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女方全知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却没能更进一步 > 正文 > 第三十二章 她竟没死
第三十二章 她竟没死



更新日期:2019-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可如何是好?”卫景明面露忧惧。

“如今之计,必须让皇上知道此事。皇上是赐婚之人,如今我只有依傍他的天威了!四哥,你回去之后,就向爹爹禀明,说我中了‘钩吻’,幸亏吃下的量不多,才死里逃生。然后要爹爹禀奏皇上,说晋王府有人毒杀晋王妃,请求皇上下旨彻查此事!”卫兰心说。

“好!”卫景明道,“我马上回去禀明爹爹。再开些解毒理调之药,让人送来。”

“有劳四哥了!”卫兰心道。

“你我兄妹,何出此言!”卫景明叹道,“没想到你嫁入的,竟是龙潭虎穴!”

想起晋王大婚之日,喜宴上卫家父子所受的羞辱,以及卫兰心所受的折磨,卫景明忧愤不已。

“四哥不必担心,心儿懂得保护自己。”卫兰心安慰他道,“只是今日哥哥进入王府,竟没遭到晋王的人阻挠吗?”

“听说晋王今日并不在府中。府中侍卫听淡紫说王妃昏迷不醒,也不敢阻挠。”

“看来,很快洛都很多人就会知道,我这晋王妃差点毒发身亡了!”卫兰心低声道。

“心儿务必一切小心谨慎!四哥担心夜长梦多,这就回去,请爹爹入宫面见皇上。”卫景明话毕,转身就走。

望着四哥匆匆离去的背影,卫兰心不觉面露忧思。

如果爹爹又要放弃她这个女儿,如果皇上也不想管此事,自己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六哥,这个地方太可怕了!心儿好想离开这里,你来带心儿离开好吗?

可是,心儿若是离开了,卫家会怎样?爹爹、大哥他们一定会受牵连吧?

“不是说她最爱吃糕点,每次必会吃光吗?为何只吃了一块?”书房蕴墨轩,轩辕澈阴冷的声音响起,“看来觉雨苑的人,留着也是没用了!”

“王爷,听说王妃是先吃了一块,有事耽搁的时候,就毒发了。”这是孙野素来冷静的声音。

“哼!想不到她竟没死成!”轩辕澈冷哼一声,“算她命大!”

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洁白修长的美腿,还有身下的大红喜服及鲜红盖头。他已经找过几个处子美姬试过了,甚至模仿了大婚当夜的情景,可一点意思也没有!

看来,只有真正带着刻骨的仇恨和极端的厌恶,霸王硬上弓,才会觉得刺激!轩辕澈恨恨地想着。

“王爷,今日皇上怎么说?”孙野恭敬问道。

“皇上让本王彻查此事!”轩辕澈道,“觉雨苑的废物留着也没用了,就让她来承担后果吧!至于本王的‘爱妃’,就让她再逍遥几日!”

“是,在下遵命!”望着轩辕澈俊美无双的脸上那阴狠的冷笑,孙野面无表情地应道。

两日后,卫兰心听说,晋王已派人查出了投毒的真凶,竟是觉雨苑的丫环如莺!原因是她不甘受弃妃奴役,前几日又遭淡紫责骂,因此怀恨在心,投毒报复。

对此说法,淡紫很是不解:“前几日,我不过是见她做事动作太慢,随口说了她几句。根本就不是什么责骂,她怎么可能为此报复?再说,我平日里对她好着呢!”

“就是!这个如莺真是不知好歹,竟然对王妃下毒!枉我们都对她那么关照!”轻绿也愤愤地说。

卫兰心想起那个见了人总是怯怯的如莺。如今,她早已被晋王下令就地正法了。

她明白,如莺不过是个替死鬼!尽管“钩吻”确有可能是如莺所下,但她所做一切,不过都是受人指使。而真正的幕手真凶,却在呼风唤雨,草菅人命!

卫兰心不知道,这次皇上下旨彻查下毒事件,会不会让晋王彻底放弃除掉自己的想法。

尽管他爱人被抢,被逼娶妃。可这一切,并不是她卫兰心的错啊!她已经老老实实地待在觉雨苑,不去招惹他了,他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呢?

卫兰心恨不得去找那个恶魔当面质问。为什么他竟会如此是非不分,心胸狭窄,锱铢必究!

