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女方全知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把氛围面向冰点 > 第一卷 > 第八章:不希望再见到你
第八章:不希望再见到你



更新日期:2016-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他顺着话音转过身去,锐利的眼睛猛然对视上那曾经无比熟悉的那双清灵水眸,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竟然会狭路相逢的对视。
他狠狠一楞,明明他们站的刚好的距离,可是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曾经入住他疲惫心里的那个清丽少女,经过五年的洗礼,她是真的变了很成熟也很有女人味,只是那当初从未在脸颊上施过胭脂水粉,如今再次相见,却是顶着一张浓烈魅惑的烟熏妆,带来了震撼的视觉效果。
 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她那天生具来的清冷气质,同时慑到了他!想起曾经那段心痛的画面,还是会令他的胸口紧紧绞著痛。
她没有躲开他的视线,眼眸深深的她完全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没有意外也没有愤怒更没有悲伤。
仿佛根本就没出现过她的生命里,如今与他狭路相逢也只是个陌生人而已,仅此而已。
“老板都向你求饶,热情的招呼你,你一点也不给别人一次机会?先生,你这作威作福的风格真的非常让我看不过去。”
他却抿唇不语而是神色深沉的朝她向前一步。
而后停了下来,下一秒却抓起了她的手,将她圈在掌心擒住。
打量的目光从未到她身上移开,从脸移到她此刻穿着感性的迷你连衣裙一眼,又对视到了她那双清灵的眸子。
他的一抹冷笑跃上了唇角,似笑非笑,“作威作福?”
“看来你好像一点都不了解,需要我解释给你吗?”他盯住她的眼,“麻烦你搞清楚,先前在我这下赌注的人输了债,我过来讨债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懂得什么叫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愿赌服输吗?”他冷漠的气息逼近了她。
她厌恼的抽开自己的手,“你不必咄咄逼人,这位老板的债我替他一次性还清!”她干净果断的出言回应,但也可以借此这次的机率可以有机会让留她在这里,这样也完好无缺的渗入卧底搜取情报和罪证。
可是她的话语落下却被他一声冷低拒绝:“不必了!”他转过头对着那担惊受怕的老板,那低沉的粤语让人一听就难忘。
“刚刚你不是说过给我免费按摩和享受的优惠?我就给你七天的时间,若是七天再不还债,到时警察来捧场我看谁也救不了你!”
“我看这女人这么好心的帮你,难不成她是新来的妓女?”他向老板问了过去,想要确认身份。不过光是凭著这身打扮,说不是妓女可就怪了!
老板听言后摸了一把冷汗,虽然这个阿Kei哥只是普通的大艇和赌徒也没有多大的势力,可完全却会令他们忍不住的心惊胆颤!
她平静而冷淡的响起:“老板,我是被人介绍过来的,今天刚好是第一天上班。”
老板笑盈盈的擦了一把汗说道:“呵呵,既然你是新过来的妞,那也算你好运不用试钟了,赶紧去给我陪阿Kei哥,记住,不要得罪了阿Kei哥。”
被人带到了包间房间,等门扉被紧闭之后,罗晓姿开始就要抽开自己的手,可是在抽开的瞬间,她耳朵塞进去的隐形耳机因此掉落。那边传来了滋滋的响声和疑惑的叫唤声:“喂喂?MadamLow,你那边发生了什么?”结果却被她不小心就踩中了隐形耳机,顿时粉碎一片!而她也完全毫无知觉。
“现在可以给我放手了吗?”她的声音立马就冷了下来,平静的神色真的对他起不到丝毫的波澜。
他冷哼一句:“真想不到五年之后,我还能和前女友碰面。”究竟是上天作弄人,还是他们的缘分未尽?
“我再说一句,你给我松手!我和你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咬牙,美眸更冷的几分。
他哼笑一声,弧度勾上了唇角。“是吗?既然你跟我已经无话可说,那好,给我接客。”
“你凭什么?”她美目愤恨的瞪着他,“我跟你的关系早已经在五年前该说的都已经说清了,我不希望再见到你!”她冷声的丢下话后,便要转身握住门把扭开,但却被身后的男人出言的话语令她放弃!
