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在神画研制出此项技能的数年以后 > 传统武侠小说 > 由于高校的公益属性 > 第一卷 > 第三十零章 少林大力金刚掌
第三十零章 少林大力金刚掌



更新日期:2020-02-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阿弥陀佛!臭道士,竟敢斩杀我少林弟子!”此声音宏亮响彻整个山谷,可见此人内功深厚。玉箫真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披袈裟的和尚翩然而至。近看时发现大和尚却随身不带任何兵刃,只是双手把玩着胸前的佛珠。
大和尚一抖袈裟来到众人面前,这时义军便提刀霍霍戒备起来。大和尚蔑视的看着玉箫真人,愤然说道:“臭道士,不要仗着人多就大开杀戒!我佛门弟子慈悲为怀,只不过是超度这些凡夫俗子,你又何必插手呢?”
玉箫真人定睛一看,微微笑道:“我当是哪个贼秃驴?原来是少林叛徒衍空和尚!众人皆知你投靠朝廷,霸占甘露寺,屠杀僧侣,作恶多端。既然今天你来了,休想再从贫道手中溜走!”
衍空和尚听罢哈哈大笑,傲气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臭道士有什么本事?”
沈琼枝见这和尚如此嚣张,愤愤说道:“贼秃驴,不要把话说满了,你不怕我们人多吗?任凭你武功再高也难挡众人之手吧,信不信把你剁成肉酱!”
“小姑娘,你口气倒不小,我不与你口舌之争。贫道素来独来独往,倘若你们合伙赢了洒家,也算不得什么江湖好汉!如果单打独斗,你们任何一人赢了我,我便退出江湖”衍空和尚说完鄙夷的看了大家一眼。
玉箫真人听罢,呵呵一笑说道:“算你还有点血性,其实随你而言无所谓什么江湖道义,但是贫道也不会输与你!”
“难道你们会群起而攻之吗?”衍空和尚内心甚是慌乱,但是以他个人的武功想要逃脱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逃脱岂不是丢人脸面?
玉箫真人为了不让衍空和尚逃脱,便答应他一对一打斗。兰馨见状想要前去迎战,却被白眉道人拦下,说道:“兰姑娘且慢!先让我的徒儿陪他走几招。”说罢一挥手示意小道士打头阵。
衍空和尚一看,你妈这不是群殴的架势吗?十个小和尚对付我老人家一个人,太不公平了!转念说道:“臭道士,我们事先说明,要是谁先赢了,谁就退兵。我若赢了你们,闯王人马退出巴蜀如何?”
玉箫真人捻了一下胡须,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三局两胜如何?”
“好!出招吧!”说罢,衍空和尚已做好迎战准备。
这时,众道士手拿戒刀把衍空和尚围了起来。其中一个道士喊道:“开门见山!”但见小道士们依次轮换循序,变化行走步伐。
衍空和尚惊呼道:“原来是峨眉派的十绝阵法!”
这套阵法因为失传已久,玉箫真人前几日才在仙人洞发现此秘笈,所以招式尽会,配合不佳,所以威力尚浅,不能够对衍空造成什么威胁。此时衍空虽被小道士忙活的晕头转向,却未曾造成伤害,转念一想,不行,这是老道士在消耗我的体力啊!想到此处,故意漏出一点破绽,道士们一见机会来了便奋力向前使出一招“排山倒海”。此尽力十足,劲风所到之处,路边树叶纷纷落下。
衍空和尚嘿嘿一笑,猛然脱下袈裟向众道士扔去。众人见状茫然躲闪以为有什么暗器。
衍空和尚大吼一声:“大力金刚掌!”,接着连发数掌击退众道士。几位小道士躲闪不及,中掌后吐血昏厥过去。沈琼枝拉着初八急忙跑过去,然后脱掉道士道袍,只见胸前落下嘿嘿的掌印。
沈琼枝对初八说道:“初八兄,扶正了身子,我要给他们针灸!”
“你什么时候成了大夫了?”
“少废话,注意我下完针,你赶快把他们的黑血挤出来!”
“好,好!”初八连忙答应着。
只见沈琼枝在腰间掏出一个荷包,打开后,只见大大小小各种银针布满布袋。她挑选了一根毫针对准黑色掌印扎了进去。紧接着用手轻轻一弹,然后再用手指一捻黑血便顺着针眼流淌下来。拔下银针,初八用力挤压黑血,不长时间这些中掌的道士都苏醒过来。
玉箫真人惊喜道:“沈姑娘好针法!莫非这是还阳神针?”
沈琼枝拱手道:“仙长说的不错,这是家传的还阳神针!”
衍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轻蔑说道:“十绝阵法不过如此!我看你如何救得完!”
玉箫真人慢慢走向前,说道:“秃驴好狠心,伤我弟子,看我如何收拾你!......”还未能把话说完,衍空一招“ 猛虎推山”便向白眉道人袭来。
玉箫真人拿拂尘一扫,化解了和尚力道。接着用手一抖拂尘,竟化作一柄长矛,点刺衍空胸部,此招如蜻蜓点水轻盈巧打。
“凤凰展翅!”衍空和尚腾空而起,接着手在空中一甩,长袖竟然飞向白眉道人拂尘挡飞,竟然把路边石击的粉碎。
“流云飞袖!”兰馨惊呼道。
“算你有见识!还知道流云飞袖!”
