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都市言情小说 > 他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当了父母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二章 青梅与竹马的约定
第二章 青梅与竹马的约定



更新日期:2013-10-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那是20年前的事情,自己的家在农村,四面环山,唯一一条小道在村中间,学校在离村子五里地的地方,上学放学这就成了必经的道路。村子不大,但是也由好几个大姓组成。
  “长兴哥,你等等我。”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在放学的路上。
  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从后边跑了过来,从书包里边拿出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东西。
  “我爸爸,这次出去,给我买的好吃的,我给你留了一个,快点,别被他们看到了。”小女孩快速的就把那个连自己都没有看清楚的东西,塞进了自己那个母亲用旧衣服的碎布拼起来的书包中。
  “你爸爸又给你买东西了,真好。”小男孩说着,一脸羡慕的神态。
  “是呀, 以后呢,有好吃的,我给你留一个,只是你每次放学都得等等我,别让我一个人回家,我害怕。你看看这个,是自动铅笔,也是我爸爸买的,以后写作业我们一起写,你也可以用!”纯真的声音,单纯的笑声。
  她就是梅子,我的小学同学,从小一起长大,我是她的保护神,她是我的跟屁虫,直到后来分开。我十次和别的男生打架,九次都是为了梅子。
  梅子的父亲在山外面上班,是这个村庄里为数不多的见过世面的人,从外面带回来了好些稀奇古怪的村里人没见过的东西,在村里人眼里,他是个能人,她的老婆,也就是梅子的母亲,因此也在村里人面前傲了几分。经常老为一些小事和村里的人争吵,不让理不让步,百事总想强三分。曾经有一次为了放牛的时候占一块水草丰美的山坡头,和村里一个人吵了起来,而这个人就是长兴的父亲,从此,两家人就结下了怨气。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气。
  可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和孩子们无关,他们两个继续来往者,上学结伴而行,割草放牛一起行动,当然有好吃的也一起分享,不论谁有什么好吃的,都会想着对方。哪个时候没有手机,可约会的时候总有等不到对方的时候,他们就慢慢形成一种习惯,在约会的地方,在地上用树枝或者石块留言,如果有吃的,就会在地上写上:“有好东西带给你。”然后总会在以留言为中心以五个步子的长度为半径的圆圈内找到好吃的,因为他们约定,不论谁离开谁,他们各自的魂总会在五步以内的地方等着对方。所以,不出五步,总能在树背后或者草丛中找到一个烤熟的土豆,或者一个地瓜,或者是一捧甜枣子。
  长兴的父亲总有意无意的说:“离那家的女人远些,哪一家子人不讲理,来往不得。”
  梅子的母亲也常唠叨:“也不端盆水照照自己,就长的那模样,一副穷酸劲,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知怎么地,这话传到了长兴的耳朵里,长兴见了梅子,总是耷拉着脑袋,后来远远的看见了梅子,就绕道走了。惹的梅子老跟在长兴的后面着急的叫着:“长兴哥,长兴哥,等等我!”长兴见实在躲不过去,就不回头,双手插兜站在原地,等着梅子,等梅子气喘喘吁的跑过来后,再一起往前走,看着梅子红红的脸,长兴总是大声说:“着什么急,慢慢跑,又不是没见过,小心摔倒。”虽然这样说,但总免不了多看几眼梅子。
  已经上到初中了,梅子越发的水灵,学习成绩也很好,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可是长兴的成绩却不是很理想,加上经常打架,老师经常看着长兴,一脸的无奈,有时候还会叹息一声。可这并没有影响梅子对长兴的好感,梅子喜欢跟在长兴的后面,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如果那天没有看见长兴,梅子一定会一路小跑,不回头不歇息的从学校小跑回到家,第二天见了长兴就是一顿臭骂。
  梅子生气的样子很好看,这种半嗔半怒的样子经常在长兴的脑海里浮现,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看着梅子的背影,长兴若有所思,往事一幕幕的在脑海展现,梅子还是那么的漂亮,只是已经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勇气追上去追问一句,“你家住在哪里?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只能呆呆的看着远去的背影。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呀?是不是在看美女呀,美女走远了”一声有点温柔也有点酸气的声音传来。
  不用回头,长兴都知道那个声音是自己的老婆,太熟悉了,熟悉的有点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个别人艳羡不已的家里,自己的苦衷也只有自己知道。
  “天气太闷了,我出来走走,马上准备回去了!”长兴闷闷的回答着。
  “刚才看啥呢?看美女哪?哎呦,还是个美丽少妇呀!你看那穿着,妖艳的劲,还不如多看看你老婆我呢,你说呢,老公?”声音不大,十几米外也许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长兴回头看着自己的老婆,穿着拖鞋,穿着睡衣,长发披散,看着老婆,脑海里边是刚刚过去的梅子,心里不停地嘀咕,为什么同是女人,为什么差距却那么大!
  “上门汉上门汉,矮人两头半!”自己长期以来已经习惯满肚子的委屈的生活了,想着自己可爱的孩子,叹了一口气道:“今天我回去做饭,你玩一会,过半小时和宝宝一起回来吃饭。”
  “那我要吃红烧排骨!你回去给我做。”女人有点撒娇的说着,在旁人看来这一家是多么和谐的三口之家,女人娇柔,男人善解人意。
  远远望着梅子离开的身影,心里想:梅子肯定不会这样,她肯定会和我一起回去,一起去做饭。转身离去,这就是别人艳羡的家庭!一阵苦笑传来。
  突然想起小时候和梅子的约定习惯,会在见面的地方留言,今天这个巧遇的地方不知道算不算就是小时候约定的地点呢,想到此处,长兴快步的走到了刚才的地方,飞快的捡起路边的一个小石头,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和QQ号码。
  “阿弥陀佛,不要被扫掉。希望梅子能看到。”终于长舒一口气。
  再回头准备回家了!
  “怎么着,对刚才的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呀!可惜呀,那是人家的老婆”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刚才掉东西了,回来看看,是否掉在这里了。找不到了,回去做饭了。”故作轻松的长兴这次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一个晚上,都是梅子的身影,她过的好不好,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她老公对她好吗?会呵护她,善待她吗?这么热的天,她是不是在厨房里边挥汗如雨?是不是受着老公的呵斥?
  太多的疑问,化作思念在脑海里充斥。几次孩子的喊叫,长兴都没有听进去,还好也习惯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礼拜过去了,每次下班后在小区门口他都会多看几眼,吃过饭后就下楼来转一转,总会在碰见梅子的地方多逗留一会,希望能再次碰见梅子,可是一直却没有看见。今天也不例外,长兴有点失落的往回走。回到家后,老婆带孩子在洗澡,长兴一般不关心这些事情,常兴打开电脑把QQ挂着,不为聊天,只为等人,也许能等到,也许等不到,也许梅子根本就没看见他写在地上的电话号码……
  他频繁的更换着网页,一句话不说,但自己知道自己心里其实有点落寞和烦躁。
  已经11点多了,长兴准备休息,明天还要上班,这时候,QQ上有人敲门进来,网名是“梅香如故”,验证信息的备注框里写到:“梅子”
  长兴有点激动,内心百味。虽然两个人都在线,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一直沉默着,用沉默这种方式,互相问候着互相打招呼,有时候言语就是一种多余。半个小时候后,梅子下线了,长兴也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