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女方全知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本??已?置超?3分? > 正文 > 第二十三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第二十三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更新日期:2019-04-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没办法,上次要不是他,现在我估计都躺医院了吧”,程小谷对禹柏也是慢慢愧疚,要不是他,被撞的人就是她了。

“好了,那后天周末一定要跟我约,别跟我扯你家那位不同意之类的话了,还有,必须请我吃饭,还要陪我逛街”,许何晴发现程小谷这单纯的样子还蛮抢手的嘛,但对于她对炎翼谦的心,许何晴绝对是相信程小谷会处理好。

“好的,小晴最好,那我下班就先过去咯”,程小谷开心的饿抱着许何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到了下班的时间,程小谷也不知道在哪家店等,只能站在上次的地方等禹柏。

突然有个人站在她身侧,程小谷刚开始还以为是路人同样在等人,就走开一两步,后面猛地回头。

“哇,你咋把头发染回来了?”程小谷好奇的在禹柏身边转了一圈,这是个什么情况,把头发染回黑色,也剪短了,整个人看起来沉默多了。

“看心情”,禹柏不想多跟程小谷废话,他才不想被她知道是因为她一句话才去染回来的,那多没面子啊。

“不错,不错,这样看起来舒服多了”程小谷投以赞赏的眼光,这齐耳的短发,也凸显出他的五官的特点,整个人又帅气了几分,而且他的身高跟炎翼谦也差不了多少。

程小谷瞬间觉得上天真的不公平哦,好的都可以聚集在一个人身上的。

“是吧,我依旧帅气”,禹柏自恋的撩了下自己额头上的刘海,听着程小谷的赞美,心里开始飘飘然的。

“走吧,我请你吃咯,当作跟你道谢”,程小谷示意禹柏跟她走。

禹柏也表示接受,但她请归她请,买单就是他的事咯,从来他都不会让女人请他吃饭的。

一顿饭下来,气氛也是蛮好的,两个人也有话聊,但期间程小谷一直在注意时间,她不敢太晚回去,指针到8点的时候,她就觉得这顿饭吃得差不多了。

炎翼谦可能此时已经在家里等她,所以她也要回去了,对于禹柏,她也是觉得是多了个朋友。

禹柏好像有点不想走,怎么时间过得那么快呢?他好像才刚聊几句而已,但看着程小谷的意思,好像是真的要回去了。

但禹柏表示想送她回去时,被程小谷拒绝了,她可不想被他家那个醋坛子看到了误会什么,就他那种醋劲,搞不好都会翻天了。

到后面买单时,服务员告诉他这位先生已经买好时,程小谷用力瞪了禹柏一眼,“说好,下一顿我可不会还给你的”

“好好好”禹柏一直在想怎么制造下次见面的机会,无奈,一向玩弄女人的他这次还真的有点嘴笨了。

只能看着程小谷像兔子一样,跑到公交车站,眼睁睁看着她搭上公交远去。

“唉,好想告诉你,又怕吓到你,该拿你怎么办呢?”禹柏无奈的叹气。

他说出来他喜欢她,她会不会吓到躲起来啊,看她目前这个样子,好像还真的把他当普通朋友一样。

禹柏也不想太着急,这一次,他会耐心的等着她,让她慢慢接受他。

但是禹柏不知道的是,要像炎翼谦这种腹黑,又会耍无奈的人,才能将程小谷抓得紧紧的,像程小谷这种神经大条的人,你不点明白,她还真的不会想那么多。

程小谷回来后,果然炎翼谦躺在客厅沙发等她,程小谷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侧蹲下,看来真的很累呢,睡着了连她走过来都没发现。

天气已经开始入秋了,有丝丝凉意,程小谷进屋拿了毛毯给炎翼谦盖上,等程小谷洗完澡出来后,炎翼谦还在沉睡。

这种小小幸福也是她一直幻想的,这几个月来,她也习惯了他在身边,就算是个身家几百亿的人,也跟她一起挤这个小屋他也没有嫌弃和怨言。

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多少苦难,才能坐稳这个位置,双亲又不在旁扶持,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得多强的心理承受能力。

想到这,程小谷心疼的鼻头一酸,这种一个人的日子她非常能体会,说到底,他们都是同类人吧,这辈子是不是两人能为此相依为命呢?

程小谷忍不住上前抚摸着炎翼谦的脸,炎翼谦突然睁开了眼,“回来了啊”

这种警惕性让程小谷更加心酸,睡个觉都这么不安稳。

“嗯,回房睡么”程小谷仍由炎翼谦的手抚摸他的脸,温驯的像只小猫腻在他身边。

“还以为你要很晚回来呢,本想眯一会谁知道睡着了”,炎翼谦拉起身上的毛毯起身,让程小谷坐在他腿上。

“感觉你在等我,我就回来了”,程小谷靠在炎翼谦怀里。

“炎翼谦,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程小谷把玩着炎翼谦衬衣的纽扣,她很想多知道他的时候。

“就这样呗,偶尔累了就想你”,炎翼谦一直以来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最累的时候就是拿起她的学生证端详很久。

“是吗?看来你真的很爱我啊”程小谷心里满满的幸福,这多年来,还不知道有个人这么惦记她。

“对了,我是不是该去见你的家人啊”,炎翼谦突然想到,他认识小谷后都是发现她是一个人的。

“其实我也没家人,上次你出差我回了趟家,祭拜了下我爷爷和妈妈”程小谷尽可能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感觉,但是炎翼谦还是看到她眼里的忧伤。

“嗯,没事,还有我,以后我们俩就相依为命了”,炎翼谦没想到程小谷也是这样。

“好,不过我还有个父亲,但是好几年都没他的消息了,至今下落不明,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程小谷也说出这件事,父亲失踪已经十年了,户口都被注销了。

“这样,那我托人帮你找找,有个朋友是开侦探社的,可能能找一下”,以炎翼谦的能力,帮忙找个人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能不能找到就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