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简单形成上市买卖就跌落的状况 > 都市言情小说 > 他们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当了父母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十章 自囚为徒
第十章 自囚为徒



更新日期:2013-1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几天来,长兴的心情每天都在忐忑中,每天也都淹没在自己的郁闷心情中,不知道是好是坏?脑海里边,梅子、爱人、父母、孩子……这些人的面孔不停的交错出现着,每天晚上闭上眼睛都似在做噩梦。
  
      “你这个孩子呀,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怎么这么不孝顺呀,你现在的日子过的好好的,你难道不想要了,别人求都求不来!你还和梅子牵扯什么呀,你忘记了她父母小时候怎么羞辱你的吗?你难道一辈子都想抬不起头来吗?”是母亲那慈祥的脸。
  
      “孩子呀,你不能犯错呀,过去都过去了,你难道不想要你的孩子吗?豆豆她多好呀!你还有一点人性吗?都奔四的人了,还胡折腾什么呀!”旁边凑过来的是父亲严肃的脸。
  
      “不是,我和梅子真的没有什么的?真的。不要乱猜了!”感觉自己在拼命的辩白着,但是没什么效果,又显得那么的有气无力,这话说出去自己也不信。
  
      “爸爸,你不要离开我和妈妈,我不想你去找那个阿姨,我不喜欢阿姨,如果你走了,我就不吃饭,不睡觉,整天哭。”拉着自己手苦苦哀求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突然间,眼前是横眉冷对的老婆的眼神,凌厉的眼神似乎要把自己撕碎。
  
      ……
  
      突然间感觉犹如万丈高楼,一脚踩空,身子跌向了万丈深渊。看着围绕在自己眼前的父母,孩子,老婆,唯独就是没有梅子,自己伸手去抓所有的人,可谁也抓不到,什么都抓不着。
  
      从噩梦中惊醒,满头是汗水的自己,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宽大的双人床上,只有自己蜷缩着,呼吸几下定定神,盯着旅馆的天花板发呆。一个人的自由是这样的痛苦,让别人把我带走吧,让我活着就行。
  
      妻子因为聊天记录的事情依然生气着,离开自己回娘家去了,父母也不在身边,也回老家去了,也生着自己的气,临走的时候,撂下一句话:“你要是敢胡折腾,我就没你这儿子!”孩子受他妈妈的影响对自己也犹如仇人。
  
      自己难道做错了,真的错了吗?是不是自己贪念太重,不应该对本该已经失去的事情而执着?我错在哪里了?谁来告诉我。
  
      记得梅子扎着的马尾辫,记得和梅子去偷地瓜,记得驮着梅子骑自行车去赶集,记得在一个满天星星,没有月亮的夜晚,我亲了梅子的左脸颊,我记得很清楚,是左脸颊……
  
      梅子呀,你是我这辈子难以躲开的宿命,不止一次的把老婆和梅子两个人做着对比,没法比也没有结果,没有优劣,没有好坏,难以割舍,无法放弃,左右为难。
  
      “长兴哥,你这两天还好吧?”电话中的梅子的声音似乎有少许的憔悴。
  
      “我还好,只是……哎!”一切都无从说起,不知道如何再次向梅子说起自己的苦恼。
  
      “今天嫂子给我打了好多个电话,把我骂的狗血喷头,还说要到我们单位去……”梅子的声音感觉到有点低而且有些抽泣,听着就心痛,心如刀割。
  
      “这个女人,太庸俗,太不像话了,她怎么能……哎,没有伤害你吧。”长兴也是小心翼翼的说着。
  
      “你嫂子就是那个脾气,你让着她吧,她只是发现了聊天记录,再什么也不知道,最近也是跟我大吵大闹的,要不这样……”长兴说着实在是无法开口。
  
      “怎样……?”
  
      “万一她去了,你就说我们是偶尔碰见,你只是找我偶尔倾吐下心中的感情,偶尔聊聊我们的过去,让她骂几句,她消了气就没事了。”
  
      “还有吗?”
  
      “你不要说我陪你回老家了!你就说……是你让我陪你回家的。”长兴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已经是感觉无地自容。
  
      此刻已经把梅子给出卖了,自己就是个伪君子,感觉像偷了别人的东西,感觉自己像下水道里的老鼠,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虚伪的彻彻底底,懦弱的淋漓尽致。
  
      “好的,我明白。”梅子的声音从低沉突然变得坚定。
  
      “梅子你听我说,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说我还能怎么做?”
  
      “梅子,梅子,你还在吗?”不知何时,电话已经成了盲音。
  
      放下手机,默默的删除掉电话记录,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希望这次风波可以平稳的渡过,自己已经在旅馆快住了两个月了,难道自己永远的住下去,永远呆在旅馆吗?永远不回家吗?
  
