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南京做为二线城市涨不断的领军城市 > 仙侠修真小说 > 其间对折要向高职院校转型 > 第一卷 > 第15章 行军路上
第15章 行军路上



更新日期:2018-02-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天空泛白云,山川起秋煞。树木稀疏,化眉在丛中跳来窜去。偏避的山梁上,一支八路军队伍成单行行军,奔赴山西抗日战场。一支出自东北抗联流行游击队之歌响彻山岳,浑厚、深沉、慷慨、悲壮,那振奋灵魂的青一色男子汉的低吼: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已的,如果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它拼到底!”
一曲战斗韵味十足的游击队之歌,一部艰苦卓绝的抗战史,仿佛一付战斗画面,透露出现实的无奈,倒是贺夕山道出了苍桑。部队利用远征途中的休息空间,为棂西村新入伍的战士转型训练,操练、投弹、射击、卧倒、拼刺、利用地形地物、上政治课换脑子、提觉悟、长知识。不料这一冼脑灌顶,灌出了贺夕山青出于蓝胜于蓝的高深见地。听了营教导员讲过抗战大道理,他立正说:“报告教导员同志,小小日本国,自明淸朝就敢欺负我们这么大的国家,羞不羞人?!我们中国人太成问题了吧?日本人可能就是看准了我们的弱点,所以才敢放肆,你看那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就是打个胜仗我看也是败仗,日本人死一个我们就要死五六个的代价,亏得中国人多,打的人海战术!依我看,我们以一换十或者以零换十,那才叫赢家呢!”
所有的战士这时都对贺夕山刮目相看了。教导员说:“贺夕山同志,你可以当将军了,但现在你只能当个班长!”战士们轰地大笑。
教导员道:“贺班长的话倒给了我启示,我个人认为,我们中国人坏就坏在为人处亊自私、奸滑、世故,体能弱,所以国不强盛,心不齐。但你也不要灭自已威风长小日本志气,就这样子的现实,我们同样也出现有千千万万的抗击侵略的人,这就是精神!同志们说,是不是?”
“是!”
“贺夕山同志,”教导员又道,“那你说说,我们中国打不打得赢?”
“中国这么大的地盘,拖也把小小日本拖死!”
“说得好,话俗理端,我们毛主席就看到了这一点,毛主席说,中国地理广大,便于机动回旋,用运动战,不死守一城一池,用人民战争汪洋大海,淹也把小日本淹死,日本人兵源有限,资源有限,占我一地就要困住一些兵力,占得越广困得越多,这是日本人的致命伤,可小日本鬼子盲目自大,还想称霸世界,谁也不不放在眼里,苏联它也惹,美国它也惹,岂不知就与人与人之间一样,双拳难敌众手,结仇越多,离战败的日子越短,日本鬼子早晚要滚蛋!这就是我们毛主席的英眀,而国民党蔣介石呢?且不说本质不同,他就睁着眼睛看不到中国的战略优劣,只讲究打正规战、阵地战、保卫战,死打硬拼。不吃亏才怪!”教导员深入浅出地讲解,战士们受益非浅。
昼行夜宿,临近山西,八路军可得小心了,千多人分三路相距前进。先进入伏苓山区以山为掩护立足,开辟红色根据地。这片土地上的大镇及县级以上城市、交通线己被日本兵统治,这些交通线与城市如点线,网格般幅射,将广阔的土地分割成块,反过来看,日军只控制了点线控制不了面,广大的乡村、山河面活动余地大着的呢,尽管有自上而下、县至村的监控。国军、晋军、伪军总也是凑热闹驻军城镇。
入冬。冬天是冷的代名词。漆黑的夜,下玄夜月光才现。贺夕山、皮铁、赵根娃所在的连队路宿最边缘的沙滨小村,友邻连队撒宿前面左右八里内。这里人烟较浓,四周小矮山错落,伏苓山离此还有七百里地。曾连长吩咐封锁全村要道,借老百姓家什作饭,以让连队安全地休息一夜。同时随时随地宣传八路、宣传抗日。
但怎能防得住人熟地熟的当地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谁能保证沒有当地汉奸避过封锁点控钻出去给鬼子兵报信呢?
棂西村入伍的十个新兵分散在连队三个排各个班,为的是以老带新,不然一窝新兵蛋子不便行亊,不过,皮铁有文化己被安排在连长身边兼文书工作。有一天野外宿营,赵根娃对皮铁说:“贺班长说你屁功劳还没有一个就当了文书,应该立几个战功再提拔。”皮铁道:“他真是那么说的吗?”赵根娃说:“这亊你四公子也不必放在心上。”赵根娃又去对贺夕山说:“皮铁说他当了文书看出你实际上不服气,说谁叫你念不起书没文化呢?”这个赵根娃挑拨离间成习惯,其实是借取乐说出自已的心里话。这事倒激励出皮铁与贺夕山的志气,皮铁硬要求当战士,挨曾连长克了一顿:“一切行动听指挥你小子忘了?当文书就没上战场的机会了?胡扯王八蛋!”贺夕山则下狠心要学文化,抽空专去请教皮铁,二人耿耿于怀,表面若无其事。半个月行军下来,贺夕山已识字一大筐。
今夜,贺夕山又去找皮铁了。终于触及到敏感话题。皮铁露出少有的笑意说:“贺班长学文化可是有钉子精神,时间硬是被你钉出空隙来,无孔不入!”贺夕山笑笑说:“这还得感谢你吧?你给了我精神!”
“这话说哪了?”皮铁本就警觉。
“皮文书不是说我没文化当不了大官吗?所从向你学习。”贺夕山到不带半点嗔意。
“是赵根娃对你说的吗?”
