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长篇纪实散文《陷落》● 第一章●无助的天伦●老何家

时间:2018-07-3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菡淤 点击:

      说到老何,村里村外的人都认识他。但要知道老何家的人,范围就小了,这小范围的人也包括我。小范围的人都说,老何家是一列火车。
      先说村子。村子是愈来愈空了,有好些屋场都是满院子的草,鸡刨食的影子没有了,狗叫的声音也消失了。就是还住在村子里的,不是老的,就是小的。
      再说老何。在我的印象中,老何细皮嫩肉的,也腼腆,是村里当时唯一的高中生。从学校回来后,队长见他有文化,就叫他当了生产队的会计。后来,一晃几十年就过去了。如今的老何,已经年近七旬,当年的样子是早已荡然无存。老何一脸让太阳晒出来的祡黑,头也秃了。老何的职业,先是会计,后来是杀猪、种田,再后来就是杀猪、种田、接送上课下课的。
      还要说说老何的家人。老何老婆,比老何小四岁,也跟着老何守在村子里;老何的儿子和儿媳在外地打工;老何的孙子12岁在镇里读小学五年级、孙女7岁在镇里读一年级。
      最后还得说说老何的家。老何的家在我们村子里。另外,老何还有个家,那是镇里的一套房子,房子是儿子和儿媳买的,当然,老何多少也出了点钱,那个房子现在还没钱装修。
      小范围的人说老何家一是列火车,没错。老何家是一列火车,一列跑得挺规矩的火车,什么时候跑、什么时候停,包括停多久,都是有规定的。
      先说老何家两个老的,这两个老的,一个是老何,一个是老何的老婆。见到老何的大部分时间是在田里,老何种的田不但是自家的,还种了他认为土质很好的别人家的田。村子里的田大家都不种了,田能受到老何的照看,田主是很乐意的。但有两个情况,老何会多点内容。一个情况是星期一至星期五,老何早上七点要将孙子和孙女送到十二里外的小学上课、下午四点去学校将孙子孙女接回来。接送完小孩后,老何就回到田里。另一个情况是圩日,老何一个早上要跑两趟,一趟是从屠宰点将猪肉送到圩上的案板上、一趟是将小孩子送到学校去,然后是守着案板卖肉,然后是将人送回去,然后是回到田里;老何老婆大多以家为阵地,比如煮饭、洗衣服、整理老何从田里摘回来准备明天上圩的菜(隔一日一圩)、料理其它家务。只有两件事是需要老何老婆在家外做的,一件是将老何摘回家的菜用电瓶车拉到圩上去卖、一件是上山砍柴。
      再说老何家两个壮的,这两个壮的,一个是老何的儿子,一个是老何的儿媳。老何家两个壮的很简单,在外面打工,中秋回来一次住2天,过年回来一次住4天。
      最后说老何家两个小的,这两个小的,一个是老何的孙子,一个是老何的孙女。两个小的也不复杂。节假日和放学在家的日子,父亲和母亲都交待,每天玩半小时平板、看一小时电视,剩下的时间是做作业。
      老何家的日子有规有律,难怪小范围的人都说,老何家是一列火车。对,老何一家的运行比火车还讲规律。如果要找老何家某个人,只要掌握了老何家这个“火车时刻表”,那是百分之百个的准。
      忽然的一天,老何家这列火车出现了误点的现象。
      这是2018年上学期最后的一个星期。这天,一切都是一样的,就是气温也与往日一样,36度。不一样的是,下午放学后,老何没有出现在学校门口。又过十分钟、又过十分钟,老何还是没有出现。这就不正常了!于是,学校就找到了老何和老何老婆的电话。先是打老何,但老何的手机一直处于死机状态。接着就打老何老婆的电话,老何老婆的话更让人感到不正常:“我以为来了呢。老何中午饭都没在家里吃。”打电话的老师多了句嘴:“老何平时的中午饭在不在家吃?”。老何老婆说:“在呀,除了圩日不一定,其它时间都一样的在家吃。”听了老何老婆的电话,老师一下子对老何老婆生起气来:老公不见也不找!
      的确,这应该是老何老婆的不对。火车误点了,又没误点通知,站台上的人不急才怪。而老何老婆直到接到老师的电话才急!
      其实,找老何的队伍并不强大。一是因为村子里的人少,就是全部召集起来,也就那么几个老人和孩子;二是老何的行动线路并不复杂,就是学校——圩上——家里的三点一线,再就是田里。所以,寻找老何的力量还是以老何老婆为主。
      三点一线上并没有老何的影子。那么,就只有往田里找了。
      老何活动的田里也找了个遍,就是没有老何。
      直到傍晚的时候,老何老婆在经过山脚下一条田埂的时候,发现老何躺在一条没有水的水圳里。只是老何面目乌黑,已经死了。
      对于老何的死,大家推测:在田里劳作的老何感觉热得头有点晕了,就决定上岸坐在临山脚的树荫下的田埂上休息一下。坐下来的老何,症状并没有好转,反而休克了,就倒向了身后的水圳。
      接下来,就是未亡人给老何办理丧事。参加丧事的人,大多觉得,老何死了就死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大家关心的,是老何家两个小的。就有人问老何家两个小的:爷爷死了,你们怎么去读书了?老何家两个小的说:还有奶奶。
      再来看老何家两个小的,丧事中,不见他们哭,好像他们家死的是村子里其它的人。他们两个依然是玩半小时平板、看一小时电视,剩下的时间是做作业。
      老何的丧事办完了。老何家两个壮的又去了打工;老何家两个小的还是每天玩半小时平板、看一小时电视,剩下的时间是做作业;老何老婆接过老何的事情,只是不卖猪肉罢了。
      老何家这列火车又跑了起来。
抢鲜见证卡神经典⑨孩子不必管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低于商场预期
发布者资料
短少金属、煤炭 短少金属、煤炭 短少金属、煤炭 还虚心向老师、同学及他人询问 由承担单位据实核准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1-01 19:01 最后登录:2018-07-30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