“如果你敢走出房间一步,我直接去跟那老不死的老头说他的妞得罪了我,我看,不出明天,你这个新来的妓女会被炒鱿鱼吧,包括这个按摩店也会成了废墟,有种你就试试看。”
她却冷冷的笑起,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转过身,“你是把香港的法律看得太轻还是你把自己看得太轻?”
“怎么,你是认为我没有那种能力?”
她突然沉默,以他说话的风格她是完全可以相信他完全可以做到的,他说的话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只要说出去的话就不会收回来,而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她的心才会跟着忍不住坠落,但是为了那件案子,她必须牺牲自己!
她再也平静不过的深呼吸,“你不是想让我满足你吗?好,我就满足你!”话语拖着落下就顺手将裙子肩上的丝带滑落。
“那我就好好享受,满足不了,我随时可以让你走人!”他的话那么明显,让她很难不再心底里压起火气来,她只深呼吸,她罗晓姿从来都是冷静的女人,她不会为了曾经的爱人而失控,所以她要冷静!
她冷笑著将他的话嘲讽了一遍,自然也用清冷的声音不客气的回馈给他:“你放心,和我上过的男人可以排到月球,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技术不行。”
“继续脱。”他非常有耐心的等着她将连衣裙脱下,那嫩滑白皙的肌肤全都暴露在他眼中。
他只觉得胸口有股闷热,吸了吸口气,她的身材线条非常匀称,修长,苗条,亭亭玉立。
她的整张俏脸满满的都是羞愤,明明脸色痛到那么苍白,嘴唇被她咬到泛白,动作那么青涩,笨拙,对这方面的她完全没有丰富的经历,却还要洋装镇定,洋装成一副富有经验的女人。
她不停的扭动腰肢,她在上,他在下,一股浓浓的暧昧气息缠绕。
他察觉的眼神早就看穿她,冷笑了起来:“不是说过和你做过的男人都排到月球去了?这就是你所谓的丰富经验?”最后一句他却嗤笑,有意无意的都在凌辱她的话。
她瞪他,也因为他存心要凌辱她感到不甘心,不忘的扭动著自己的腰肢,“那又怎么样?只有他们自己动罢了,我上过一千万个男人当中,只有你的技术最差!差到让我恶、心!”
很好,被反击的很满意,她勾起了弧度满意的瞥他。
下一秒他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翻身直接将她重新压在身下,他盯着她,伟岸的身躯压着他,古铜色的肌肤,他伟岸的身上全是一块块结实的肌肉,看起来是经常与人干架激烈的运动也并非是处。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他比以前变得更加成熟,男人味,也比以前多了份桀骜不驯的冷漠。
“你做什么?”她警惕的瞪他。
他哼了一下,冷冷而笑:“你不是说过我的技术很差吗?现在就让你亲眼见见我的技术究竟是有多差!”
“如果你满足不了,我也可以让你随时走人!”她借到他的话打击回去。
“行啊,你就好好享受吧!”
 莹润修长的双腿缠着他的腰,夹着他,任由他恣情的深入,她搂住他的脖颈,喘着气,已经无力再动,虽然他还没有满足,可是她已经,“纪阳泽,够了!给我停下来!”她冷冷的命令想让他停止,那里的欢愉已经夹着火辣的痛感。
承受一下又一下的重击,她完全恼了,直接张唇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肩窝,印出一道道的浅浅齿痕。
“够了,纪阳泽!你给我停下!”她恼怒而欢的皱起眉,已经不去配合他。
“这就受不了了?”他冷笑,重重地撞击,令她禁不起折腾就迸出了一声细细的娇喘,她回过意识来,立刻瞪著他,冷冷而应:“你!够了!”
"你想叫我还不乐意让你叫。"他哼笑,随后俯首堵住了她的唇,还是那熟悉芳甜的味道,令他忍不住再深深地吻住了她。
他的唇舌狂妄的饶了进来,疯狂的尝尽她芳甜的味道,她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唇,而且很用力!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她绷紧了身子,疼痛中带着一丝摩擦而起的酥麻,将身体里那嚣张的火热夹的更紧,一阵阵甜美酥麻的电流自全身留窜四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