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是不是能够划定一个规范 > 历史军事小说 > 得到了与会国家领导人遍及的活跃回答 > 9047长安风云 > 第三十四章 新职
第三十四章 新职



更新日期:2018-05-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贞观四年三月中旬,陆玉成新的职务被任命下来了。任命他为工部屯田司郎中、太子司议郎。屯田司郎中掌全国屯田及在京文武官的职田及公廨田,从五品上。太子司议郎“掌侍从规谏,驳正启奏,以佐庶子、中允之阙,”正六品上。
 
别看郎中这个职位,在唐代可谓清选之官,士人都以能任郎官为殊荣。
 
苏定方升为左武候中郎将,魏华林、上官云升为都尉,裴宁升为校尉,陆成、陆贤、朱勇升为旅帅。陆雄、陆鹰则继续留在了陆玉成身边。
 
陆玉成年甫十六就成为大唐中层京官的顶层,这是前所未有的,一时上门来陆府恭贺的人不少。不但上官仪、杜构、程处亮、房遗爱跑来祝贺,连三月三上巳节在曲江游宴时遇见的几位文士也来了,张文继也在其中,还送了一份厚礼。十几位各部门的郎中、员外郎也特意委派了自己的管家送来了贺礼,并表达了结交之意。
 
陆玉成前世就善于交朋结友,如今在唐代这个宗法社会里他更是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际。虽然受到前世很多现代观念的影响,但他对中国古代宗法社会里所形成的那种人际关系也并不是很抵触,甚至觉得某些方面还非常有意思,颇具诗意。比如他与虞书鸿、上官仪之间就有一种兄弟般的情谊,而对赵慧娘、马小虎、陆雄、陆鹰,他就完全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陆玉成在府里摆下宴席招待大家,席间他特意主动与张文继干了几杯,让张文继颇为感动,他家里是长安城的大富商,并经营多种工商产业,张文继诚恳地邀请陆玉成有时间去他家里做客,陆玉成也爽快地答应下来。
 
午后,有些醉意的程处亮、房遗爱竟提出要与陆玉成较量武艺,陆玉成嘴一撇,教他俩一起上。俩人见过陆玉成的功夫,自忖一人不是对手,于是联手对阵陆玉成。却不料陆玉成仍是很轻松地击败了他们,把这俩纨绔狠狠虐了一通。俩纨绔对他的武功尤其是拳脚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很没风度地赖着要拜他为师,陆玉成拒绝了他俩的拜师要求,不过最后被他俩纠缠烦了,还是答应了以后指点他俩的功夫。一帮人晚上又在陆府喝了个大醉,最后全睡在了陆府。
 
陆玉成去工部上任第一天,就拜会了工部尚书段纶。段纶是北海期原人,隋兵部尚书段文振之子,唐高祖李渊之婿,尚高密公主。
 
段纶身形臃肿,脸如满月,他与陆玉成不冷不热地打了个招呼,俩人寒喧了一阵,段纶讲了几句劝勉的话,然后就带陆玉成去了屯田司。见过了副手屯田员外郎王以宁及一众官员后,陆玉成正式开始履行职位。
 
其实,屯田司郎中是个闲差,其在军事区域兴修屯田者,皆由各地长官主持。不过地位清要,俸禄不少。
 
隋唐还是科举考试的发起时期,在此之前的官员主要是名门望族及士大夫,这些人有封地与财产,做官是义务,国家给的俸禄对他们拥有的财产来说,很少很少,所以俸禄对于他们而言无所谓.而到隋唐后,寒门也可当官,当官成为士人生存发家的道路,为此朝廷也相应大幅提高官员的待遇,以保证官员们安心办公,而无须为生计操劳.
 
唐代的官员俸禄一般由禄米、人力、职田、月杂给、常规实物待遇和特殊实物待遇几部分组成。以唐朝前期正三品京官(相当于后世国务院各部部长、北京市市长级别)为例:每年禄米400石,职田9顷,杂役38人,每日发常食料九盘(细米二升二合,粳米八合,面二升四合,酒一升半,羊肉四分,酱四合,醋四合,瓜三颗,盐、豉、葱、姜、葵、韭之类各有差;木橦、春二分,冬三分五厘;炭、春三斤,冬五斤),大概约合每月8000文;每日可享受免费工作午餐,每年元正冬至各赐绢5匹、金银器、杂彩不等(包括夫人),依据品级国家配发至少五种不同场合的服装(包括全套衣帽鞋带配饰);本人或祖父母、父母亡故,给营墓夫60人役使10天,按品级配给丧葬所需一应器物,赠绢、布、绵等100段,粟百石。遇有特殊情况,还有赏赐。一般官吏每三年考核一次,业绩突出者可加俸禄,反之则减扣。
 
