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女方全知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作业?毫κ悄凶釉谌兆又械闹? > 第一卷 > 第三卷第四十四章
第三卷第四十四章



更新日期:2015-04-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下午,云蝶去叫桂英灵吃饭的时候,发现女儿自杀一事。
桂英灵当即被送到了医院,谁也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个决定,桂家人陷入了深深的懊悔和自责、疑惑中。
值得庆幸的是,桂英灵有惊无险。
经过这件事,大家越发将她视为不可碰触、不可伤及的符号,伴随这个符号可能带来的恐慌,桂棹被逼与顾采薇订婚。
其实,桂棹、顾采薇订婚不是桂英灵最想要的,她最想听到的是父母愿意救出顾恺的承诺。
“顾恺呢?”她心灰意冷、面无表情的问道。
“别管他了,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什么事不能商量吗?为什么要做这么傻的事情?”云蝶一脸怜惜,痛心的说道,小心翼翼的将被子盖到女儿身上。
“不是我不想商量,是你们压根不给我商量的机会。顾恺呢?”桂英灵咸咸的眼泪默默的滚落在脸颊上。
“你别逼我了,家里的事,我做不了主。不要再和你爸对着干,你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你们还是不肯放过他?既然不打算放过他,为什么还要救我?你们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我也不稀罕你们爱不爱我。你走吧,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既然看着我会痛心,就不要在见面,我已经不再稀罕你们”,桂英灵淡淡的说道。
“你别这样,我去跟你爸商量,好不好?”云蝶和声祈求道。
“你走吧”。
“你别这样了”,云蝶哭着哀求道。
“走吧,别哭了,你哭什么?自杀的又不是你,不想活的又不是你。是我自己的人生,是我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怨不得别人。你哭到底是什么意思?别哭了,烦死了”,桂英灵一脸烦躁,厉声吼道。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别问我,为什么你会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是我母亲,我变成这样不是一天两天,你竟然没有察觉一丝一毫。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证明你不爱我”,桂英灵绝望无助的说道。
话语间,桂巧灵来了,她轻轻的将饭盒放到床桌上,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妹妹。
“别哭了,吃饭吧,人是钢饭是铁一顿不吃饿得慌,妈都哭了,她这么疼你,你看她都哭了”,桂巧灵语调平和的说道,话语间泪沾满了眼眶。
云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桂英灵听着很压抑,压抑的她难以正常呼吸。她气势汹汹的冲着床铺大挥一拳。然后恶狠狠的扯开手腕上的针管,随即怒气冲冲的将床上所有的东西扑打到地上,最后对着床狠狠的连踢了好些下。
“不就是一个男人吗?犯得着你这样?”桂巧灵拧着眉、拉着脸,极度不爽的抱怨道。
“已经不是一个男人的问题了”,桂英灵撕心裂肺的吼道,随手将床头柜上的饭盒一拳挥到地上。
“你去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如论如何将顾恺救出来”,云蝶用颤颤巍巍的声音对着桂巧灵叮嘱道。
“从今以后,我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联系了”,桂英灵哭着说道,说这话的时候,她心底充满了无限的不舍。她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向父母妥协,更不是决定放弃爱情,而是觉得自己配不上那个男人了。
桂巧灵犹豫了一下,照着母亲的吩咐走出了病房。
云蝶停止了哭泣,走近桂英灵,按下了急救按钮,可怜兮兮的拾起桂英灵的手腕,心疼的说道:“你这是何苦呢?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这样做,顾恺或许压根不会心疼。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这样做”。
“谁也不值得我这样做,我这样做并没有值不值得”。
“你到底怎么了?你以前好好的,是不是顾恺把你带成这样的?”云蝶拧着眉问。
“不是”,良久之后,桂英灵一本正经的定声回答道。
话语间,桂巧灵走进病发,她一脸犹豫的看了看云蝶。
“怎么了?”
