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都市言情小说 > 他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当了父母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七章 谁动了我的爱情
第七章 谁动了我的爱情



更新日期:2013-11-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走出宾馆的房间,正如我所料,梅子站在宾馆走廊尽头的窗户前,双手交叉紧抱胸前,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当我走近梅子的时候,她看见了我,我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互相对望了一眼,我径直走下楼梯,梅子整理整理了头发,也下了楼梯,就像小时候一样,我走在前面,她走在后面。

    从宾馆出来,直到开车再次驶入高速公路,谁都没有说话,突然间,车里的气氛异常尴尬。长兴开着车,用余光看了一眼梅子,梅子的眼光顺着窗户一直看着外边,也许是在躲避着自己的目光吧,车在悄悄的前进,我们两个都沉默着,默默无语。

    “刚才对不起!我……”一边驾驶汽车,一边也想不到用什么词语打破这个尴尬的场景。

    过了许久,梅子头也没有回的说道,语气中多少有些叹息“没有什么!我着急回家,我爸爸还在医院里边,专心开车吧!”

    “噢!我知道,你放心,我们赶紧赶回去吧!”长兴努力的在缓解着气氛。

    “好的,谢谢你,长兴哥!”梅子始终没有回头。

    长兴不知道梅子究竟是什么心情,只是偶尔间一瞥,但是听到叫哥哥,长兴的心里犹如一块大石落地,梅子并没有很大成度的责怪自己。

    汽车在高速路上飞奔着,时间也在梅子焦急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赶到医院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医院里永远是人来人往。赶到病房,梅子一家人都已经在焦急的等候在病房门外边。

    “梅子,你可回来了!”迎面而来的是妈妈的焦急的询问。

    “这不是长兴吗?你怎么……”梅子的妈妈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长兴,然后再转向梅子。

    “阿姨,是这样的,正好我在县城附近办点公事,偶然碰上了梅子,我就顺便和梅子一起回来了,伯父还好吧!”长兴提上专门买来的礼品。

    “还好,还好,已经稳定了,谢谢你,真是个好娃。”梅子的妈妈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拉着梅子,转身走入了病房。

    留下长兴站在门外,看着病床四周站满了人,医生护士出出入入,长兴的心里思绪万千。

    “如果不是当年长辈们,横档竖拦,现在我和梅子就是幸福的一家,而如今……,刚才在宾馆里边,梅子那样对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她已经不爱我了,还是……”

    看着梅子的背影,长兴觉得是应该离开的时间,在现实里也只有在路上的这段时间,才是自己和梅子的独立私密的空间,可惜幸福的时间总是太短,太短。

    打过招呼,离开医院,启动起汽车,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这一次回来,只不过是为了制造一个和梅子在一起的机会而编造的谎话,此时此刻,自己该往哪里去?

    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荒唐,为了梅子,这个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初恋情人,自己可以抛下自己的孩子,让自己的爱人独守空房……往昔里、部队里、家人、孩子、等等一幕幕,犹如电影,在脑海中闪过。自己的一封封信难道梅子都没有收到?为了写那些信,在部队里,自己白天训练完,等熄灯号吹过后,领导检查完,自己把自己蒙在被窝里,一手拿手电筒,一手写,虽然七扭八歪,但却满怀激情,再满怀期待的寄出去,那时候是多么的血气方刚、青春年少、激情四射。梅子,这一切你都知道吗?此刻的梅子,你的心里还有我吗?你可知道,当年那一封封信里包含着我多少的期待和多少的爱慕呀!在那偏远的地方,我几乎是每夜都想着你才入睡的,可是每一封信出去,都如石沉大海!失落,失望,绝望,绝情,恨,恨梅子,恨自己!

    一个人呆坐在车中,靠在驾驶座位上,抽着烟,一根根,顿时间车里已经是烟雾缭绕。是应该去搞个清楚了,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可我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呀!打定注意,可从哪里开始呢?长兴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长兴开车驶向了自己的一个远房叔叔的家里,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这个远房叔叔是当地的邮政局的一个临时邮递员,自己乡镇那一片区的信可都是他送的,自己的信基本都是由他送到家给父母的,基本上每次给父母亲写信,也都会给梅子写信。我当时自己有时候也很纳闷,自己给梅子的信梅子没有回信,可给家里寄得钱,却一分不少的父母都收到了,当时也只是奇怪,也没有多想。去问问,也许会有什么蛛丝马迹。

    “长兴呀,好久没有回来了,这次回来是看你父母吗?”刚跨进这个叔叔的家门,婶子就热情的问道。

    “是呀,我办点公事,顺便回来看看,好久没有回来了,也来看看你们,你和叔叔最近身体还好吧。”

    两个人寒暄着走进了家门,在这个略显清苦的家中,好在叔叔婶婶都是很热情的人,谈笑间,东拉西扯,转眼间晚饭已吃过。

    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借口,问关于和梅子书信的问题。“长兴,你家里都好吧,你父母身体也都好吧。”

    “是的,家里都挺好的,孩子也很乖,也经常念叨你们的,我爸妈身体也挺好的。”

    “是呀,看见你现在过的好,我就感觉你父母呀,真是明智,当时呀,我记得你父母和梅子他妈一直不对付,每次见面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两家人总是掐,总是害怕你和梅子成了,以后遇到一个难对付的亲家,所以呀就让我把你给梅子的信,都收起来了,没有送过去。看见你现在过的挺好,我也就安心了!”