“是又怎样?”
“我可沒说那样的话,你看我会吗?”
“我也没说你什么呀,是狗日的赵根娃编的!走,找他对质去!”
一拍即合,皮铁与贺夕山便去另一处找赵根娃。
“赵根娃!”皮铁见赵根娃在擦枪,叫道。当了兵就称呼书名不称呼小名根娃子了。赵根娃见二人同到,心知有异,嘻嘻起立道:“敬礼!看老乡来啦!”皮铁说:“你跟我们出来一下。”皮铁给赵根娃留面子,不愿当着战士们的面对质。
背过众人,贺夕山首先发问:“赵根娃,我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说皮铁屁功劳还没有一个就当了文书,应该立几个战功再提拔?妈的!”不容赵根娃回答,皮铁揪住赵根娃耳朵道:“孬娃子你听好了,我也没说过贺夕山没文化不服气呀,全是你他妈吃饱了撑得慌戳是弄非!”
赵根娃哎哟连连,嘻皮笑脸道:“玩笑玩笑,还不是想老哥们长进吗?松手松手!”
“说得好听,油嘴滑舌,揍他一顿!”皮铁道。贺夕山有一百个理由可以揍赵根娃,当初挑拨离间与墨儿的关系,整得他还不苦吗?赵根娃一边告饶一边玩:“不准打战友,犯军纪。”皮铁说:“我们打的不是战友是老乡!”皮铁一侧身道:“曾连长,他们要打我!”皮铁与贺夕山以为真是连长来到,略一迟疑,赵根娃一个滑溜窜身离开回营,一边嘻嘻抱拳行个礼道:“对不起对不起,闹着玩儿!”
这事说穿,也就不了了之。二人握握手,皮铁道:“贺大哥,也好,学文化继续。贺夕山说:“那就讨扰了。”
沙滨村二十来户人不算小,不算集中也不算散零散,群居在一矮山根下。部队分散在各家各户,依附百姓房屋院内遮凤挡寒,生上火堆,合枪而眠,其实与打盹差不多。丰家住的这个班只分来一新战士,赵根娃。深夜,战土们都熟睡无声,只有自高奋勇负责添柴火的赵根娃精神蛮好。他心情好有他的原因。八路住宿有给房东挑水、劈柴等习惯。赵根娃灵性见机,干得比老战士殷勤,嘴也勤,直与房东拉话,是因为房东女儿长得有点像墨儿,虽然没有墨儿秀丽,略矮了些。丰家主人年约四十出头,不时皱眉弯腰,像是忍痛的样儿。赵根娃说:“大娘,你是不是腰酸背痛,我给你捶捶!”出色的赵根娃不经同意己经出手按摩,那当然令人舒服。“大娘,姑娘多大了?她爹呢?”赵根娃边捶边问。
“唉,她爹三年前跟人闯关东作皮毛生意,回来的人说,他们被日本人逮去开金矿作劳工,逃跑时被打死了三个人,其中有娃他爹。”从那时起,我娘俩无依无靠,我也得了腰痛病,尤其变天的时候,娃呀,你看今天傍晚天就要变了,冬至要下雪了。本来招了个上门女婿,可还没过门,就得急病死了,绞肠病。才死个把月。算命先生说,女儿八字大,要个当兵的女婿才克得住她命相。”
还真是投缘,锣碰锤,赵根娃压抑住欢喜道:“大娘,你看我行吗?”
“娃耶,话是这么说,可你们当兵拿枪的,要等到何年何月呀?我不拉你后腿,日本人可恨,该打,去替我那口子报仇!”
“大娘,日本鬼子也把我们村毀了,还杀了好多人,强奸姐妹。哦,等等,大娘,我出去给战友们添添柴火就来!”
“叫女儿去帮你添,你就陪我说说话。”
“不敢,大娘,这是我的责任,我去去就回。”赵根娃出去了,大娘说:“看得出这娃好个娃呀!女儿,你看呢?”
女儿不好意思地笑笑。在她看来,这个八路兵哥哥有点油腔滑调,令人不踏实,但还算诚实,长相还不赖,点点头。
赵根娃再次进屋,说:“若不嫌弃,这是我一点心意,”拿出十块大洋,那是当初挑拨墨儿恋情,撮合皮铁,皮铁给的劳务费,私房钱保存至今,未给家人。“算是表示我的决心,等打跑了鬼子,我就来找你家,别到时妹妹嫁别人了,有意就收下。”
大娘沉默片刻,心道就正式聘礼结婚,十块大洋也够操办的了。可见这娃是真心实意。道:“娃呀,你这算聘礼吗?”
“当兵人一身轻,就算订婚吧。”
“那你们俩今夜就成亲吧。”大娘想的是,当兵的人命运难料,特殊情况对待,空口白话不行,也来个实在的,也免得女婿空欢喜一场,说不定就有个一男半女,也是一种希望。天上掉馅饼,赵根娃前辈子烧了高香,求之不得。他何尝不想尝鲜呢?那是众生至醉美酒一杯、二杯、三杯不醉。
“女儿啦,根娃忙,你马上带他入洞房,记住,我女儿名叫丰克梅。娘去替兵娃们添柴火守夜。”
丰克梅还真不好意思,毕竟来的突兀,她一时转不过弯子。可出色脸皮厚的赵根娃可就不同了,主动拉起姑娘的手进屋,姑娘在他主动引导下,才能半推半就。
这夜,赵根娃干了有违军规的亊,天知地知人不知,太有横财了,比贺夕山有财,得到的货实价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