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都市言情小说 > 还会全盘皆输 > 正文 > 第四十三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四十三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更新日期:2018-10-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白心洁的那双眼睛简直瞪的像一只斗鸡似的,辛小西完全没想理,吃着手边的菜,再喝点小酒,那感觉不要太潇洒。

穆彤一边吃,一边和好友咬耳朵,“哎,你是没看见,你后面那位仁兄的那张脸,都快要气傻了!”

辛小西夹了一块挺有嚼劲的肉片,眯着眼睛一脸享受地咀嚼着,“唔,她爱看就让她看呗,别理她……咱们吃咱们的,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吴总,说起来还挺巧。”

有了吴总的一句话,辛小西在这里完全是享受了最高待遇。君瑞本就是龙城最高档次的五星级大酒店,享受贵宾级待遇,简直不能再好。

穆彤吃的舌头都快要吞进去了,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小口。

“真没的说,好吃啊……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能这么腐败呢,这一顿饭吃下来千儿八百的那是少说,可是味道,唔……以后姐就和你混了。”

“行啊,先上缴饭费,得,让我先算算!”辛小西作势把手机掏出来,然后按起了计算机,弄的穆彤哈哈大笑,两人吃着吃着就闹起来了。

这边气氛正好,而另一边,白心洁周身的气氛简直僵硬到了极点……

原先是想好好放松放松,她对这些天家里人的态度心寒的不行。

辛小西不就是搭上了卫家吗,卫家能看上辛小西这样的女人,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可是现在那个男人回京城去了,之后,恐怕她也就是个弃子。

家里爷爷似乎还没有认出现状,想让这个拖油瓶回去?白心洁想到这个,再想到弟弟对她的亲热不再,心里就觉得膈应。

可谁想到,今天连吃顿饭都吃的不舒服,白心洁的心里气不打一处来,筷子啪地一下放在桌面上,和着她一起的闺蜜脸色一变,咳嗽一声。

“心洁,你和她们计较什么,不就是多上了几个菜吗,咱们难道还比不得她们?就是再上一桌菜,对我们来说还不是小意思!”

两个都是大家族的千金,这点钱还完全不放在心上。

就在两人正打算叫单的时候,那边服务生又给对面一桌上了几杯精致的饭后点心,从白心洁的角度看,只看到辛小西一行人吃的不亦乐乎,脸上的笑意看的她只觉得刺眼。

“过来点单!”

服务生对客人这种粗鲁的态度见怪不怪,不过心里免不了诽谤一番,“小姐,您有什么需要?”

“给我点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白心洁唰唰唰地指了几个,然后眉头一转,又想起了辛小西桌上的那瓶红酒和之后上来的点心,她似乎没在菜单上看到,“喂,那些为什么菜单上会没有?”

服务生在酒店里多少听说过辛小西的大名,而且又是老板让关照的人,所以心里妥妥的客气,加上人家即便是顾客,招呼自己也不会太粗鲁,为难,一点不像眼前的女客人。

她嘴角一挑,道,“这位小姐,对桌的红酒和血燕都是刚才老总交代送过去的,所以不在菜单上。”

言外之意,只有那一桌有咯。

白心洁的闺蜜和白心洁也是一样的性子,一听这话脸色就沉了下来,“你们君瑞是怎么照顾顾客的,明明都是一起来的,怎么还搞特殊化……她们能有,我们怎么就不能有?”

服务生脸色一囧,“那个并不是特殊放送的……而且红酒和血燕都不便宜,所以……”

不便宜?

难道看她们两个像是付不起一顿饭钱的人吗?

白心洁噗嗤一声,“都给我们来两份的,红酒一瓶,现在就要上,速度快点!”

“红酒也是一样的吗?”

“当然!就算不一样,也一定不能比那个差!”

两人叫嚣着,服务生对这种趾高气昂的客人见多不怪,眼珠子狡黠一转,“红酒的话年份不一样的,那两位小姐的意思是,年份最好再陈一点的,是吗?”

白心洁这两人其实都并不是特别懂酒的,尤其是红酒,对年份什么根本不了解,不过有一点就算是不懂酒的人也知道,年份越久,价格会越贵!

那时候两人也没多想,就直接叫嚣了,“当然!”

“好的,两位请稍等。”

服务生一下去,就对后台的值班经理说了要求,这要求是年份一定要久,而且一定要贵,值班经理一听:喝!还是个大单子,这个必须有啊!

对桌的两人吃的爽歪歪,辛小西的肚子已经吃的圆溜溜了,简直是连一口点心都吃不下了,可是血燕的香滑可口一直在诱惑她的味蕾,而且这玩意儿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今天也算是沾了吴总的光。

“我不行了,回去肯定要吃吗丁啉。”穆彤一脸满足地摸着肚皮,靠在沙发椅上。

辛小西把最后一口血燕吃光,舔了舔唇,“好吃!”

