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都市言情小说 > 他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当了父母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六章 爱在左 情在右
第六章 爱在左 情在右



更新日期:2013-11-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车很快驶出了市区,虽然长兴开车的技术在部队就受过领导的表扬,但梅子还是在旁边不停的提醒长兴,梅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一会让他小心,一会让他开慢点,一会让他等一等红灯,有几次还差一点紧张的抓住了方向盘。她还是那样谨小慎微和善良,她的这些举动,很容易让长兴回到过去。
   为了舒缓她紧张的情绪,长兴打开了音乐,可是刚打开没几分钟,梅子就皱起眉头说,关掉吧,很烦,想让自己静一静,音乐吵吵得头疼。长兴就关上了音乐,长兴给梅子说,你睡会吧,到高速公路上了,没有很多车也没有行人,你放心吧,不会出事,自己睡一会吧!
   梅子没有说话,只是侧了侧身子,打开车的窗户,让窗外的风吹了进来,然后用胳膊肘撑在车窗上,头斜靠在胳膊上,微侧着望着车窗外,虽然车外这个时节的风景很美好,但从梅子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梅子没有心情欣赏那些风景,梅子微皱着眉头,注视着远方,若有所思,她在想什么呢?也许在想自己躺在医院的父亲,想自己的童年,想自己的长兴哥,虽然现在长兴就在自己的身边,虽然现在就他们两个人,虽然多少次在梦里相见,虽然多少次她想问问长兴,但现在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无心说什么,就这样沉默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长兴拿出一支烟抽着,烟这东西,男人在无聊的时候会抽烟,郁闷的时候会抽烟,心情烦躁的时候也会抽烟,在尴尬的时候抽烟,抽烟可以舒缓情绪、可以缓和气氛可以让自己思考,抽烟是男人的一种习惯,一种手段和一种礼节。而此时,长兴抽烟更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默的气氛。
   车里立刻弥漫出了一些烟味,梅子咳嗽起来,轻轻的咳嗽起来。长兴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把烟掐灭,扔出了窗外。车窗开着,几分钟过后烟味就淡了,也许是一阵咳嗽过后,梅子显得有些疲惫,梅子轻轻的闭上双眼。
  看着倚在车窗上的梅子,头发被风吹起,有几缕头发随风飞扬,很俏皮,有几分张扬和风趣。梅子闭上了双眼,长兴看着梅子,仔细的近距离的打量着梅子,看见梅子眼角有几丝细皱纹,才感觉到,时光也在梅子的脸上也留下了印痕,感觉自己老了,感觉岁月流逝的太快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路边的护路松树飞速的向身后跑去,不知不觉,都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长兴隐隐的感觉到头有点痛,自己在部队时,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头部受过伤,虽然经过手术治疗,后来没有什么大碍,但要是过度的紧张和劳累,头还是会痛。转业后来到单位,每次办事情都是别人开车,自己只是坐车,今天连着开了五个小时,突然感觉很不舒服。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当你感觉不舒服的时候,只要有了这个念头,突然就会很烦躁起来,并且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看了看高速路上的标志牌,下一个服务区还有一百多公里,长兴下意识的动了动,虽然系着保险带,但他还是努力让自己最大幅度的换了个姿势。看着身边睡去的梅子,长兴的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幸福感和责任感,让梅子多睡会,她可能太焦急了,眼圈有点发黑,现在睡得也很沉,为了不惊醒梅子,长兴放慢了车速,由超车车道上撤了下来。这个自己曾经喜欢的女人,自己如今什么也给不了她,就让她多睡会,自己目前能做的也就这些。本来还有叫醒梅子让她陪自己说说话的念头,现在突然全打消了。
  头越来越疼,除此之外,隐隐的感觉腰也不舒服,确实需要停下来了。看看路标,还需要半个多小时才到服务区,为了不让自己烦躁的情绪影响到开车,长兴再次把车速降了下来,安全第一。
  服务区到了,由于进入服务区转弯和减速的缘故,梅子醒了。
  “这是到哪里了?咱们走了多少?
