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女方全知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树立了如今的工信新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 正文 > 第十九章 免死金牌
第十九章 免死金牌



更新日期:2020-01-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温暖懂了,这女人这是打算耍赖?

这时,听到顾一宁话的人也纷纷开口了,有说她耍赖的,有说她言之有理的。

“呵~”一声轻嗤声响起,接着传来曼盛琛嗤笑声,“输不起就不要赌。”

这句话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插顾一宁的心窝,痛得她差点站不稳。

白柔柔这时帮腔,“本就不公平,太子殿下的笛声可比温小姐的琴声歌声好听多了,说不定评审们是看在太子殿下那笛声才给的票呢!”

温暖不想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中央,于是坐下后说:“那我就重新独奏一曲吧,让评审重新点评。”

“可以。”这里毕竟是宫宴,上面还有太后和帝后他们都在,顾一宁也不敢做得太过了。

加上她不信温暖的琴艺这么了得,这一曲还不知她练了多久,再来一曲她未必能这么厉害。

温暖坐在古筝前想了一下,最后选择弹奏《将军令》中的一段,十指翻飞琴声绕梁。

突然一股肃杀之气从琴声冲出,袭向四面八方,似有千军万马在集结。

突而又像沙场上两军对垒,场面壮阔宏大,百万雄师兵临城下。

温暖蹲坐在那像位将军一样气势凌厉,带着冷冽的杀气,在战场上横扫千军,斩兵擒将,把敌方杀得片甲不留。

锵……

最后琴声落下,温暖松了口气,而众人还沉醉在这节奏紧张,乐律激昂的琴声中,金戈铁马的战场中。

“好!朕重重有赏。”

这话是曼锦南说得,抬眼看向不远处小小的人儿,又开口道:“不愧是镇北将军的掌上明珠,一首曲子犹如上阵杀敌威风凛凛,听着便让人心情澎湃热血沸腾,恨不能向前冲锋陷阵。”

皇上话一出众人也就纷纷回神了,坐在皇上下首不远处的温品衡傲娇的笑了,他的女儿从来就不差。

曼盛琛也没想到,她一个弱女子既然弹奏出如此激越激昂又振奋人心的曲子。

她能想象出琴声的意境,刀光剑影,战马嘶鸣的战场上,她临危不乱,一路过关斩将最后旗开得胜。

刚只看到她十指不断的翻飞,却看不清她如何拨弄琴声,可见那速度飞快得让人捕捉不到。

看着还在呆愣的人,他出口提醒,“还不快去皇伯父那谢恩。”

“哦。”温暖站起来向着最高位走去,纵使心里紧张,可她脸色却一脸的平静,端的是步步生莲。

“宠辱不惊,这孩子不错。”皇后在皇上耳边夸了一句。

太后瞥了一眼皇后,但也没出声,毕竟人家琴艺出色大家有目共睹的。

皇上满意的点点头,人走近了,他才看清容颜,只是那熟悉的盛世美颜,让他愣住了,心瞬间因惊喜,激动跳动起来。

可因她一句话,他回神了,她终究不是她,她已经不在这世上二十年了,眼前的人不过是有七分像她而已。

温暖走到下首谨慎跪下,开口谢恩,“臣女谢皇上隆恩!”

“平身吧!”皇上手虚托了一下,又像聊家常一样问:“叫什么名字。”

“回皇上,臣女叫温暖,家中排行第五。”

“温暖……”皇上喃喃的喊了两边,笑道:“这名字不错,能给人带去温暖是件好事。”

温暖昂头仰望着上面的中年男人,纵使岁月无情,可从那张威严的俊脸中可以看出,年轻时绝对是个美男子。

说话虽中气十足,可脸色有些苍白,可见是真的生病了。

“皇上谬赞了。”

“想要什么赏赐?”

“长者赐,不可辞!既然皇上都这般说了,那臣女便讨个免死金牌吧!”

温暖这话说得,好像是皇上硬要给她,而她不得不要似的,别人怎么听都觉得她亏了。

曼盛廷只觉得这小妮子有趣,看来以后曼城要热闹了。

曼盛琛闻言也嘴角弯弯的,这丫头是打算哪皇伯父开刀啊!

“哦,何为免死金牌?”曼锦南可是第一次听闻这免死金牌,伸出身子好奇的问。

“就是不管犯了何等罪状,有了免死金牌就能避免一次杀头之罪,也就是说多了一条命。

臣女自小在边疆长大,无拘无束野惯了,这皇城繁文缛节规矩甚多。

听闻皇城里的人动不动就把人杖毙,五马分尸什么的,臣女怕自己没个轻重把人给得罪了,届时怎么死都不知道,所以臣女请皇上赐多一条命。”

温暖之所以想要一块免死金牌,不过是想着以后嫁入皇室,还不知会不会被人阴了。

毕竟皇宫可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所以为了小命着想,提前要一条命吧!

曼锦南望着那张熟悉的容颜,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好,朕准了……”

“皇帝,一等功臣都未有这等殊荣,她不过是弹个曲子而已,赏赐些物什就好了。”

曼锦南话还未说完,就被太后给打断了。

“母后,这事朕有分寸。”

曼锦南对着太后安抚一笑,毕竟做了几十年的帝皇,这点威严还是有的,众臣面前太后不敢驳了皇帝的面子。

曼锦南又看向温暖,慈祥一笑,“小暖啊!你这要求朕准了,待内务府把金牌做好,就送到你手上。”

“谢皇上隆恩,愿皇上龙体安康,寿与天齐。”

“好,回去吧!”

温暖福了下身,后退了五步,这才转身往曼盛琛走去。

连皇帝都赏赐了,这场琴艺比赛不用说,也知道谁赢了。

顾一宁虽生气,可也知道人家确实比她有实力,与白柔柔对视一笑,又笑了,她就不信琴她会,其他的呢?

温暖回到曼盛琛身边,这才刚坐下,又听到自己被点名了,“听闻温国公府五小姐妙笔生花,一朵荷花画得栩栩如生,不知敢不敢跟我比划一下,也让大家见识一下你是如何妙笔生花的。”

温暖真的好想爆粗,你妹的,你们都是从哪听闻的,我也去听闻一下。

可也知道,这些人找茬不过得找个借口而已,既然来了,那就应战吧!

嫁入皇室以后少不了参加宫宴的,这次让她们心服口服,以后就不敢找自己的茬了,一劳永逸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