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散文《陷落》●第二章●洪果

时间:2018-08-0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菡淤 点击:
长篇纪实散文《陷落》  第二章  变味的串门——


                                                                                      洪果
 
 
      洪果姓洪,但洪果不是他的名字。他有一个果园,在我们这,他是种果比较早的一个,所以人们就叫他洪果。我曾经是经常去他的果园的,因为他哥是我的同学,所以洪果也把我叫哥。
      突然的一天,听说洪果的儿子死了!
      那时实行计划生育,洪果就这么一个儿子。洪哥已经四十八了,老婆小也小不了几岁,再生一个几乎是不可能的。幼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这是一个男人的三大悲,洪果却摊上了一悲。
      洪果儿子最后的年龄也就二十出头。他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学校,又不愿意再去读书,去路就成了个问题。于是,洪果就让儿子暂时跟着自己料理着这个小果园。而果园又不是很景气,因为果园常常是靠天和市场行情吃饭的,这样,一家的日子也就过得有些紧。
      我决定去看看洪果。
      来到洪果的果园,果园是一派衰败的气象。再往洪果家中去,门上却贴着张纸,纸上写着四个字“闭门谢人”。我只好拨洪果的电话,电话响了半天后,里面才传来洪果老气横秋的声音:“不好意思,我不想见人!”
      怎么会这样呢?洪果竟连我也不见。洪果的果园与村子有点距离,他的家就安在果园前面,门上并没有上锁,洪果应该在家。但既然洪果不想见人,我也不敢敲门打扰他。离开洪果的果园不远有一户人家,我认得,主人叫股头。股头看见了我,就叫我到他家喝口茶。我正想有人给我说说洪果,股头是最好的人选。
      坐下后,我问股头:“洪果怎么连我也不见?”
      股头叹了口气告诉我:“他儿子死后,任何人也进不了他的家。”
      “怎么会这样呢?”我自言自语似地说。儿子死了,悲恸是任何人都理解的,但也不至于不见人呀。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洪果是要崩溃的。
      股头说:“洪果也不是一概不见人,他只是不让人进他的家。”
      “这是什么道理?”我问。
      股头说:“洪果嘴上老是挂着一句话:如果我早不让人进我门,儿子就死不了的。”
      股头向我续了茶,就向我说了一番来历。原来,洪果的儿子是死在“串门人”手上的!
      洪果的家和果园,距自然村是有一段路的,又在山上,按说,要去洪果家串门的人应该是比较少的。但就有这么两个人喜欢往洪果家串门。这两个人,一个叫伢股,一个叫九狗。也就是这两个人改变了洪果一家走向。
      伢股是洪果老婆的二弟,他是个搞保险的。
      伢股与洪果结了亲后,除了逢年过节,很少来洪果的家,在做了保险后,来得就勤了。很明显,伢股到洪果这儿来,吃果、打卦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要洪果的钱参保。只要进了洪果的家,伢股开口就是向姐姐、姐夫念保险金。
      洪果两口子的耳朵听出茧来了,但就是坚持不掏钱。而伢股天生是做保险的料,他有的是用不完办法。在说到一种“每年交三千多块,过二十年就十来万,中途投保人死了同样可以领这个数”的品种时,伢股拿起桌上洪果一包七块钱的烟,对姐姐和姐夫说:“每天就八块多钱,姐夫少抽包烟就是了。再说,把果园管好来,每头树多出一斤果,就有多了。再说呢,你这烟、你这果可不是给我的呀,是为你们自己养老存钱。”说到这,伢股看看姐姐和姐夫的反应。伢股发现姐姐和他对视的目光与以往有点不一样。伢股知道有戏了。但是,洪果始终是以不变应万变,伢股说得久和自己的嘴闭得久时,只说一句话:“要缴读书的、要请工、要买肥药呢。”伢股也不急,就对姐姐、姐夫说:“你们再想想吧,你们是我最亲的亲戚,有好处,我最先想到的只有你们排前头。”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伢股又来了,开口就念经。洪果这回做得有点很不给面子,他对老婆说:“走,我们去打坞放肥。”说完就扛了锄头、提了肥料往后面的果园去。面对这个场面,伢股的又一个战术出来了:“好好好。我也和你们一起做工夫去,做满一个月,你开个工钱我,我把钱放去给你们保险。这总行吧!”就也扛了锄头跟着出工了。
