陆贤陪同下去拜访了朱氏家族。他把朱英杰委托转交的一封信交给了朱英杰一位堂兄,并被带去见了朱氏宗主。朱氏宗主朱云泰对此深表感谢,朱英杰是朱氏宗族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宗族一直对他寄予厚望,如今虽落难,并不意味将来就沒有希望了,况且宗族有庇护族中子弟的义务。朱云泰让朱英杰一位族弟到时随陆玉成回扬州,并听从朱英杰的安排。
 
往后几天,顾潜与张右文分别来访,陆玉成热情接待了他俩,并把他俩都引见给了宗族其他人。陆真信见张右文一表人才,又闻他品学兼优,几天接触下来,甚为满意,就向陆玉成透露出想把自已小女儿陆媛嫁给他的意思。陆媛是位漂亮贤淑的姑娘,而张右文一见之下也十分满意。
 
此后,陆玉成就看见张家与陆家的人频繁走动,商量婚事,陆张都是高门大族,对此次婚事相当重视。几天后张家就派人来下聘,并送来了丰厚的聘礼。《晋律》曾规定,娶嫁“一以下聘为正,不理私约。”私约是指男女两家的口头约定,容易反悔引起纠纷,所以不足为凭。
 
凡女方接受聘礼后,要即日“报板”。 所谓报板,就是请证人把姓名书写于“别板” 之上,证人必须十人以上,以备证人远出戓死亡时还有人证明。同时,女方之父兄或伯叔(无父兄时)还须写一应婚的亲笔信,连同别板一起送至男家。以后如有悔婚,女方父兄要受到惩罚。
 
以后几天,陆玉成分别回访了顾家和张家,两家对他都非常客气,他也分别拜见了两宗族的宗主,他年纪轻轻就官居正八品,又一表人才,文名赫赫。两家宗主都对他印象深刻,颇有好感。其间,在一些场合免不了要吟诗作赋,几次即席吟诗后,让他们对这位少年官员文思有如神助佩服得五体投地,纷纷赞叹吴郡陆氏宗族如今又出了一位惊才绝艳之辈,复兴指日可待。顾、张两宗一些正有女儿待嫁的人家见陆玉成如此优秀,纷纷通过顾潜、张右文向他表示结亲之意,却都被他一一婉拒了。
 
最后,陆氏宗族派了一位叫陆成和一位叫陆新仁的家族子弟以及陆贤,并派了两个部曲,同陆明达他们同赴扬州。陆成十八岁,勇武过人,陆新仁十六岁,学业出类拔萃,都是家族寄望很高的族中子弟。
 
三月二日,一行所有人,包括顾潜和张右文,启程回扬州,码头上送行的人非常多,连宗主陆真信也来了。来送行的还有张家和顾家的人,一时热闹非凡。
 
陆真信找了一个机会,单独与陆达明父子谈了一番话,他郑重地告诉他俩:“某已分別去信德明公和柬之,把玉成的情形告之了他俩,请他们多关注提携。吴郡陆氏的复兴在很大程度上要寄望于玉成了,玉成且勉之!”
 
陆达明连声称谢,与陆真信、陆达方等依依惜別。
 
回到扬州后不久,陆玉成就找上在瘟疫期间相识并成为好朋友的镇将魏华林和上官云,想办法把陆贤和陆成分别安排进了他们各自的军队里。而陆达明则找了曹宪,也顺利地把陆新仁安排到他门下学习。陆贤和陆成平时住在军营里,有空就来找陆玉成请教武艺,为了他们将来上战场有杀敌保命的本事,陆玉成教得很尽心,而陆新仁则被安排住在陆府。
 
朱英杰的族弟朱勇见到朱英杰后,也留在了扬州,帮陆家处理一些杂事,有时间就跟朱英杰习武。而跟随来的两位陆氏宗族部曲,一位叫陆雄,一位叫陆鹰,俩人都身强力壮,颇有武功。陆玉成则安排他们平时护院,家人外出时则做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