    “好在,你现在,出息了,有了好的工作,也娶了一个城里的老婆,女儿也都几岁了吧!否则呀,我可真是罪过了。”长兴的叔叔边抽烟边说。

    “原来你没有送过去呀,我还因为她一直没有给我回呢,不过都已经过去了,不说了。”表面平静的长兴,内心如翻江倒海,突然间对父母亲有些许的怨恨。

    一瞬间的事情,长兴就有恢复了平静。

    “那些信件,你都扔掉了,还是……”长兴若无其事的问道。

    “没有,你写的那些信件,噢!还有几封是梅子给你写的,我都收起来了,一直帮你保存着,今天正好说起这个事情了,就物归原主吧!否则,在我心里老是一个疙瘩。”叔叔说着,走进家里的一个储物间,倒腾了半晌,拿着一些用尼龙细绳子捆绑的一叠信,看起来那些信都有些泛黄,当然免不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好歹,这些信还在。他把那些捆绑的整齐的书信,递给了长兴。

    “谢谢叔叔,你真细心,你还保存这么完好。”接过信的那一瞬间,长兴的手竟然都有些颤抖,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着。

    “……”

    两个人唠了一会,长兴离开叔叔家,在楼下的车里,又是一阵思绪飘飞,突然间回家看父母的心情没有了。

    他开车来郊外,找个地方停下来,他打开那些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虽然过了十几年,虽然那些自己写的信有些泛黄和陈旧,可是那些字迹是那样的熟悉,每一封信里的每一句话自己都是那样的熟悉。尤其难得的是,这里有梅子给我写的三封信。

    “长兴哥,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你给我写信,也没有你的消息,是不是把我忘记了?不知道你忙些什么?咱们后山的红枣该熟了吧!你可不能一个人偷吃呀!”

    “长兴哥,天冷了,我用自己节省的零钱买了一些毛线,给你织了一双手套,不知道你喜欢不?也不知道大小是不是合适,不管怎么说,你都也必须戴,要不我会生气的,希望你过的开心。”

    读到这里,我似乎都能想象到她在宿舍里,晚上点上蜡烛躺在被窝里给我织手套的样子。

    我突然很烦躁,很想喝酒,越烈越好,想起后备箱好像还有一瓶别人送的白酒,我打开后备箱,撕开包装盒也没看是什么酒,就一口一口的喝起来了,我坐在一棵大树下面,背靠着大树,两腿向前直伸,呆呆的望着前方,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在酒精的刺激下,我一会狂喊,一会叹气,喊累了,就自己闭上了眼睛,一会感觉自己似乎脸上有了泪水,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可怜,周围的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自私,他们都在欺骗自己,突然感觉自己的父母亲很可恨,感觉梅子的母亲是那样的令人讨厌,突然感觉自己是别人的玩偶,任人摆弄,感觉自己的婚是给父母结的,自己的老婆也是给父母娶的,自己的老婆不是自己喜欢的,是父母喜欢的,突然感觉自己的女儿也不再是自己的最爱,突然开始仇恨这个世界,再也不想见到那些不想见的人……我好恨!长兴狠狠的把那个酒瓶子扔向远处的一个石头,听见瓶子“砰!”摔碎的声音,长兴感觉自己很快意!

    驱车再次来到了县城医院,夜已经很黑了,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拿着书信,长兴奔到梅子父亲的病房前,隔着窗户,看到的是梅子妈妈的身影,长兴走了出来回到车上。

    离开医院,再来到这里,多想遇到梅子,把这些当年包含着自己的爱慕之心的信件递给梅子,让她看看这些信件,这个想法是那样的急切和冲动,竟然成了他此刻最大的心愿。

    如是几次,来来回回。

    再次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长兴想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决定把那一摞信放到病房门口,期待梅子可以看到当年自己给她写的那些信。只是害怕看到梅子看到信,如果顺手扔掉,或者其他的举动,怕让自己那颗受伤的心再次受到刺激,最后还是没有实施。

    远远的在车里看着梅子从一楼提着一壶开水,进了自己父亲的病房,一会又看见梅子在喊护士换药,看着梅子走来走去的身影,长兴竟然留下了泪水。他不停的吸着烟,感觉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舒服点。

    长兴开车离开了,不离开还能怎么样!

    一路上,星光点点,没有月亮,四周一片漆黑,高速路上的车,风驰电掣。长兴的脸上面无表情,长兴的心,犹如刀割。

    自己和梅子青梅竹马,本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因为双方的父母,如今分离,可是上天又是那么的不公,为什么又再一次让两个人遇见,戏弄和折磨这两个可怜的人儿。

    梅子当初承受着怎么样的心理痛苦呢?突然间脑海里边那个贤惠的稍有醋意的老婆也是那么的陌生,似乎那个孩子也是在父母、岳父母的设计中出生,一切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都是别人的,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为什么呢?当初那些信如果梅子收到,也许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我相信以梅子的性格她会为此不顾一切的,虽然她外表柔弱,可内心倔强,这点我还是了解的。苍天呀,为什么呢?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呢?

    平静,发呆,沉默,无语,不想吃饭,也不想骂人,更别提工作!就想一直这么坐着,心情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