  “到XX,走了一半的路程。”
  “哦!看我睡得,太沉了,真不好意思,你怎么停下来了?”
   “没什么,休息一下,开车时间长了,头有点晕。”长兴不想多说,免得梅子担心。
   “哦!你等一下,我再去买两瓶水,喝点水,提提神,你也可以吸烟,不过得下车,去车外边吸烟!”说着梅子笑了一下,露出浅浅的笑靥就开了车门,扭身走向服务区的超市。看着梅子走下了车,长兴趴在了方向盘上,闭上了眼睛,确实有点累,头疼,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开车了,真的感觉岁月不饶人,虽然现在还不到四十岁,但今天确实感觉到很不舒服。
    车停下来,就没有了风,再加上自己头痛腰疼,又有点累和小紧张,竟然出了一身汗!
  过了几分钟,梅子手里拿了几瓶矿泉水走了过来,隔着车窗,把水递了过来,可长兴没有抬头,也没有去接,也许是因为车停了下来,自己精神放松了,反而感觉到头很疼,竟然像针扎,感觉浑身不舒服,确确实实出了一身汗!
  看着长兴头上渗出了汗,加上有点微皱的眉头,梅子有点紧张和着急。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
  “没什么,有点头疼,休息一会就好了”,说话时,长兴只是扭了扭头,闭上眼睛侧露出了脸,并没有直起身子离开方向盘。
   半个小时过去了,长兴依然感觉很不舒服,看看路标,下一个服务区还需要两个个多小时,长兴实在没有勇气和胆气说现在开车就走。
    梅子说:“不着急,身体重要,要不就在这里的宾馆休息一会吧!身体要紧!”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和长兴联系,不知道他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她凭直觉,感觉长兴没有撒谎,肯定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但她现在没有多问,也不想多问,也没有心情问。
  长兴也点头同意,走进服务区的宾馆,他们要了一个钟点房。
  走进房间,长兴看也没看,直接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也没有在意梅子的表情和感受,也不想知道她在做什么,迷迷糊糊就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梅子在房间走来走去的忙活着什么。
  过了一会,梅子端了一杯水过来。
  “长兴哥,起来喝点水!”
  看见我没有反应,也不说话,还闭着眼睛。梅子有点着急,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感觉到我没有发烧,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我没有反应,也不征求我的意见,不由分说的的就抱起了我的头,扶我起来。她坐在我的身后靠在床头上,把我的头靠在她的身上,确切的说是把我的头放在她的怀里。我正准备抬起身子的时候,她按住了我的肩膀,然后就用双手给我揉起头来,先是太阳穴,然后是头顶,虽然比起按摩店里的师傅,手艺还差一些,但轻重合适,很是温柔,特别舒服,一会轻按压,一会轻拍,一会又轻揉,能感觉到她虽然不专业但却很用心。
  我一直闭着眼睛,真的就想这样睡过去,躺在梅子的怀里,就这样死去也可以,永远永远都不要醒来。
  我感觉有点渴,喝了一口梅子递过来的水,哦!天哪!这杯水太舒服了,由喉部到胃部再到心里,舒服和感动传遍全身,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很放松和舒服。八分烫!对我来说,恰到好处的温度和舒适度。我真的有点感动,由感动到有几分激动。由于小时候家境不是很好,经常吃一些杂面和野菜拌红薯,经常吃的自己的胃老作呕打嗝,所以后来,自己的肠胃不是很好。后来只喝八分烫的水,我的胃部才会舒服,这一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没想到梅子还记得自己的这个生活习性,说起来太惭愧了,梅子有轻微的哮喘病,自己都不记得了,刚才在车上还吸烟,害的她一阵咳嗽!越揉越舒服,越想越惭愧,真的有几分感动在心间!
  长兴已然闭着眼睛,没有作声,他的思绪乱飘着,梅子的手在长兴的头上来回移动着,其实长兴心门早已经打开,这双手早已经揉进了长兴的心里,揉碎了这颗沉寂和等待了多年的心。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梅子急促的问我:“长兴哥,好点没,还喝水不?实在不行,咱们就去医院!”