当然,官吏还有其他待遇,如亲属免役、住房、乘车、受田、子孙享受优先入学和做官等优惠和特权。每年可享受公休假(唐朝是10天一休)。家里父母亡故,享受“丁忧”一年。并规定:“诸职官年及七十,精力衰耗,例行致仕。”而古时候平均寿命不长,70岁退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基本上是等于终身制了。三品以上官员致仕后,仍恩准在朝廷行走,参与国家大事。五品官以上致仕者给半俸,功臣元勋经皇帝特批,退休后可保留全薪。六品以下官员退休,则赐给一定数量的田地养老。
 
唐朝官员的俸禄内容繁复, 在这里仅计算其中俸钱,俸料和职田三种,其中职田收入主要靠官员自己定的租税决定收入高低,在此以唐朝政府规定的税收额度计算:即每亩1石(108斤).唐太宗贞观年间,一两银子相当于后世4248元人民币。
 
下表为贞观年间的官员收入:
 
俸钱(两/年) 俸料(石) 职田(亩) 仆役(两/年) 收入(元/年)
一品  81.6   650       1200     240        172.6万
二品  72      470      1000     180        135.6万
三品  61.2    370       900     120        101.6万
四品  50.4    280       700     79.3       74.1万
五品  43.2    180       600      60         59.0万
六品  28.8    95        400      26.4       33.1万
七品  25.2    75        350      19.2       27.1万
八品  19.2    64.5      250      7.5        17.5万
九品  15.6    54.5      200       5          13.7万
 
陆玉成是带着陆雄上任的,陆鹰则留在家里帮助杨荷掌管陆府的事务。表面上陆雄只是他的长随,实际权力却很大,所有要见陆玉成的人都必须经过他,简直成了后世的办公室主任。陆玉成在自己宽敞气派的公房里先与副手王以宁商量了一阵,王以宁四十来岁,肤色白净,性格温和,俩人交流一番后,陆玉成发觉他对业务很熟悉,倒也比较满意。然后召集屯田司全体官吏开了一次会。经过铁血沙场的考验后,陆玉成的气质已不同于往日,儒雅的外表透露出令人凛然的威严,他已在唐朝担任了两年的官员,早不是刚入官场的菜鸟,他从杨恭仁那里已学会七、八分官场上的做派,鹰眼往全场扫了一遍后,大家就谁也不敢再小觑这位在千军万马中生擒颉利可汗的十六岁少年了。
 
中午,他则与一众官员在公厨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完整意义上的机关食堂制度,是从唐朝开始的。唐太宗李世民统一天下后,决定延长定期举行的朝会时间。为了表示对参加会议的各类官员的体恤,唐太宗就“略备薄菲”,所有参会者都可以吃一顿免费的工作餐。因为这个提议很受大家的欢迎,自唐太宗之后,就形成了一种公费吃喝制度。
 
唐代的机关食堂名曰“公厨”。公厨中档次最高的,就是皇帝在金銮殿摆下的国宴。参加国宴的官员一般是朝会官员,一定品级以上的地方官进京汇报工作也可以去享用“朝食”。由此看来,“朝食”是最高级别的免费午餐,对享用者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光。
 
无资格参加朝会的其他京官,他们可以在本部门的机关食堂享用工作餐,档次最高的是宰相办公的政事食堂,称为“堂厨”。各级地方政府及中央各有关部门的派驻机构,也有自己的公家食堂,名称不一,如中县食堂、判曹食堂、孔目院食堂等。除了部门领导,各部门的一般办事员,也可享用免费午餐,称“吏厨”、“佐史厨”或“府史厨”。
 
机关食堂里面的供应是非常丰富的。据《唐六典》记载,国宴的标准依官员的品级大小而定。一桌四五品官员的用餐标准是:2升米,2升3合面,1.5升酒,3分羊肉,2个瓜,7盘菜,还有油盐酱醋等各色调味品。六至九品官员的午餐标准比上述略减:2升白米,1升1合面,1升酒,油3勺,5盘菜……
 
