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青春校园小说 > 出题写作就会胸中有数了 > 第一卷 > 第一章:年少的无知,只待成追忆
第一章:年少的无知,只待成追忆



更新日期:2012-12-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爸”!屋里没有一点动静!我欢快的跑到门口。

    “爸,我星期回来了!”

    我半只脚已经踏进屋子,可是依然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

    这是入高中后第一个星期回家,在学校里,拥有太多的感动和委屈,我想应该与他分享一下,这也是他很想知道的事,可这星期回来了,连个人影都找不到,这分明就是不关心他的儿子!我想他没有在家,应该去后山写生了,短暂的思索,我把书包扔到沙发上,决定去后山找他!

    父亲是一个不知名的“画家”,从来没有对作品做过任何违反意愿的事,作画只是

    他一个兴趣,一个追求,或许赠人,或许自娱自乐,不曾贩卖,不曾参赛,可能这些是父亲自己的人生态度。但一个家的生活维持,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曾记得年幼时有很多人来找过父亲,说的什么我也不懂,只记得有什么"合作”二字,但后来父亲都微笑着送他们离开了这个平静而又安怡的家。

    “爸”!

    “恩”!

    “我星期回来天”!我满脸高兴的告诉他。

    “回来就好”!父亲头也不抬,依然安静的作画。

    我果然猜的不错,在后山找到了他,可是原以为他会很高兴的迎接我,然后会问长问短的询求我一个星期的髙中生活。没想到,看到的依然是曾经的一张沉默的脸。站在父亲的身边,看到他在画初秋田野图。而我的记忆回溯到幼时。

    未入学以前,每天的午后,我都会陪着父亲坐在门前的池塘边,看他作画,我喜欢他作画的样子,低头不语,时而沉思,时而微笑。初春的游鱼、仲夏的水草、秋初的莲花、冬末的枯叶……都会成为父亲画中的灵物。当我似懂非懂的欣赏父亲的画的时候,他总是抚摸着我的头,喃喃的说,你还小,都还不懂。我抬头仰望父亲的脸,会发现他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记得有一次,因为某一个色彩的选择,我和父亲发生了争执,父亲便动口辱骂又动手打我,直到我的离开,他还在愤怒地大喊,你给我滚!滚!永远都不要回来。我哭着离开家找伙伴们玩游戏,到了傍晚,玩伴们相继的离开,其实是被父母叫走的,因为父亲脾气的缘故,他们以怕他们的孩子和我这样父亲的孩子一起玩耍,会影响了他们的成长!当他们都走了的时候,我开始小心翼翼的回家,父亲已经做好了晚饭,等待着我回去和他一起共餐,坐在餐桌旁,父亲依然一言不发,我偶尔会委屈的问他,为什么我会没有妈妈,他低头不语,当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他明亮的眼光忽然暗了下去,略带一丝忧伤。父亲揽我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并不停的说,孩子,爸爸错了,以后再也不打你了,也不骂你了!很多时候,我总觉得父亲可以做全世界最好的画家,在我心中,他是最伟大的人,但他不能平静的性格却阻碍着事业的成功!

    父亲在夕阳中作完画,便开始动身回家,我跟在他身后,一起下山!他沉默,我也似乎无话可说。到家后,我本来要帮他做饭,可他怎么也不同意,只让我安静的等待他做好后一同分享。

    各种各样的餐食堆放了整整一个饭桌,这应是我生平最丰盛的一顿晚餐了,看来父亲也记得我的星期,记得提前买好某某菜食,也是那么默默的关心着他的儿子!惊疑的发现父亲会做这么多菜,更让我奇怪的是,餐桌上又多了一物:酒。从小到大,父亲最痛恶那些烟酒,我也从来没有见他触碰过这些东西,他也更不允许我会沾上那些东西。吃饭的时候,只他一个人在边吃边喝,一句话也不说,我也能把所有的高兴埋在心里,低头吃饭,他喝了两口之后,看着我,眼光泛着红润。

    “在学校没有好好吃饭吧!你看都瘦

    了”!

    “我在学校一直都好好吃饭了”!

    “还撒谎呢”!

    我低头不语!

    “既然去上髙中,就要好好学下去,将来有个出息”!

    “恩,我会的”!

    “……”!

    醉酒过后的父亲,语言也开始丰富。平时父亲很少和我说话,而我却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除了我的学习,和同伴玩耍,其他的都不曾会关注,更不知道他会是如此如此辛苦!面对着已有少许白发的父亲,心底涌出一阵接着一阵酸楚。

    晚饭之后,我扶着父亲躺在床上,嘴中还嘟囔些含糊不清的话语,床边的窗台放着一盒红旗渠烟,心里燃起一阵痛楚,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开始染上这些恶习,更不知道为什么会过上这样的生活。收拾饭桌上的残局,洗刷完天已经黑透了,我开始坐在书桌边看书,其实这都是在那个不情愿的时代,父亲强加的习惯。看到深夜,我才窸窸窣窣关掉灯,上床睡觉!

    静静地躺在床上,并没有一点睡意,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动声,还可以隐隐约约听到一些昆虫的奏乐,或许是一种幻觉。看到父亲这样的状态,其实心是静不下来的,他醉酒之后说的那些话,尽尽已忘大半,但想像出来的生活画面,还像电影一样在脑中重复着。星期回来,或许一个星期未见父亲,又第一次离开家求学,他,而此时听着父亲的打酣声,我想他明天清晨醒来,会忘掉今晚的故事。

    我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真得太累了!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