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都市言情小说 > 他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当了父母 > 第一卷 不困之惑 > 第十四章 寂寞如酒
第十四章 寂寞如酒



更新日期:2013-10-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当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男人女人,网络成了他们无聊消遣时的首选,在游戏里边跃马扬刀,冲锋陷阵,在游戏里边自我陶醉、放纵暧昧。拿起手机“摇一摇”也许就可以摇到一个投缘的男人抑或是女人,也许之后不到十分钟,就会由网络版的网哥网妹变为现实版情爱男女,前一刻的陌生路人,这一刻也许正在裸身相拥、互相倾慕,说着各自都感觉是见鬼的呢喃之语。各式各样的孤单,各种各样的寂寞,每天有多少风流韵事在发生,又有多少的惊世骇俗的故事在上演?很多人都在追寻快乐,哪怕只有一刻钟的快乐也好。两个人一起男欢女爱,总比一个人面对着空空的屋子、咀嚼心灵的寂寞要好的多。上个世纪的宣言是“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而现在的宣言是“短暂的快乐,即使短暂,也总比寂寞要好”!
   多少次问自己,假如几十年后,来回忆自己的这一段时间,是空白的、纯净的好,还是错误的、混乱的好,自己说不清楚,谁都说不清楚,那是几十年后的事情,我还是选择现在的生活。人生苦短,何苦要亏待自己,要和自己过意不去?我没有强迫谁,也没有危害谁,更没有妨碍谁。
   我在寻找什么?寻找激情?寻找爱?总感觉自己身边从来不缺少女人,可一直都没有女人,在寻找合适自己的哪个女人的旅途中,太孤单,太迷乱,太困惑,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自己!到底谁是谁的谁?谁又对不住谁?谁能说清楚?
  烟圈在狭小的屋子里边飘起,慢慢幻化,那似乎是紫罗兰,又似乎是刘晨雨,看着身边躺着的这个陌生的女人,脑海里边混乱的幻想着自己的未来,几十年后自己的身边会是什么场景?刚才的疯狂,还在眼前,只是哪个女人的脸已经开始模糊,女人的脸在微弱的灯光下也显示的那么的诱人,白皙的皮肤,玉足,修长的腿,斜躺着,长发掩盖住了半边脸,身体的曲线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颤抖,也算是一个美女,只是这个美女不是天然的,而是用无数的化妆品、塑身品堆彻而成。她给我的只是原始欲望,没有心灵的沟通和愉悦,和她在一起更多的是享受着身体带来的激情,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回过神来的我,才发觉女人已经离去,她是如何离去的?虽然她这个转身离去的瞬间是刚刚发生过的,可是我已经不记得,那些狂乱画面只是短暂的身体的交欢,留给自己的也只是短暂的触动,就像刚才吸的的那支烟一样,已经没什么印象,她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只看到桌子上的一张纸条。“你很棒,我很喜欢,费用AA,下次记得带套。”
   我突然想笑,顺手就把纸条揉成了蛋用力的扔了出去,嘴巴里说道:“破鞋!”现在的女人都这么的开放吗?现在的女人怎么了!可如果她是破鞋,那我岂不是臭脚?我原本以为这次是我很多次一夜性中的一次,没有什么奇特,但是没有想到遇到了一个这样的女人,也许我成了她众多男人中的一个,成了她的一道菜!感觉这是对自己刚才表现的讽刺和挖苦。下次?会有吗?我感觉自己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有点儿恶心自己。除非上天让我再奇迹般的在大街上遇到她,否则将永远成了过去,就像那支已经吸完的烟只剩下扔在地上的烟蒂。
    这个宾馆这个床,承载和接纳了我几次的一夜情人,我记不清楚了,感觉这个床就像一张罪恶的网,把我困在了网中央。模糊的记得紫罗兰、刘晨雨,这两个可能会在我的记忆力占据一隅的两个女人。但是现在想来也只能是模糊的回忆了。
   紫罗兰她把工作签到了外地,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去报道的那天,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我去送她,送他到火车站,我牵着她的手,有几分不舍,可也没有办法,这个精灵古怪的丫头,我还真舍不得她走,不由自主的就攥紧了她的手,能攥多久就攥多久。我给她说,路上小心,到了一定报个平安,后来我就只收到了一个短信,然后她的电话就再也没有打通过。QQ上的头像也变成了灰色,我的留言她也没有回复,再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刷新了一下好友列表,竟然再也看不到她的头像,淡淡的有几分失落,不过这种失落也就几分钟而已。
   刘晨雨,我们还见过几次,有一次单位组织到外地去进行学术交流,由于我们都是单位年轻的骨干就都去了,到了半夜的时候,她打电话给我说想抱抱我,我就告诉他我宾馆的房间号码,她就光着脚丫子,手里提着高跟鞋跑了过来,我提前就给她打开了门,她蹑手蹑脚像猫一样的溜了进来,扔掉高跟鞋一把就抱着我,往上一跃,双腿卡住我的腰,把火热的嘴唇按在了我的嘴唇上,也按在了身上的每个地方,我感觉到狂热和饥渴,感觉到需求和发泄,我需要一个女人,一个爱我的女人,可眼前这个女人让我迷乱和困惑,仿佛是一种工具,或者说是道具,也许互相是个道具……
    再过了几个月在校园里,偶然一次我碰到到她,看到她穿着孕妇裤,我的天呢!我竟然没有认出来,她剪了长发,穿着运动休闲鞋,很悠闲的走着,本来我想说几句祝福她的话,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而是悄悄的绕道走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下午我给同事莫名其妙的发了一通火……
   掐灭烟头,看着窗户外的霓虹灯光,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觉得突然很冷,冷的不知所措,由内而外散发的冷,让自己害怕,害怕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往昔鲜花掌声的热烈,依然抵挡不住这种的寒意。
   网络中有多少个女人在等待着我,我又伤害着多少个女人……
   突然发觉我自己就是个混蛋。
 
   很久玉儿都没有碰见博士猫了,碰见了也聊不了几句,只是偶尔的倾诉与倾听,如此而已。也许因为玉儿和博士猫可能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生活阶层,所以共同语言本来就很少,很多时候,大家都是在各自的网上挂着,默默的看着对方,既不想聊,也不想删掉,玉儿和博士猫就是属于这类网友。
   电脑屏幕中,博士猫的头像频繁的闪动着,诉说着自己的故事,玉儿看着博士猫敲打出来的故事,突然心寒,为那些女子而伤心。博士猫,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你在我身边,我会怎么帮你?玉儿也不停的问自己!
   博士猫:我是一个行者,走累了会找一个树墩坐下来歇息,也只是树墩和歇息,但不会停留……
   玉儿:只希望你选择的路你不要后悔,玉儿是你网络的朋友,有幸倾听了这么多你的故事,有点为你可惜,也有几分替你烦恼,也希望你重新走回一条属于自己的阳光大道,希望我永远都是你QQ里边的朋友。
  博士猫:……
   一个晚上,听完了一个自己认为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博士猫的故事,突然自己也有些许迷茫,自己也曾蠢蠢欲动,但是庆幸自己没有走出去,感谢上苍,感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