这个标准当然不低,称得上很丰盛了。至于其经费来源则是:国宴的伙食津贴由国家财政承包,其余各部门和地方食堂的经费,也是由上级财政拨款。
 
一般来说,这笔拨款并非“死钱”,而是由各部门各级政府在年初作为贷款放出去,然后在年终时连本带利收回来,像这样利滚利,是完全可以支付机关食堂日常开支的。正常情况下,还有“伙食尾子”可分,真正的“吃不了兜着走”。
 
第二天下午,陆玉成专程去了官至朝散大夫、太子司议郎、崇文侍书学士的陆柬之府上拜访,陆雄、陆鹰随行。
 
待到了陆柬之府第,由陆雄上前递上名刺给门房。不久,陆府大门大开,一位四十多岁风度儒雅的中年男人迎了出来。满面笑容道:“是玉成么?快请进来!”
 
陆玉成赶紧趋前下拜,口称“堂叔”, 陆柬之双手扶住陆玉成说:“贤侄不必多礼!”携陆玉成进得门来,穿过中门,来到中堂。
 
陆玉成介绍了陆雄、陆鹰,俩人给陆柬之下拜叩头,陆柬之询问了他俩几句后,就叫人引他俩下去歇息。
 
陆柬之身为朝散大夫从五品下,比陆玉成低一级。他有些感慨地道:“早就闻知族里出了个少年俊杰,此次贤侄生擒颉利可汗立此奇功,真为吾陆氏一族大长脸面呀!”
 
陆玉成赶紧谦虚了一番。正在此时,屋里进来一位老夫人,一位中年贵妇搀着她。
 
陆柬之忙把陆玉成介绍给她俩,原来老夫人是陆柬之的母亲,中年贵妇是他妻子。
 
双方叙礼后坐下,陆柬之的母亲向陆玉成询问了家乡的情况。当得知陆玉成与江都县令虞理明一家关系很好时,老夫人很高兴。原来老夫人正是虞世南的妹妹,而且是虞理明的姑姑。
 
陆玉成前世家族中长辈众多,早已学会讨长辈喜欢,他在老夫人面前一副乖萌样,让老夫人喜欢得不得了。陆玉成详细向他们讲述了家乡和族里的事情,大家聊得很开心,其乐融融。他被留下吃了晚饭后,就随陆柬之进了书房,仆人奉上茶退下后,俩人谈起了东宫太子的话题。
 
陆柬之分析,皇帝李世民安排陆玉成担任屯田司郎中这一清闲之差,并同时任命他担任太子司议郎,显然大有深意。既为了提高他在朝中的清望,也是早早为太子储备人才。
 
“你现在如此年轻,皇上擢升你到这个位置是从长远考虑的。只要你兢兢业业为皇上效力,前途不可限量,这不仅是一时的荣华富贵,将来陆氏宗族必定因之兴旺,你且勉之,家族的复兴就靠你了。”陆柬之兴奋地说道。
 
然后他向陆玉成介绍了东宫太子府的基本情况:
 
东宫官吏与秘书、殿中、内侍三省一样,都属皇家宫廷机构性质,直接为皇室宫廷服务。东宫官是皇太子的下属宫廷机构,其设置模仿朝廷的结构:其太子太师、太傅、太保(总称三太)和太子少师、少傅、少保(总称三少)是太子的导师,另设太子宾客作为太子侍从官,这些职官都没有具体职掌。设詹事府总管东宫官吏和政事,相当于中书门下和尚书省六部。设左春坊负责侍从规谏,相当于门下省之职,太子司议郎隶属之。右春坊负责文书启奏,相当于中书省之职。此外,在左春坊之下设崇文馆,掌图书经籍;司经局掌校刊经史;典膳局、药藏局、内直局、典设局和官门局,负责太子的衣食住行。以上这些机构,与弘文馆、秘书省、殿中省大体对应。另外还设立东宫三寺,即家令寺、率更寺和仆寺,负责东宫具体事务的执行,也与九寺五监相对应。虽然东宫官职庞大繁多,但实际上多为闲职。
 
东宫卫士有六率,与十二卫分领府兵,即太子左右率府,所领军士称超乘;太子左、右司御率府,所领军士称旅贲;太子左右清道率府,所领军士称直荡。每一率府置率一人,副率二人。军士均由所属各军府番上。
 
    东宫官制度的建立,形成了以太子为核心的权力体系。东宫官一般不直接议论朝政,但对太子,以及对他日国政有重大影响。太子即位后,太子官往往以东宫恩而成为重臣。当皇帝外出时,由太子“监国”,即留守宫中处理国家政务。这时,东宫官在政务处理上亦要起辅助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