      待伢股做到第三天的时候,洪果终于投降了:向伢股交了保费。
      洪果交了保费后,很快就后悔了。此时正是冬季,是果园最花钱的时候,施肥、喷药、请工,需要一大把的钱;接着,年关又来了,办年料、备红包,这年没钱怎么过?年刚过去不久,正上高二的儿子又开学了,学费可一分钱也欠不着的。这事当然也让儿子知道了。儿子是个好儿子,他劝爸爸妈妈说:“这保费交了就交了,以后星期六、星期日和寒暑假,工就可以少请一个,我来顶工。”
      事情就是从这个端口开始坏的。洪果发现儿子的成绩下降了!
      而事情却接着这个端口继续烂了下去。转眼就到了第二次交保费的时间,洪果是无论如何也不想交这个钱了。一家人也同意了不续交。儿子还说:“叫舅把保费退回来!”洪果觉得,既然不续交,就只有退了。
      但伢股说,这钱是不能退的;洪果老婆又去找,伢股还是说,这钱是不能退的。等洪果儿子知道这个事情去找伢股时,已经早超过了规定的续交费时间,伢股说,这钱要退也只能退还一千多块。洪果儿子就较真起来了,他坚持一定要伢股百之百退钱,他说,这是爸爸妈妈的血汗钱,一个子儿也不能少。这事闹得两家都很伤了些和气。洪果劝老婆和儿子说:“有退没退、退多退少都算了,都是自家人。”洪果的儿子却不依,伢股就只好借口躲了起来。这下事情就大了,洪果的儿子书也不读,干脆吃住到伢股家来守人要钱。
      结果,钱是一分不少的要了回来。但是,后来,洪果两口子始终认为,自这个事情后,儿子读书的心情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这个验证,就是儿子高考的成绩距录取分数线差了好大一截。
      洪果这个家本质上的坏,是从儿子跟随料理果园开始坏的,坏的关键人物就是九狗。
      九狗是洪果的侄子,与洪果的儿子又是初中的同学,他中考没录到高中后,就去了外面打工。他可是从来没来过洪果的果园的。一天,九狗串门来了,他先是找洪果的儿子。两人在洪果儿子的房子叽咕了半天后,九狗就走了。这种交往也正常,一有家庭情份,二有同学关系,洪果两口子根本不可能坏处想。
      第二天,九狗又来了洪果家。这次,九狗先是到洪果儿子房间坐了好一阵,之后,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九狗自己留下参加了吃饭。桌上,九狗对洪果夫妇说:“我在吉安一个老板的厂子里做管理,一个月能拿到四五千块钱。这次,老板的厂子要扩大规模,需要一个有高中水平以上的青年当管理,问我有没有这样的朋友。”说到这,      九狗停了停,看着洪果的儿子对洪果两口子又说:“他已经同意了跟我去。现在就看你们的意见。如果不同意,我就好找另一个人,他正想这个位子。”
      洪果两口子一听,生怕就要失去这个机会,当即表态:“跟你去,我们还是放心的。”
      洪果的儿子就这样跟着九狗走了,谁料,这一去却再也没有回来!
      半个月后,洪果的儿子就失联了。洪果两口子急了,就打九狗的电话,九狗的回答让两口子一下子掉进了深渊:“他在我这只呆了两天就走了,他说还是家里好。我还以为他回家了。”
      又过了十天,洪果接到警方的电话:儿子死了!
      原来,洪果的儿子陷入传销的队伍,天天没有自由。他曾经几次学电影上的情节:从卫生间的窗外向外面扔求救纸条,但这个方式并没有起到作用。洪果的儿子再次对卫生间的窗户打起了逃生的主意。在经过几天的准备后,洪果儿子趁上卫生间的机会,撬开了窗户往外爬,也许是由于心慌,身子刚出了窗户,就失手掉了下去!
      这个案子至今还没有结案。在等待结案的日子里,洪果的老婆在家里天天惊叫着:“有人来了!有人来了!”洪果将门关上后,老婆才能进入活死人的状态。
      也许是为了让老婆脱离这个伤心的屋子,洪果带着老婆搬走了,到底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只是走之前,洪果交待股头:这个果园就劳烦你照看着,收管都归你。
      从此,洪果家门上“闭门谢人”四个字,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抢鲜见证卡神经典⑨孩子不必管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短少金属、煤炭 短少金属、煤炭 短少金属、煤炭 还虚心向老师、同学及他人询问 由承担单位据实核准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8-01-01 19:01 最后登录:2018-08-04 14:08