正感叹完,突然看到对面桌上,那两人也吃起了血燕,不由有些疑惑,问起了刚才的服务生,“小林,血燕不是一般不拿出来招呼客人的吗,她们怎么?”

小姑娘笑得像一只狡黠的小狐狸,嘿嘿嘿地说道,“辛姐,我跟你说,她们这顿饭钱肯定少不了的,那俩女人刚才就看中了你们桌上的这些好东西,然后叫嚣着要点,你们是不知道,那态度可狂了!”

“哦,那就吃呗。”辛小西也没多想什么。

小姑娘耸了耸肩,“别,她们可没问这一杯血燕的价格,这玩意儿可不是普通血燕,而且加工步骤特别复杂,一碗下来也要三五千,待会儿吃下来就有得哭了!”

“这么贵?”辛小西眨了眨眼,她吃的太顺,导致压根没想到过价格这回事,原以为最多不过三五百,没想到后面还要再加一个零。

“当然了,那点心师还是从米其林餐厅挖过来的,而且不说血燕,就是那红酒的价格,才是重中之重……”

今天这顿饭,她恐怕还能从中提到不小的提成呢,说着说着,小姑娘嘴角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辛小西扫了一眼对面一桌,正对上白心洁挑衅的眼神,她翻了个白眼,然后和穆彤说起了话。

两人是吃撑了,想再坐一会儿消消食,等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桌上碰地一响,白心洁瞪大一双眼睛看着单子。

“你们有没有搞错,就是一顿饭而已,怎么要四十几万!我怎么不知道,堂堂君瑞大酒店连账都算不清了!”

似乎早知道会是什么回事,值班经理已经有了应对措施,他笑眯眯地解释。

“是这样的白小姐,您这一餐价格原本应该只有三千六百五十块,但是之后的两份血燕加上去就多了一万,再还有就是红酒,这一瓶红酒是八几年陈下去的,所以价格自然也就有些昂贵了。”

四十几万的红酒?

白心洁看着那价格单,眼前一片晕眩,她以为了不得几万块,可是哪里想到会这么贵……卡上不过还有十万多,根本就不够付这顿饭钱。

而此时,坐在不远处的那些吃饭的客人们眼神都八卦地扫过来,似乎对于这种吃霸王餐的行为异常的鄙视,白心洁眼神一眯,“我当时不过叫的是普通红酒,谁让你们拿这么贵的过来?东西是你们拿来的,我凭什么要认账!”

服务生小林走上前来,指着她手中的单子道,“白小姐,我把红酒拿过来的时候,就给你看过单子,你说没什么问题,我才帮您开封,可是现在您又抵赖,我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把君瑞当成想吃想吃,想走就走的地方吗?看来这位白小姐是真不知道君瑞背后的势力和背景吗,又或者是她太天真了!

“你!”

白心洁此时脸色又红又白,她的确看过,可是一不小心把四十万看成了四万,这才导致了现在的悲剧……

确切的说,是乐极生悲。

“那她们呢,她们怎么吃得起这些?”指的也就是辛小西她们了。

辛小西摸摸鼻子,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白心洁,值班经理继续官方解释,“刚才老总已经说过了,这顿饭是老总请,所以这瓶红酒和血燕都是老总私下里拿出来的,而且辛小姐是君瑞的VIP客户,吃什么东西都可以享受对半折扣的待遇。”

明明是再中肯的话,听在白心洁耳朵里已经快要吐血三尺了。

“心洁,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卡上可没有那么多钱啊?”那位闺蜜看到那数字显然也是一晕,这顿饭是白心洁叫嚣着请客,谁想到会贪上这笔巨账。

白心洁心里烦的不行,“我怎么知道!既然是一起吃的,那钱各自先付一半,其他的待会儿再说!”

一半,那也就是十万块?

闺蜜眼睛一翻,双手一抱,“我卡上只有一万块,多了没有。”

“秦桑,你!”

“白小姐,你们可以慢慢商量,只是这白纸黑字的账单,在座的都看的清清楚楚……”值班经理好心提醒一句。

穆彤噗嗤一声,“我看这货是上次没有被关的舒坦,这次最好再被警察捉进去关上几天,也消停消停,让她知道吃霸王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穆彤的声音不小,白心洁一想到上次的糗事,再想到现在的情况,简直要疯了。

她咬了咬牙,原本想拨通给家里求助,可是她出来之前才和家里吵了一架,所以现在她能求助的人……似乎,那一个会更靠谱一点。

“喂,是韩小姐吧,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