  听到她着急而又急促的声音,我很感动,心里很惭愧。梅子还是以前的梅子,还是那样胆小和关爱自己,我还是她的长兴哥。这一刻,所有的尊严,面子,荣誉,金钱,统统的都可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不是可以永远的躺在梅子的怀里,她的手劲不轻不重,恰到好处,揉的令人舒服和陶醉!但愿长睡不愿醒。
  长兴拉住了梅子的手,梅子有点紧张说:“怎么了,长兴哥!”话还没说完,我就翻起身把她拉在我的怀里,压在身下!这个动作的完成,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不到三秒钟!我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我急切的亲吻她的脸庞,吻她,可这一切太突然,梅子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有点吓着梅子,她下意识的反抗着,强烈的反抗着,吻她的脸,没吻着,吻她的嘴唇还是没有吻着,吻她的脖子,她使劲的扭动着脑袋,我还是没吻着。我已然没有睁开眼睛,不用睁开眼睛,我知道她就是梅子,她就是自己想要的梅子,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睁开眼睛反而看不清楚梅子,更看不清楚自己。
  “啪!”一个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耳光不重,看起来梅子还是手下留情,只是想警告我一下,让我停了下来。我睁开眼睛打量着身子下面的这个女人,由于惊慌和慌乱,她的眼神显得有点惶恐,头发有点凌乱,她此时正在慌乱的看着我,我停了下来,她也不动了!看着梅子,我想到了十几年前,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在那片包谷地里,那个时候,我就想要梅子,想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她还是和今天一样,给了我一个耳光!
  我有点生气了,就像一个被激怒的狮子,梅子就像是我的猎物,我不会像上次那样放她走,我等的时间太久了,为什么这样对到我,让我等这么长的时间,梅子本来就应该是我长兴的!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梅子的反抗在我强大的攻势面前,是那样的无力和无谓。我的爱我的狂热和我的激情我浑身的力量,都被梅子的这一记耳光激了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现在我想要的,身边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梅子,只要现在……我要她的脸,我要到了!我要她的脖子,我还要到了!我要她的唇,要到了,该要到的能要到的,可以要的,不可以要的,我统统都要,只要是梅子的,我全要!我感受到胜利和成功,感受到做男人的尊严和快乐。我把我的舌头放进了梅子的嘴里,探索着,寻找着,感受着,很霸道的前进和占有着,梅子回应我了,但她是用牙齿回应了我,她咬住了我的舌头,刚开始的一瞬间很舒服,可是还没有舒服两秒钟,我就感觉到了疼,还疼,继续在疼,越来越疼,疼痛难忍,疼遍全身,似乎自己的舌头都出血了,疼痛在瞬间让我所有的情致都没有了,我跪在床上直起身子,用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嘴巴,松开了梅子,梅子也松开了我,并且迅速推开我,边整理衣服边从我的身下溜了出去,夺门而出。
  我翻身躺在床上,仰面向上伸开双手和双脚,像个大大的米字,我重新闭上了眼睛,极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我这是怎么了!虽然梅子夺门出去了,但我知道她不会走很远,从小到大,只要我在,梅子从来不会走很远,何况现在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我不用担心梅子,可我担心我自己!
  梅子还记得我,梅子心里还有我,我想要梅子,其实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的理由很简单,不是山盟海誓,不是花容月貌,而是一些很细微的东西,比如哪一杯八分烫的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我还有没有权利和资格去说爱。我用拳头轻轻的磕着自己的额头,我已然闭着眼睛。梅子,对我来说,就像一个解不开的结,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梅子没有收到我的信,我也没有收到她的信?为什么?我太想急切的知道答案了,我必须给梅子和自己一个交待,这个谜底吸引着我,我这次回家一定要搞清楚。想到这里,我不想再躺在床上了,我翻身起来,整理整理衣服,走出了宾馆,经过这么一折腾,睡意全无,也不想睡了,走!赶路,梅子的父亲还在医院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