玉箫真人的峨眉拳法变化莫测,只见他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一会儿龙行虎步,鸡身猴形;一会儿五掌七拳,鹏尽凤腾!瞬间把衍空和尚弄迷糊了。
衍空和尚此时急得哇哇乱叫,因为他招招落空。
玉箫真人忽然竖发一顿足,但见岩石迸裂,瞬间飞沙走石。扬起尘土把衍空笼罩起来。
衍空和尚掩面之时忽然一个趔趄跌出仗余。玉箫真人瞅准机会一脚踢中衍空面门,顿时流血不止,大喊:“臭道士你暗算我!咱们没完!”
衍空说罢,翻身逃离众人,片刻间消失在森林深处。
初八带士兵正想追赶,兰馨说道:“穷寇莫追!即使追上你们也是他的对手。”
红娘子便再次整理大队人马,发现损失兵马太厉害了,就依刚才大家所商议计策先让江湖人马前去探路,自己留守看护军队。玉箫真人便把小道士们留下保护红娘子。
兰馨上路之前和红娘子约定以信鸽联系,前方没有危险便再前进不迟。
第二日,大家行进途中讨论起沈琼枝的医术来。兰馨虽然和她一起同拜玉矶师太太门下,真的还不知道师妹竟然会中医的针灸针法。初八更是羡慕的不行,左右缠着沈姑娘问什么时候可以教他针灸。
当玉箫真人得知兰馨姐妹是天山派的弟子时,对二人更加刮目相看。
中午时分众人行至狮虎岭。此处树林郁郁葱葱,不时传来几声动物的叫声。“这是什么声音?”初八边喝水边疑惑问道。
“听声音不远,像是什么猛兽一般。仙长,您听出这是什么声音了吗?”兰馨也甚是不解问玉箫真人。
玉箫真人认真听了一番,说道:“我在峨眉这么长时间也未曾听到此声音,不过倒是像猛虎的吼叫声。大家小心为妙。”
“猛虎!这好端端的哪里来的猛虎?”沈琼枝惊讶道。
兰馨说道:“我们抓紧上路吧。谨防有变。”
这时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哪里走?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说话间道路中间并排出现十个人挡住去路。
但见这些人打扮穿着鬼魅,其中一人头戴乌纱帽,身穿大红袍,脚踏皂靴, 左手执生死薄,右手拿勾魂笔,相貌丑陋,看样子要夺人魂魄。其他众人便是小鬼打扮,有拿灯笼的,又油纸伞的,兵刃五花八门。
玉箫真人见状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鬼面判官崔玉生!你这江湖采花贼,老夫今天要为民除害!”
鬼面判官崔玉生那笔一划,拿出一张纸,说道:“老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是各尽所需啊,那些小娘子跟我风流快活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这么说呢!”说完嘿嘿一笑拿判笔直取玉箫真人咽喉。这只判官笔乃精钢所制,笔头和笔杆铁链相连可长可短,短近距离收发自如。
其他小鬼见势纷纷想众人进攻起来。兰馨和沈琼枝用玉女剑法尚能应付自如,逼退这些小鬼近不得身。
初八兄武功不抵这些魑魅魍魉的招式,所以慢慢体力不支败下阵来。 一个小鬼手握一直灯笼向初八前胸袭去,兰馨手疾眼快掏出柳叶飞刀打在灯笼上,哪曾想灯笼此时和手提杆霎时分离,这灯笼带着铁链绕过初八丛后心炸裂开来,锋利竹篾贯穿而入!
紧接着,小鬼把手中灯笼杆往前一推,直插兰馨前胸,初八见势推开兰馨用力一挡,灯笼杆又从初八前胸插入。初八登时口吐鲜血,仰在兰馨怀里。
“初八!初八!”兰馨嘶声喊道。
初八在兰馨怀中微微一笑,说道:“我,我......”话未说完便闭上了眼睛。兰馨忍痛放下初八,用玉女剑法消掉小鬼提灯笼那只手臂。小鬼疼的吱呀乱叫,慌乱之时又少了一条腿,顿时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沈琼枝见状气不过,飞将过来,一脚把这小鬼的脚踝踢的粉碎。
判官一看死了一个小鬼,招式更加咄咄逼人。玉箫真人击拳以气摧力,快而有力,发腿似野马飞蹄,掌指点穴似离弦之箭,顺势用拂尘削掉判官红袍。判官翻身离开仗余,拿出生死簿,用力拆成数页,然后用手一拨,片片纸张如同铁片一样向玉箫真人面部飞来。
玉箫真人抖动拂尘,尘须将纸张悉数串在一起,接着用手一弹,厉声说道:“走!”数片纸张从不同角度飞向判官。崔玉生躲闪不及,头上乌纱帽被削去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