不过她亦明白,自己只能如此想想而已!别说自己没法离开觉雨苑半步,更没法见到自己所谓的“夫君”。即使是见到了,以传言中晋王的为人,又岂会听她的质问?

难道,自己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吗?

七月流火,天气已经没有那么热了。自上次糕点被下“钩吻”剧毒至今,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月。

日子在平静的表面下,暗藏着惊涛骇浪。卫兰心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会被晋王惦记。但愿他永远不要想起自己吧?卫兰心有时在心里祈求。

夜深了,她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心里强烈地思念起六哥,还有外祖父外祖母。

于是,她摸黑披衣起床,轻手轻脚地走出雨梅阁,掩上了房门。浅红她们睡在外间的小厢房里,她不想吵醒她们。

静静地来到雨梅阁屋旁,卫兰心倚在一棵桂花树下。

这雨梅阁,前面是一大片梅林,后面是一大片竹林。偏这北面屋旁,却有几棵高大的桂花树。卫兰心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来到桂花树下,抬头望月,寄托乡思。

小时候,最爱与六哥爬上屋顶观星望月。有时看着看着,就靠在六哥的怀里睡着了。

一阵微风吹来,卫兰心竟感觉到一丝凉意。下月就是中秋了,可惜,却不能与亲人团聚!

卫兰心暗叹口气,离开桂花树,慢慢地往回走。

轻轻推开房门,抬步进入房间的一瞬,卫兰心惊叫出声:“谁?”

自己的床榻前,竟立着一黑色人影!

如闪电一般,黑色人影到了她的跟前,迅速关上了门房。

火折子就在门边,在黑影关门的时候,卫兰心一甩火折子,迅速点燃了门边的蜡烛。

即便是死,她也要看清楚到底是谁,竟在半夜跑到了她的房内!

几乎就在蜡烛点亮的同时,一柄冰凉的大刀已架在了卫兰心的颈边!

房内瞬间大亮。卫兰心看清楚了,面前是一个身穿黑色夜行服,头戴黑色面罩的男子。

男子的大刀正架在她颈上。

很显然,黑衣男子被烛光下卫兰心的美貌惊呆了!因为,他就这么瞪大了面罩下的一双眼睛,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

“你到底是谁?”卫兰心大胆问出声。

问话终于让黑衣男子醒悟了过来。他是来杀人的,怎么可以被目标的外貌所迷惑?

“你就是晋王妃?”黑衣男子的声音冷冷的,“真是可惜了!你今夜必须得死。”

“是轩辕澈派你来杀我的?”卫兰心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劝你还是不要下手的好,否则,你的主子会很后悔!”

看着黑衣人的眼睛,卫兰心觉得,自己有一定把握控制住这个人的情绪和行动。因为,她看到,那人的眼中出现了疑问。

“他以为杀了我就万事大吉了吗?那么你最好告诉他,只要我一出事,他的事就会被抖出来,天下皆知!”既然轩辕澈派人来暗杀她,那么他肯定不想让人知道是他下的手吧?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黑衣人警惕地问。

“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本王妃所知道的,正是晋王最怕让人知道的!你以为,本王妃在晋王府里的四个月,都是白住的吗?”卫兰心道。

听说轩辕澈总戴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人,必然有着不欲为人所知的地方!还有,这个黑衣人那么紧张,他们一定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于是,她继续胡扯道:“只要本王妃出了事,他的事,最早知道的就会是太子!当然,还有赵太尉!”太子与赵太尉是他的死对头,那么,他那不可告人的秘密,肯定是怕他们知道的。

本来,她还想扯上爹爹的,因为爹爹也是他的对头嘛?不过,她临时决定,不要给爹爹添任何麻烦。

“证据与证人,本妃都已早早备好,就等着你们动手呢!上次差点被毒死,本王妃也懂得未雨绸缪了。”卫兰心淡笑着盯住黑衣男子,很有耐心地补充道。

“哼!死到临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黑衣人冷声道。

“那你就尽管和你的主子一起试试,杀掉我的后果吧!不过,我建议你,下手前还是先请示一下主子,看看是取我这废妃的命重要,还是保住你们的机密重要!”卫兰心绝美容颜带着淡笑,漆黑如夜的眸瞳盯住黑衣人的眼睛,仿佛带着难以抗拒的巨大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