“我爸说,妈,你来一下,我跟你说”,桂巧灵一脸愁容,难为情的说道。
“你说吧”,云蝶不耐烦的说道。
“我爸说让顾恺在戒毒所呆上两年。英灵,你先别这样,爸说的只是一时气话。或许,爸是想顾恺真正戒毒之后,在答应你们在一起。我们总不能把你交到一个吸毒之人手中吧?他要是戒了毒,对你又好,我们自然会答应你们在一起。是不是,妈?”
“你姐姐说的有道理,其实,你爸也很疼你,我们都很疼你,我们怎么可能不疼你?你是家里最小的,疼都疼不过来,怎么可能不爱你?哥哥姐姐从小到大都让着你,这些妈妈都是看在眼底的”,云蝶和声安抚道。
“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
“医生怎么还不来?巧灵,你去看了一下,我刚暗了急救按钮,怎么现在还不来人?”云蝶转身对着桂巧灵叮嘱道。
“妈,我在这看着,你去看看吧,顺便去吃饭”。
云蝶看了看桂英灵后,起身走了。
“你上心点哦”,云蝶离开时和声对着大女儿叮嘱道。
云蝶刚走,桂巧灵便开始喋喋不休的抱怨道:“你怎么这么傻?你看你把爸妈气成什么样了?万一气坏了怎么办?你都是成人了,做事怎么还这么草率?自杀?自杀就能解决问题?趁早和顾恺断了联系,我早就告诉你,那不是一个好男人,这回遭到报应了吧?”
“你走吧”,桂英灵冰冷的说道。
“我也不想来,你以为我稀罕?要不是爸妈都打电话催我来,我才不来。我孩子还在家里,现在就我婆婆一个人在家,她哪会照顾孩子?你姐夫今天晚上单位聚会,十点之后才能回来,领导点名要他去的,推不了的”。
“你走吧”,桂英灵烦躁不安的吼道。
桂巧灵没有搭理她,而是自顾自的从包里取出手机,拨给了她婆婆。
“喂,妈,你们吃了没?孩子呢?睡了没?吃三勺子奶粉就行了,用温水泡,先把水倒入奶瓶里,奶瓶上有刻度线,五十毫升就可以了。孩子睡了之后,你随便吃点,冰箱里有一袋方便面”。
“烦死了,你走吧,既然这么忙,你来做什么?既然不想来,那就不要来。反正你也不爱我,我死了,正好少个人跟你们分资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恨不得我死了呢?”桂英灵怒气冲冲的吼道。
“你怎么这么说?你怎么变成这样?我们是姐妹,是亲姐妹,你这样说也太伤人心了”,桂巧灵合上电话,定声抱怨道。
“姐妹?姐妹不一定有感情。有感情的是你跟桂棹,从小到大,你们两个一直孤立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别以为你们把我当傻子,我就真的是傻子,我只是不想说罢了,有些事说出来没意义。你快走吧,你在这,我心里很不舒服”。
“等妈回来了,我就走”。
一阵沉寂之后,云蝶带着饭回来了,见云蝶进门,桂巧灵很识趣的站起来,拿起扫把清理着地上洒落的食物。
“我买了你最爱的红烧茄子,坐起来吃一点,好不好?”云蝶和声哀求道。
“不吃了”,桂英灵再次哭了起来。
“别哭了,怎么动不动就哭?”云蝶也哭了起来。
“要是桂棹不想娶顾采薇,就不要勉强他,既然不喜欢,强行撮合在一起,两个人都会痛苦”,桂英灵伤心的说。
“你哥的事,你就不要管了。你爸已经决定,让桂棹和薇薇订婚。你爸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你哥不想和顾采薇结婚,是因为看上了一个坐台小姐,这怎么行?与其和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结婚,还不如和顾采薇结。至少顾采薇干干净净、规规矩矩,是个好女孩,顾勋也不错,人品很好,这点我们都打听过”云蝶心平气和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