      自己的前程,自己的家庭,自己奋斗了这么多年的资本,如果处理不好,这一切都将消失,我不知道没有了这些,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害怕一个人孤独的走在大街上,我害怕自己一无所有,害怕自己的口袋只剩下几元钱,害怕自己又回到从前,害怕自己再次听到像梅子的妈妈那样的人说一些刺耳的话语,害怕看见自己的父母那沧桑的脸。
  
      梅子和前程,家庭,资本,究竟孰轻孰重?
  
      烟雾缭绕,酒味熏天,已然没有结果,结果并不难,难的是抉择的这个过程。
  
      一时刻,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再次拿起电话,梅子的号码依然印在脑海中,但是此刻多么的想忘记,多想回到,几个月前,越是想忘记,越是铭记的清晰。如果那天不去遛弯,如果那天不遇到梅子,也许自己的生活永远都是那么的平静。
  
      多想回到几个月前,不知道这些该多好,不记得过去发生的一切,无知无欲无谓,该多好,把一切怨恨都记录在她母亲的头上,该死的,统统都见鬼去吧……
  
      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长兴蜷缩到床头,用手拍打这额头,喝酒让他感觉到晕晕乎乎的,遗憾的是自己想醉,可是没有醉,喝不醉,想醉不能醉也很痛苦!
  
      但是短短几个月,自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为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长兴依然是一蹶不振,感觉一切都无所谓,现在还有什么可以引起自己的兴趣,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人生短暂,及时行乐吧!。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由于女儿要开家长会,老婆也回来了,老婆也慢慢恢复了往日的神态,也哑口不提发生的过去,可是眼神总是疑神疑鬼,说话也带着刺,老趁我不注意偷偷的翻我手机,我看见就和没看见一样。
  
      长兴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爱怎么折腾,你随便,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偷偷的,每天依然期待着梅子上线,依然会拨打着梅子的电话,但是每次的期待都是灰色的头像,拨了很多次电话,但始终没有拨出去,终于鼓起勇气拨出去了,电话却被告知,“您拨打的是空号!”。
  
      虽然有的人活到八十岁,可是三十岁就已经死了,只是到八十岁你把他埋了。长兴感觉,自从最后一次听见梅子的声音后,长兴感觉自己已经死了。我们在现实生活里,从来都是爱自己,胜过爱爱情!
  
      奇怪了,从那次事件之后,长兴再也没有见过梅子,虽然我知道她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可我就是没有见过她。再怎么遛弯散步,再怎么去超市买东西,再怎么积极的去幼儿园接孩子,可就是没有碰到。
  
      这个世界很奇妙,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
  
      自从梅子出现后,我和老婆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成功过,每次都提不起精神,注意力不集中,老在脑海里幻想着梅子,或者力不从心,或者不尽人意,更多的是应付了事,再过了不知多久,我竟然慢慢的不去想那个事情,有时候感觉虽然和老婆躺在一个被窝里,抱着她,可长兴感觉就像是抱了一个枕头,抱着也只是抱着罢了!
  
      身心的融合让你感觉到幸福,感觉到天大地大,可是只接不合,那将是一件多么无奈和可悲的事情,只有程序,义务和过程,没有激情,没有感情,甚至没有感觉。长兴感觉自己虽然在婚姻里,可是感觉自己已经离婚了,自己虽然和老婆躺在一张床上,可是已经分居了,只是没有分床罢了。
  
      转眼时间,一年过去了,小区的业主群里边,热闹的策划着春游的活动。
  
      一年的时间,长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每天小心翼翼,每天平平静静。除了上班,陪老婆孩子,就是看看书,看看电视、打打游戏,心中的偶尔的思念随着永不上线的梅子也慢慢的消磨殆尽。
  
      百无聊赖的长兴,说服了孩子和老婆,决定参加群里边的旅游,借此机会和小区的住户,拉近一下邻里关系。
  
      一大早,长信和老婆收拾完毕,拿着应用之物,来到集合的车上,选择了一个窗户坐下,微笑着和其他人打着招呼。
  
      一个熟悉的影子,登上了车。噢!我的天哪,是梅子。她也一样手提袋子,装满了吃喝,手里牵着孩子。
  
      一瞬间的事情,长兴把头靠在了窗户上,用帽子盖住了自己的脸,闭上眼睛,不敢再多看一眼梅子。
  
      背后的故事,梅子没有给我说过,梅子承受的委屈,长兴不知道,长兴不敢知道,长兴也不配知道。面对梅子,我很惭愧,我感觉我这辈子就只欠一个人的,那就是梅子。
  
      有情无情,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不爱不恨没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